03:39 2020年08月11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610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的專家認為,印度和日本27日在孟加拉灣舉行的海上聯合演習是努力推進美國 「印太戰略」的表現。

印度動用「拉吉普特」級(Rajput)「拉那」號(INS Rana)驅逐艦和「科拉」級(Kora)「庫里什」號(INS Kulish)導彈護衛艦進行巡邏,日本則派出海上自衛隊「島雪號」號(JS Shimayuki)和「鹿島號」(JS Kashima)兩艘訓練艦參演。
此次演習以美國海軍術語定義性質,為PASSEX演習(交匯演習,Passing Exercise)。它通常指兩支不同的艦隊舉行的聯合演習,內容包括演練如何在開展軍事行動和執行人道主義任務時進行配合。軍事專家指出,除官方原因外,舉行PASSEX演習通常是出於政治目的——彰顯武力。
《印度時報》對此次演習的評論間接證實了這一點。該報援引消息人士的話報道稱,此次演習是向中國發出某種信號,因為演習是在中印發生邊境衝突的情況下舉行的。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周永生認為,印度是在中印邊境局勢緊張的情況下利用與日本的聯合演習來威懾中國。若邊境衝突加劇,印度可能會試圖限制中國在印度洋的交通。

周永生: 「近年來日本一直希望推進「印太戰略」,希望通過將太平洋和印度洋連接在一起,達到在該區域發展經濟、加強安全合作的戰略目標,因此日本也格外側重於與印度在區域範圍內展開合作。而印度由於中印邊界衝突,則意圖借與日本演習的機會來威懾中國。隱晦地表明如果邊界衝突升級,印度便可以在印度洋地區制約中國的航海通道。 不過目前來看,我個人認為日本暫時不會有這樣的考慮。我們可以看到日方的言論也比較溫和,強調軍演是為了加強相互理解。原因就在於日本高層能夠認識到與中國合作有利於日本未來的發展,無論是在經濟還是政治戰略方面。雖然日本也有牽制中國的想法,但是並不會讓中日關係僵化,也不會如印度那般為了緊急需要而切斷中國的航路。 」

印度和日本於2018年啓動代號為「Dharma Guardian」的年度聯合軍演。該軍演如今已成為兩國軍事關係發展的重要內容。去年11月兩國首次舉行外長防長「2+2」會談後,軍事互信達到新的水平。現在,雙方簽署海上軍事後勤協議的工作已接近尾聲,這將使兩國戰略夥伴關係得到進一步加強。
印度媒體在評論日前舉行的印日聯合軍演時指出,印度已與美國、法國、韓國、新加坡和澳大利亞簽署此類協議,提高了海上作戰能力,以遏制中國在印度洋日益增長的存在。印媒還寫道,印度聲稱,該地區經常出現中國的軍艦和潛艇。
觀察人士認為,印度與澳大利亞於6月4日簽署的後勤支援協議將徹底消除定期邀請澳大利亞參加印度主導的「馬拉巴爾」(Malabar)美印日聯合軍演的阻礙。2019年,印度因擔心中方反應而放棄邀請澳大利亞參演。但在「馬拉巴爾」演習結束幾個月後,印度和澳大利亞舉行了代號為「AUSINDEX」的聯合軍演。那時,中印在加勒萬河谷的衝突已經加劇。
俄羅斯遠東研究所軍事分析師帕維爾·卡緬諾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亞舉行雙邊海上軍演加強了這些國家在美國「印太戰略」框架下的合作。他不排除印日軍演背後有美國的影子。 

他說:「這很有可能。印度和日本都是美國在印太地區的重要合作夥伴。因此,兩國肯定就軍演與美國進行過協商,並向其彙報了演習結果。印度和日本與美國都有協議,都在向自己的「老大」表忠心。這是又一次的彰顯武力和對華施壓。但中國也在亞太地區舉行軍演,「刷」存在感。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多年。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立場強硬,堅決維護南海主權,同時也捍衛著該地區的航道安全。」

卡緬諾夫表示,「印太戰略」的參與者對中國在該地區日益增長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感到恐懼。中國軍隊的現代化和經濟的發展使其有能力應對美國「印太戰略」下的任何海上活動。
觀察人士指出,美國在太平洋同時部署了三艘航母——「羅納德·里根」號、「西奧多·羅斯福」號和「尼米茲」號。該國在亞太地區如此集中部署軍力,近年來尚屬首次。

關鍵詞
演習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