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9 2020年07月07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226

加拿大安格斯里德研究所和阿爾伯塔大學合作,對516位華裔加拿大人做了社調:他們中的44%在加拿大出生,22%從中國大陸和香港移民到加拿大。其中半數回答,因新冠病毒,遭到過種族侮辱和其它形式的歧視。

61%接受調查的人承認,他們不得不改變每天的習慣,以避免與族裔出身相關的侮辱或其它問題。43%的人指出,他們曾遭到過威脅或尊嚴受辱。超過一半的人擔心,學校之外,他們的孩子可能因出身遭到同齡人的嘲諷。據很多遇到過歧視的人介紹,當地人並不認為他們是完整的加拿大人。

大流行背景下,澳大利亞針對亞洲人的事件也在激增。其結果是,出於個人安全保障考慮,中方不得不警告中國遊客和大學生,在隔離措施解除後,不要前往這個國家,改變重返該國的學習計劃。
不僅如此,最近幾個月,議會中的政治辯論和主流媒體有必要減少中國對澳大利亞經濟影響力的煽動,開始對澳大利亞人的民意產生影響。悉尼洛伊學院(Lowy Institute in Sydney)是澳大利亞主要智庫之一,根據年度社調,94%的澳大利亞人希望堪培拉尋找其它市場,降低本國經濟對中國的依賴。2019年,這一指數高達74%。
澳大利亞人通過媒體瞭解中國,在社調中也以此為基礎。他們並不知道或已忘記,中國是澳大利亞的最大貿易夥伴,約佔其出口的36%。與此同時,中國大陸和澳大利亞華裔商人對澳大利亞就業和全民福祉做出巨大貢獻。對此,按照傳統,澳大利亞總理在春節之際總會向華僑和華人發表祝福。
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專家雅羅斯拉夫·扎哈里耶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警告,以多元化為藉口中斷和中國的商務關係,將對澳大利亞居民福祉和經濟發展水平造成負面影響。

他說:「在澳大利亞限制中國投資,將對澳大利亞幾乎所有經濟領域造成損害。從農場主到鐵礦石和其它礦產開採的礦工,再到教育、科技和大學生交流形式的國際學術合作。打擊中國利益和對中國資本設置障礙,對澳大利亞經濟所造成的負面影響,無論是美國還是英國,都無力填補出現的窟窿。儘管美國、英國,因澳大利亞從政治和經濟上制約中國而給予很多承諾,但它們能否完成這些承諾卻是個大問題。」

中國不會屈服於特朗普的挑釁
© AP Photo / Patrick Semansky
雅羅斯拉夫·扎哈里耶夫在評價因大流行而以族裔特徵出現的排外主義浪潮時,注意到傳統盎格魯撒克遜文化的特點,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同屬此類文化,同時,也注意到排外主義的現實原因。

他說:「澳大利亞商界和黨界精英,通常是盎格魯撒克遜人,他們有排斥任何外族人的性格,甚至對當地人。他們對澳大利亞土著居民也是蔑視和種族歧視的,認為是低等人。這是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傳統,對所有新教國家來說都是‘正常的’。在荷蘭、美國、英國和法國,都有排外現象。」

此外,澳大利亞試圖在世界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區域,其中包括在東南亞和大洋洲。對太平洋南部島國來說,澳大利亞是主流經濟體,暫時還很難與之競爭。但中國在澳大利亞「後院」正非常順利地擠壓著澳大利亞。這引發澳國非華裔商界精英的不滿。
雅羅斯拉夫·扎哈里耶夫指出,澳大利亞和中國的利益在大洋洲、東南亞和全球市場都有嚴重交織。中國正贏得這場競爭。此外,中國正從澳大利亞進口鋼鐵、煤炭、肉製品和葡萄酒,但同時,中國借助於其它國家,對這些商品的進口實施多元化。中國向澳大利亞指出其在市場上的地位,即並非不可替代。這當然讓習慣於到處起主導作用的盎格魯撒克遜人不滿,尤其在他們失敗並有人指出,他們已經「不是最好、也不是例外時」。

關鍵詞
華人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