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5 2020年10月24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227

美國限制中國學者入境,正失去自己的主要競爭優勢,即失去最佳智力資源。保爾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馬可波羅(MacroPolo)智庫研究人員得出這樣的結論。他們認為,中國學者正為美國科學做出顯著貢獻,因此,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國工程師學者入境,僅會破壞美國在高科技、其中包括人工智能領域的領先地位。

馬可波羅中心學者對去年科學雜誌刊載和主要大會提交的有關人工智能最佳研究成果和影響因子進行了分析。其中,年度神經信息處理系統大會報告中,超過一半是美國研究機構和公司提交的:谷歌、微軟、斯坦福大學、卡內基梅隆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但成果中的30%是華裔研究者完成的。這些人大部分在中國完成中等教育,然後到美國讀學位。據馬可波羅統計,在美國獲得教育的中國人,10人中有9人留在美國工作。
美國高等教育系統和寬松的研究環境,幾十年里一直吸引著世界最聰明的人。美國目前引以為豪的最大科技公司和重大發現,通常不是有美國族的人完成的。比如谷歌奠基人謝爾蓋·布林來自俄羅斯,英偉達(Nvidia)創辦者黃仁勳是中國人。斯坦福大學的李飛飛,站在目前機器學習和形象識別的前沿,在五角大樓馬文項目(Maven )中扮演領導作用。這份清單還可以寫很長。
美國的人工智能研發,在世界上一直處於領先地位。儘管中國制定目標,到2030年前在此領域實現領先。但目前,中國擁有無可爭議優勢的僅是龐大的數據量。其它人工智能順利發展的要素,比如人才、基礎研究、技術資源(芯片和微處理器),暫時美國獨佔鰲頭。中國明白髮展人力資本的重要性,不惜資源吸引高端人才。為國外專家快速辦理簽證,降低其它行政障礙門檻。中國的公司和研究機構,為專家們提供的工資待遇比硅谷還多。
儘管如此,大多數來自中國的學者,暫時還是傾向於留在美國。多年時間里形成的良好科研環境,比如無障礙交流學術資料和成果,對真正的研究人員來說,要遠優於高工資和其它待遇。現在,美國政府決定從根本上解決學者問題,開始限制與國外研究所和研究人員交流。限制中國科研人員入境。甚至,在中國大學讀過書的大學生,如果美國認為屬於軍工綜合體,那麼,通向美國的路被堵死了。山西財經大學副教授李凱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在此條件下,華盛頓的決策對中國是有利的。要知道,中國吸引最優秀的專家,有時用高工資也是無法解決的,但現在美國在提供幫助。

他說:「根據統計,在這個過程中不少中國科學家接受了美國的教育,在權威期刊上發表學術著作,同時還參與了美國的相關研究。美國若是意圖在包括人工智能在內的高科技領域與中國完全割裂,將這部分中國科學家趕出美國,很可能會延緩美國人工智能領域的發展,同時又相當於促進了中國人工智能領域技術的提升。有句話稱,‘美國的智慧裝在中國人的腦袋里’,所以美國也應該想清楚,這是不是一個明智之舉。這相當於美國將不少人才送到了中國,而且是已經學有所成、且進入研究前沿並取得一定成就的人才。中國本來就計劃吸引這部分人才回國,但是即便如此,仍然有部分不願意回來的人才,結果美國正好對中國的計劃起到推動作用。」

中國將吸引越來越多的全世界學者
© AFP 2020 / JOHANNES EISELE
美國以國家安全為藉口,試圖限制與中國的學術交流。似乎,中國可能把美國的技術用在自己的軍民融合項目上。鑒於此,限制中國華為公司在生產中使用美國的技術。同時,美國商務部還將中國的一些科研單位列入「實體清單」。
馬可波羅承認:一方面,美國限制國外專家接觸涉密軍事研究並沒甚麼特別之處,每個國家都有此類嚴格限制,這是正常的國際慣例。但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完全是另一個領域。很多資料和基礎研究,屬開放狀態。帶有開放源代碼的人工智能訓練平台,對TensorFlow和Pytorch這樣的軟件已開放了多年。然而,並非每個人都能從中獲益並在研究中有進展,只有吸引特別有才華的專家才有可能。

美國政府試圖拿科技領域說事的零和遊戲,最終將害了自己。針對中國公司的其它限制,也是同樣的命運。限制供應芯片和微處理器,迫使中國廠家、其中包括華為與其它國家的供應商簽約,比如和韓國的三星。嚴格限制中國公司在美國股市上市,迫使中國人到其它平台融資,比如在倫敦或香港。

關鍵詞
美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