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2 2020年08月04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58

根據印度總理莫迪和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於6月4日舉行的視頻峰會結果,印度和澳大利亞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雙方簽署了若干合作協議,其中包括可相互進入對方軍事基地,進行技術物資補給。

《後勤支援協議》,僅是澳印兩國鞏固海上軍事合作的證據之一。此項議題,是談判中的主要內容,由此啓動軍事政治協作的關鍵機制。具體說來:雙方啓動外長和防長「2+2」談判機制。

雙方公佈了《印太海上合作共同願景》聯合聲明。這份文件像《後勤支援協議》一樣,表明雙方有意通過信息交流、參加聯合海上軍演來加強海上安全。2019年,印度並未接受澳大利亞發出的參加澳、美、日「馬拉巴爾」軍演的邀請,擔心中國將做出負面反應。但在孟加拉灣演習幾個月後,印度和澳大利亞還是舉行了印澳聯合海上軍演,這意味著,各方都願意加強海上軍事關係,並給本地區國家發出了一定的信號。

華東師範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主任陳弘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應在美國落實印太戰略的框架下看待《後勤支援協議》。專家提請注意的是,印澳峰會是在中印邊境局勢緊張的背景下舉行的。

他說:「自從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一直在落實和推進印太戰略,印太戰略的根本基礎就是美日澳印四國同盟,其目的在於遏制和打擊中國的和平崛起和發展。莫迪當選執政以來開始實行東進政策,而澳大利亞西臨印度洋,一直力求提升在所謂‘印太地區’的國際戰略地位。澳印關係在近年得到迅速改善和提升,印度是澳大利亞第五大貿易夥伴,擁有13.6億人口,近年經濟增速很快。澳大利亞國內一直有人鼓吹在經濟上與中國脫鈎,加大與印度經濟貿易合作是其中一個戰略選擇。澳大利亞一直希望再次加入美印日三國舉行的馬拉巴聯合海上軍事演習,將四邊對話落實到防務安全和軍事合作層面。近期中印邊境發生對峙,特朗普與莫迪於6月2日就此通話進行討論,而莫里森則在6月4日同莫迪進行線上會談,這一動向值得人們關注。」

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所東南亞、澳大利亞和大洋洲研究中心主任德米特里·莫夏科夫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印澳兩國總理在視頻峰會上還討論了海上恐怖主義和印太夥伴關係問題。這些談判表明,印度在更加積極地在印太「四國聯盟」框架下與澳大利亞、美國和日本展開軍事合作。

他說:「‘四國聯盟’的目標是,建立遏制中國的軍事同盟。在此設計框架下,對美國人來說,最為虛弱的環節一直是印度。印度的政策很大程度上與維持一定的平衡有關,印方正在尋找其它的融入亞太區域方案:廣泛的經濟聯盟、廣泛的合作,並吸引中國加入印太共同體。美國人的目標是,敦促印度反華,其中包括通過印度在軍事上參加印太‘四國聯盟’。」

暫時,印度在此方向行動還相當緩慢,儘管美國一直在推動,其中包括利用印方與中國和巴基斯坦之間的矛盾。印度和澳大利亞相互進入對方軍事基地協議,可能並非意義重大,但卻是美國推動的印太夥伴關係軍事部分中的重要舉措。印度與澳大利亞加強軍事關係,表明印度在逐漸向和澳大利亞盟國-美國和日本積極軍事合作方向邁進。

除商討安全問題外,印澳兩國領袖在峰會過程中還達成了共識:擴大貿易交換、能源合作多元化以及恢復雙邊全面經濟合作談判。與此同時,雙方在擴大進入對方農產品市場方面並沒甚麼進展,這是兩國總理意圖加快雙邊關係現代化中的最大敗筆。

關鍵詞
戰略夥伴, 澳大利亞, 印度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