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0 2020年05月26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202

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與中國投資合作發展規劃引發政治醜聞。內務部長彼得·達頓批評州政府追隨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

中國不會屈服於特朗普的挑釁
© AP Photo / Patrick Semansky
彼得·達頓部長呼籲維多利亞州政府,在與北京協議方面要更透明些。部長要求維克多利亞解釋,為何成為參與他所認為的中國「宣傳」項目的唯一地區。
州政府準備在今年年中前,與中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協商並簽署投資路線圖。而且,州長安德魯斯已經6次訪華,促進多邊合作。
此前,維多利亞州財長吉姆·帕拉斯指責聯邦政府在「抹黑」中國,之後,內務部長髮表了以上聲明。吉姆·帕拉斯認為,澳大利亞呼籲調查大流行起源,可能造成與華貿易關係緊張。
不久前,澳大利亞總理莫林森指責維多利亞州州長安德魯斯,在與中國構建關係時未和聯邦政府進行應有的磋商。根據憲法,聯邦政府負責外事管理。
西安外國語大學英文學院澳大利亞研究中心副教授蘇銻平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在澳大利亞管理機制上,聯邦和州政府存在利益衝突的可能性。

他說:「澳大利亞聯邦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的衝突歷史悠久。澳大利亞最早先有州,直到1901年才建立了聯邦政府。可以說澳大利亞聯邦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的利益不一致,情況與美國相似。聯邦政府主要掌管對外事務,而地方政府則需要為自己所在的州負責,所以他們這種衝突是制度本身所存在的問題。」

維克多利亞州像其它州一樣,都有吸引中國投資的強烈需求。儘管如此,國家政治領導層還是加入了西方反華攻勢之中。戰略發展基金會專家委員會負責人伊戈爾·沙特洛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對澳大利亞政府矛盾的原因進行了分析。

他說:「當(澳大利亞政治家)指責中國時,還暗示美國,我們和您走在一個隊伍中,期望獲得相應的好處。值得一提的是,東歐國家、其中包括波羅的海國家也基本差不多,它們以各種原因去批評俄羅斯。從這個意義講,澳大利亞處於特殊位置 – 它和中國同是亞太區域的一部分。很自然地,澳大利亞各州願意和中國合作。聯邦政府對此是清楚的,但它擔心遭到自己西方盟國的政治隔離。政府試圖在大流行後制定新的遊戲規則,想削弱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美國以疫情期間作為不力為藉口攻擊中國和世衛組織,從而啓動反華攻勢,澳大利亞不能不支持。」

澳大利亞圍繞與中國發展投資合作規劃出現的政治醜聞,恰好與近日兩國貿易摩擦加劇的時間相重疊。北京與堪培拉不一樣的是,未將進口澳大利亞大麥關稅與澳大利亞有關大流行起源的外交態度相捆綁。一些分析家認為,中國和澳大利亞可能發生「貿易戰」。但專家蘇銻平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貿易摩擦不可能演變成大規模的衝突。

他說:「我認為出現一些小的貿易爭端是肯定的,但是不可能發生像中美貿易戰這種量級的全方位衝突。與依賴澳大利亞相比,中國顯然更加依賴美國,比如不少高科技產品都需要美國的技術。而中澳之間的貿易往來主要以原材料、食品為主,比如紅酒、牛肉等等。即使澳大利亞封鎖對華出口,我們仍然可以從其它地方進口,所以澳大利亞對中國來說不如美國那麼重要。」

此外,還不要忘記,中澳之間簽有自由貿易協議,而且總體上履行順利。這點應能夠幫助雙方避免目前的貿易爭端進一步升級,並將經濟合作從圍繞大流行政治論戰的陰影中拉出來。

關鍵詞
澳大利亞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