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2 2020年08月11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377

最近幾日,美國「懲罰」中國的呼聲越來越高,原因似乎是中國在抗擊COVID-19疫情中行動不利。美國的一些盟友,也被捲入反華攻勢當中。衛星通訊社咨詢的專家們認為,特朗普通過這種方式,解決自己的選前任務,並試圖遏制中國大流行後恢復本國經濟過程中的新突破。

美國前所未有的反華攻勢

美國恐華症逐漸接近極點。共和黨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致函同事們,呼籲不要和中國公司舉行會晤,且在與中國官員們交流時謹慎行事。她呼籲,避免在國會大廳中見面。
上周,共和黨議員還提出法律草案,允許特朗普總統,在中國不能提交冠狀病毒爆發時如何行事的「完整報告」情況下,可對中國實施制裁。議員們要求在60天內對所有情況進行調查,同時確認中國關閉「濕貨市場」和釋放香港騷亂中被捕的活躍分子問題。不然的話,建議凍結在美國的中國資本,禁止旅行,嚴格簽證制度,限制中國企業在美國銀行融資和進入資本市場。

本週,美國建議限制中國在美記者簽證有效期90天,以此繼續與中國進行「簽證之戰」。新華社指出,此項決定是歧視性行為,是對中國記者前所未有的打壓,揭露出美國「新聞自由」的偽善。
特朗普聲明,因大流行局勢,美國可完全中斷與中國的關係,這是對中國從未有過的威脅和打壓。總統在接受「福克斯商業」頻道採訪時指出,他和中國領袖有著很好的關係,但現在不想給他打電話。
同一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出呼籲,可能與中國有關的勢力,停止盜竊冠狀病毒研究數據。早前,美國聯邦調查局和國土安全部也就此指責過北京。蓬佩奧認為,中國在互聯網空間的行徑,「是其抗疫無效行動的延續」。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戎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特朗普責難中國,完全出於政治目的,而威脅中斷與中國的關係是不可實現的。

他說:「特朗普甩鍋給中國這一行為主要是為了達成自己的政治目的,為了大選他可以污名化中國、栽贓世界衛生組織、攻擊俄羅斯,今後恐怕類似事件還會持續發生。隨著大選日期一步步臨近,特朗普政府還在攻擊民主黨,無論民主黨是否攻擊中國,都會陷入特朗普的政治陷阱。至於特朗普表示要與中國斷絕關係,我想這並不是他一人就能決定的事情。考慮到中國14億人口的龐大市場,美國的眾多資本家也不會同意。而且與中國完全脫鈎後,美國是不可能找到能夠與中國相比擬的替代市場,到時美國巨大的就業問題、進出口問題都無法得到妥善解決。所以我們要站穩腳跟,不要為美國這種表面現象所動。」

美國在疫情後起跑線已經輸給中國

大流行背景下,美國與中國展開新的對抗陣地。這一時機也在於,中國抗疫成績斐然情況下,野心和自信也在增長。與此同時,大流行顯示出,美國正失去其宣稱的世界領袖的可能性。他們需要重新思考,擺脫大流行後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俄羅斯戰略研究院專家米哈伊爾·別利亞耶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認為,衛生危機後,在啓動經濟恢復方面,美國正輸給中國。

他說:「目前,正出現擺脫大流行的跡象。而且,不同國家的程度不一。中國已在恢復經濟,而且很順利,但美國人,卻正越來越深地陷入到這場危機當中。他們正做出努力,但主要集中在金融操作領域。大流行發生前,美國已在發展速度方面落後於中國,並在許多領域數量增長方面輸給中國。現在,危機狀態後的起跑開始了,中國人在起跑線領先。起跑時落後,意味著隨後比賽會有很多問題。美國人明白,他們正在輸掉,因此,在沒可能發展經濟的情況下,試圖用政治手段遏制中國。而且,他們通常不惜動用任何手段和方法。」

手法之一,是利用世衛組織攻訐中國。開始時的藉口似乎是世界衛生組織與中國在冠狀病毒方面合作不足,儘管事實上,北京與國際社會在抗擊大流行方面有著緊密和建設性的合作。然後,在5月18-19日召開世界衛生大會前,在世衛組織內打「台灣牌」。中國傳媒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楊勉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認為,美國試圖利用即將舉行的會議,向中國甩鍋,從而引開對美國複雜疫情的關注。

他說:「美國將自身防控疫情不力的責任甩鍋給中國,是其固有的目的,近日曝光的共和黨甩鍋中國劇本也證明瞭這一點。目前美國的醫療專家、地方政府等都認為聯邦政府抗疫不力,對此特朗普政府需要盡快將責任撇清,弱化自己的過失。正如我們不清楚國外的具體抗疫過程一樣,美國人也不十分清楚中國的具體過程。因此美國政府指責中國,是推卸責任的一個比較簡單的方式。另外,世衛組織也是美國的甩鍋對象之一。受疫情的影響,美國對世衛組織持不滿的態度,中斷了對世衛組織的資助,可以說即將舉行的世界衛生大會正好為美國提供了一個甩鍋機會,為此他們加緊準備材料,加強輿論攻勢,以達到轉移美國政府抗疫情不力視線的目的。」

美國擔心與中國一對一「叫陣」

中國不會永遠是「世界工廠」
© AP Photo / Ng Han Guan
世衛組織大會召開前,美國正積極吸引自己的盟友和他們控制的國際機構,以建立起廣泛的反華陣線。甚至北約組織也沒閒著。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在接受《意大利共和國報》(La Repubblica)採訪時宣佈,中國和俄羅斯似乎正在散布假新聞,以增加對北約和歐盟國家政治進程的影響力,在大流行情況下使國際局勢動蕩。但是,北約秘書長又舉不出中俄散布假新聞的例子。
在反華攻勢中,「五眼聯盟」國家也唱起了協奏曲。該機構包括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英國和加拿大。這些國家支持美國啓動調查世衛組織和中國抗擊大流行所起的角色。儘管中國強烈抗議,但其中的一些國家,還是宣佈邀請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據加拿大CBC廣播公司援引政府高級官員的話報道,法國、德國和日本駐日內瓦世衛組織大使,與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英國和美國大使,在與世衛組織高級官員會晤時表示,支持邀請台灣進入這個國際機構。美國和日本大使在世衛組織內領跑反華外交行動。
專家米哈伊爾·別利亞耶夫認為,建立反華聯盟,很難說能幫助美國遏制中國,並維繫之前的國際秩序。

他說:「這是美國政治的標識:試圖將盡量多的某種程度依賴美國的國家吸引到自己的政治軌道上。這些國家,或在政治上、或在經濟上、或在意識形態上對美國有依賴性。他們在與中國對抗中,試圖維持他們創建的、但已在崩塌的世界秩序。他們試圖將這個世界殘餘整合到自己身邊,哪怕是在精神上或道義上給中國造成損失。中國完全站得住腳跟,而且不僅在經濟領域。中國在與美國政治競賽中,已獲得顯著分數。很明顯,中國正成為世界新領袖。」

專家楊勉認為,美國需要盟友,目的是在國際社會眼中提振他們的聲譽。

他說:「我個人認為盟國的存在主要是發揮增強美國發起的輿論攻勢,形成一呼百應的效應。當然,若是有國家願意為美國出頭,美國也樂見其成。不過目前來看,美國作為感染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所面臨的問題也是最大的。所以基本還是由美國起頭,盟友輔以輿論呼應。」

中國希望合作,而不是對抗

專家周戎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強調,中國應對美國行徑做出嚴重反應,同時,應構建理性的、克制的、符合自己利益的外交路線。

他說:「首先,我認為我們無需過度在意美國的行為。無論是美國要求賠償還是沒收中國債券,在實際操作層面都是非常複雜的事情。而且美國的盟國在對華態度上也並非與美國完全一致、立場堅定。中國當前的形勢並沒有看似的那麼嚴重,我們應該沈著應對,在外交層面進行有理有利有節地回應。其次,我們要把美國人民和美國政府區分開,同時把美國政府中的知華派和反華派區別開,也要把特朗普、蓬佩奧與美國政府的其他高級官員區分開。我們的目的是與美國發展良好關係,那麼我們既要鬥爭又要團結,爭取美國國內的知華派有識之士的支持,爭取美國輿論的導向。我們可以看到,美國國內的疫情已經非常嚴重,感染人數持續上升的可能性不小。若是爆發第二波疫情,美國政府的決策人再病倒幾位,恐怕特朗普將無暇顧及中國,更別提與中國斷絕關係了。所以我們一定要辯證地分析美國國內的各種政治情況、綜合各種因素,把爭取多數孤立少數作為我們的一個方針。」

觀察家們注意到,美國試圖在語言心理戰中激怒中國,挑唆中方採取過激的反美動作,但這不會帶來預期的效果。比如,中國人民銀行已經向美國惠譽集團完全控股的惠譽博華頒發了許可證,在中國市場上經商。5月14日,中國央行對此已發出公告。惠譽博華可對跨銀行市場上的若干中國有價債券進行評估。允許惠譽博華進入中國市場,是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的一部分。
同時,在執行貿易協議框架下,中國政府從5月19日開始,取消美國第二波出口商品的額外關稅。其中包括79種商品。
世界衛生大會召開前,中國在各個層面,或通過國家元首電話交談、或通過外交部、國防部和衛生機構代表召開視頻會議,向他們闡述了有關世衛組織的原則立場,以及該機構在抗擊大流行方面的角色。其中,與西班牙和其它一些國家元首、與埃塞俄比亞、馬裡外長以及與加勒比國家代表、與中國保持外交關係的太平洋島國代表有了此類接觸。中國夥伴表示,反對以大流行為藉口抹黑中國,支持世衛組織在世界抗擊大流行方面的主導作用,並表示秉承「一中」原則。

關鍵詞
美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