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2 2020年07月04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180

美國未能幫助阿富汗解決國內政治危機,致使喀布爾與塔利班之間進行直接談判的前景變得愈發渺茫。而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的專家們則認為,在短暫的暫停後中國將加強與阿富汗衝突各方的聯繫,以推動談判進程。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喀布爾進行的未事先宣佈的僅有7小時的突訪,以失敗而告終。這位美國官員在與對立雙方的兩名政治領導人——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加尼和前總理阿卜杜拉·阿卜杜拉舉行的單獨會談中,未能說服他們同意組成一個聯合政府。此次突訪的失敗使喀布爾官方與塔利班之間開始談判的時間被划上了一個問號,因為阿富汗高層出現的政治危機阻止了官方代表團的組建。

由於阿富汗內的競爭對手拒絕與美國合作,美國可能會削減對阿富汗10億美元的援助。如果阿什拉夫·加尼和阿卜杜拉·阿卜杜拉繼續拒絕組建新政府,這種前所未有的威脅將會變成現實。美國對喀布爾施加巨大財政壓力,恰逢這個缺乏現代醫療條件以及衛生條件較差的國家受到新冠疫情威脅之時。

在蓬佩奧之前,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曾打算飛往阿富汗。但因新冠疫情,埃斯珀推遲了訪問。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大背景下美國國務卿此次突防阿富汗,表明瞭美國對阿富汗國內衝突與爭執所帶來的風險的重視程度。儘管如此,美國還是沒有忘記打擊阿富汗政府。美國說,今年可能削減援助,並威脅明年可能延長這一措施。這反映出美國對阿富汗問題的調節進程陷入死衚衕而深感失望,這對美國與塔利班於2月29日在多哈簽署的本來就脆弱的和平協議構成了更大的威脅。

美國國務卿此次充當喀布爾中間調解人的任務的失敗暴露出了阿富汗國內問題調節中的哪些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擁有獨立解決阿富汗問題戰略的中國首先必須對哪些挑戰做出反應?中國西北政法大學反恐怖主義研究院張金平教授就此回答說:

「我認為,可能在以下四方面存在挑戰:第一,阿富汗內部局勢複雜,當前政府兩大勢力對峙。中方一直與對立兩方均保持著友好關係,若是他們有意見,也會影響中國在阿富汗和平進程中所發揮的作用;第二,從今後阿富汗長遠發展的角度來看,還存在政府力量和政府外力量的矛盾,尤其是與塔利班的矛盾,這也導致協調起來可能會更加困難;第三,美國協調工作的耐心較差,一貫採用施壓手段來解決阿富汗政府內部的問題。然而這種方式不僅無益於矛盾的解決,反而還會突出矛盾。這也導致這些問題在美國的重壓之下有時會被掩蓋,有時則會被激化,使得中國協調阿富汗內部矛盾的工作難度加大;第四,阿富汗過去也曾在蘇聯撤軍後,短暫地組成了內部聯合政府,但是聯合政府很快就以失敗而告終。那麼這也可能是個歷史的借鑒,無論是中國、美國還是阿富汗的周邊國家都希望阿富汗能夠避免重演歷史悲劇。因為阿富汗內部各派政治力量的團結重建過程非常艱難,甚至由於各派之間的政治分歧過大而容易陷入新的動蕩和混亂。」

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專家納塔利婭·扎瑪拉耶娃認為,阿富汗及其周邊地區的局勢極為緊張。她預測,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可能會暫停一段時間,之後再加強與喀布爾和塔利班的合作以推動談判進程。納塔利亞·扎馬拉耶娃說:

「不排除北京提出自己有關談判進程的方案並主張增加談判直接參與者的可能。中國以前也曾提出過類似倡議。這些倡議在每個階段都發揮了作用。阿富汗的局勢具有爆炸性,例如,美國與塔利班達成的那些一致顯然並不完善。它們是在沒有喀布爾參與的情況下制定出來的。中國專家也特別指出了這種實現阿富汗內部和解的道路的錯誤性。阿富汗國內高層出現的政治危機也給談判進程火上澆油。近二十年來美國為消除恐怖主義威脅所做的努力沒有成果。阿富汗許多恐怖組織利用當前的政治危機絕非偶然。他們的暴力活動正在增加。」

顯然,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將依靠巴基斯坦和伊朗等地區參與者加強外交上的努力。中國打算在雙方和解中發揮獨立作用的意圖將變得更加明顯。這將加強它在該地區的影響力,尤其是通過向阿富汗提供抗疫援助而得到加強。現在中國正在大力支援伊朗和巴基斯坦抗擊新冠疫情。

關鍵詞
塔利班, 阿富汗事實, 阿富汗問題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