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8 2020年01月24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151

墨西哥作為北美經濟的一部分對中國很重要。墨西哥市場可讓中國克服美國保護主義壁壘。俄羅斯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專家亞歷山大·哈爾拉緬科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就中國資本對墨西哥市場新領域的興趣做出此番評論。

中國工商銀行和中國銀行將為在墨西哥灣沿岸的東南部塔巴斯科洲的多斯博卡斯港的煉油廠建設投資6億美元。這是1月13日,週一,中國駐墨西哥大使祝青橋在墨西哥城「中國日」招待會上宣佈的。此次活動由墨西哥經濟部組織,旨在促進雙邊合作。據這位中國外交官介紹,這是墨西哥總統洛佩斯的旗艦基礎設施項目之一。稍後墨西哥能源部長納萊表示,該工廠將成為墨西哥最大工廠,日原油加工能力達34萬桶。洛佩斯說,新工廠將幫助墨西哥減少在燃料進口方面對美國的依賴。煉油廠將在三年內建成。

中國對投資墨西哥能源和基礎設施項目有著濃厚的興趣。然而正如安徽大學拉美研究所所長範和生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的那樣,中國投資者在墨西哥的活動並不僅限於這些領域。

範和生所長說:「目前中國在拉美地區的能源、基礎設施領域投資相對比較多,除了這些方面外,中國國內的投資還是希望可以尋找到新的方向,那麼我認為在其它領域中國可能也會有投資興趣,比如那些相對比較安全的、有主權擔保的投資領域。就對墨西哥投資而言,我想中國當前的投資興趣應該是比較廣泛的,不僅局限在某一方面或領域。主要還是取決於投資的安全性,因為中國國內的投資,無論是私營還是國有企業的海外投資,大家更多的還是關注安全性。如果對投資能提供足夠的安全性,我想中國政府在各個領域應該都有投資興趣。當然,我們還需要注意的是投資盡量避開美國和軍事領域。」

墨西哥駐華大使貝爾納爾在墨西哥城的招待會上表示,至少有三家中國汽車製造商準備開始在墨西哥生產汽車或擴大現有業務規模。其中包括還未在墨西哥運作的重慶長安汽車公司和比亞迪電動汽車生產商,以及正在考慮當地市場擴大規模的安徽江淮汽車有限公司。這位墨西哥外交官明確表示,墨西哥合作夥伴並不害怕與中國汽車製造商的競爭,相反,認為市場競爭有助於墨西哥領先出口產業之一的發展。

早些時候,1月12日,墨西哥銀行Grupo Financiero Banorte宣佈與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簽署協議。這家中國保險公司在墨西哥將為與來自中國的進口相關的項目提供資金支持。根據該協議的條款,在墨西哥銀行中擁有最高標準普爾評級的Banorte銀行將為那些希望購買中國商品或服務的墨西哥企業和其他組織提供信貸。而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將向Banorte銀行提供保險和信貸擔保,以支持中國對墨西哥的出口。

今天中國是墨西哥第二大貿易夥伴。中國佔墨西哥進出口業務的10%左右。中國大使祝青橋指出,墨西哥對中國來說是拉丁美洲第二重要國家。他在墨西哥城招待會上透露,從2019年1月至11月,中墨貿易同比增長6%,達550億美元。2019年中國公司在墨西哥總投資額超過12億美元。有200家中國公司在那裡工作。El Diario網站報道稱,墨西哥外長埃布拉德表示,墨西哥總統已指示制定一個更全面的中國市場運作的戰術,包括在創新和技術領域。該網站還援引墨西哥經濟部長格拉謝拉·馬克斯的話報道稱,批准墨西哥、美國和加拿大的新貿易協定T-MEC,能「重新激發中國進入北美市場的興趣」。

俄羅斯專家亞歷山大·哈爾拉緬科認為,這恰好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中國在墨西哥——美國的傳統「後院」加強影響力的動機。

亞歷山大·哈爾拉緬科說:「對中國來說,墨西哥首先是進入北美一體化體系的窗口。這不僅僅是中國借中墨關係發展擴大在拉美影響力的領域之一。今天墨西哥對中國來說是整個北美經濟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裡有大量北美跨國公司分支機構。這些公司將部分生產轉移到墨西哥。墨西哥市場對中國來說已是美國經濟的一部分,而不僅僅是傳統對外經濟關係的一部分。這無疑給中國帶來更多機遇,使其克服保護主義障礙,避免美國越來越多的制裁。」

顯然,墨西哥為實現本國經濟多元化歡迎並鼓勵中國公司和投資,將伴隨著中美兩國在墨西哥的利益衝突,以及在市場新領域的競爭加劇。亞歷山大·哈爾拉緬科認為,矛盾的加劇將觸及希望維持高貿易壁壘並支持特朗普制裁和保護主義的那部分資本。但美國另一部分資本也願意發展一體化關係,不僅與墨西哥,而且通過墨西哥與亞太地區,也就是說,與中國。

關鍵詞
挑戰, 墨西哥,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