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6 2020年10月29日
政治
縮短網址
0 0 0

《國家利益》雜誌對華盛頓過去幾十年的對外政策提出批評。

《國家利益》雜誌記者Doug Bandow認為,美國當局繼續執行和白宮前領導人一樣的"極端"且"傲慢"的外交政策。 他認為,問題就出在"非正規政治團體的思維繫統缺陷",影響了對外政策的決策。他認為,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和國務卿奧爾布賴特就是現有問題的一個鮮明的例子。
美國人的"過度驕傲"根深蒂固,與生俱來。1998年,奧爾布賴特曾經說過," 如果我們(美國-編輯)被迫動用武力,那是因為我們是美國,我們是一個不可替代的國家。我們站著看未來,比其他國家看得更遠,我們能看到所有國家面臨的危險。"
奧爾布賴特在文章中強調,2001年"9·11"恐怖襲擊發生後,美國人入侵了不止一個國家,進行轟炸,進駐部隊,實施制裁。而恐怖主義威脅從那時起才擴散,與伊朗的戰爭似乎"有可怕地可能",作者指出。

關鍵詞
原因, 失敗, 國家利益, 美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