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 2020年05月25日
政治
縮短網址
0 0 0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英期間發表反華言論,目的是期望獲得外部效果,但這與歷史事實和今日現狀並不吻合。顯然,是過高估計了自己謊話的效力。衛星通訊社咨詢的中國專家,就美國外交官對中英「黃金時代」關係及「一帶一路」項目的攻訐進行了評論。

蓬佩奧對英國首相特蕾莎·梅有關中國的政策表示質疑。其中,對允許華為公司進入英國市場發出了警告。他認為,網絡安全性不足,將限制美國與英國的情報分享,原因在於這些資料可能流向中國。

為了強化對英國施壓,美國外交官除威脅外還拿歷史說事。他盛贊撒切爾夫人的對華政策,指責英國現政府,允許“鐵娘子”永遠都不會允許的事情。“蓬佩奧的說辭是不正確的”,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戎這樣認為。

他說:

“蓬佩奧的引述是不正確的。香港的回歸,就是在鄧小平同志與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之間談妥的。撒切爾夫人當時和鄧小平同志會晤以後,在人民大會堂下台階的時候差點兒摔了一跤。那麼這說明撒切爾夫人當時的‘鐵腕政策’在中國領導人這裡邊是不靈的,是沒有起到效果的。而且當時撒切爾夫人確實曾經在中英關於香港回歸問題的談判上持強硬立場,但在中國堅持收復國家主權、堅持統一國家的堅定立場下,撒切爾夫人這位強硬的‘鐵娘子’也不得不向中國政府做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讓步,而且正是這些讓步帶來了香港1997年的回歸。撒切爾夫人剛到中國的時候,英國剛剛贏得對阿根廷馬爾維納斯群島、英國稱之為福克蘭群島軍事上的勝利,所以英國當時的氣燄是十分囂張的。但是經過幾個回合,撒切爾夫人在和鄧小平同志的智鬥中敗下陣來,這說明中國領導人不管對手的口氣多麼強硬,都不會在意,我們只要堅持在原則問題上、在底線問題上、在中國核心利益問題上不讓步,那麼任何強權政治也無可奈何。特蕾莎·梅首相以及她的前任卡梅倫首相,一直是對中國採取非常友好立場。習近平主席幾年前曾經訪問過英國,進而開啓了中英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黃金時代,當時英國政界一致評價中英關係已經進入了歷史最好時期,而這個最好時期到現在也沒有太多的實質性變化。”

蓬佩奧長期以來一直在試圖慫恿盟國與中國交惡。為此,不惜動用威脅手段。美國國務卿實際上是在指責英國與中國發展友善關係。他認為,這個國家借助於經濟一體化,已經成為西方世界的新挑戰。

美國為何要對中英關係做強勢攻擊?華盛頓非常擔心的是,加拿大、澳大利亞和其它盟國,包括日本在內,可能將以英國為例。這將降低美國的全球影響力、及這些國家對華盛頓的依賴。周戎強調道。

他說:

“英國還是英聯邦這個國際組織的盟主,如果英國的政策發生了變化,那麼另外一些英聯邦的大國,像加拿大、澳大利亞也都會隨之發生變化。而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又是美國在太平洋和在北約當中的重要盟國,那麼如果美國搞不定英國的話,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就會紛紛地效仿英國,法國和德國也就更不會聽從美國的擺布。這樣的話日本韓國這些相對偏亞太地區的盟國也會看到目前的情況,他們也會紛紛地改變政策,所以這是一個大戰略。這樣的話,關於反華問題,美國與其西方盟國體系的盟友、亞太地區盟國體系的盟友之間都會出現巨大的裂痕,所以彭佩奧非常在意英國。另外美國也是想通過給英國施壓,來迫使其他歐洲國家在美國的施壓中屈服,但是這一點現在看來已經做不到,因為匈牙利外長在與蓬佩奧舉行聯合記者招待會的時候,就對蓬佩奧的一些謬論給予當頭棒喝。由於英國和美國的盟國關係,可能使得英國不大好意思直接地反駁蓬佩奧,但是英國只說對此要進行再考慮,並沒有在蓬佩奧的高壓下做出任何讓美國高興的表態。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美國和英國之間的戰略盟友關係依舊,但是共同反華恐怕沒那麼容易了。 ”

蓬佩奧呼籲倫敦,“公開對中國很多破壞各民族主權的舉措說不。”其中,他呼籲警惕“一帶一路”全球基礎設施項目。他認為,這個項目,“威脅破壞很多國家所依靠的自由市場經濟模式”。美國國務卿發出的宣傳攻勢成了“空炮”,因為不久前國家社會已經給中國的項目投了信任票。4月末,有150個國家和92個國際組織的6000多名代表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其中美方就來了50多名代表。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指出,美國的攻訐是“老調重彈和抹黑”。他說:“他們說得不累,我們聽得都累了。我想再次提醒他們,不要高估自己的造謠能力,也不要低估他人的判斷能力。如果他們願意,那就讓他們繼續說,我們會繼續加油乾。到底誰是攪局者,誰是實幹家,我想國際社會自有公論。”

 

關鍵詞
邁克∙蓬佩奧, 中國, 美國, 英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