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 2020年02月18日
政治
縮短網址
0 0 0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北京9月4日電 中國浙江師範大學非洲研究院非洲經濟研究所所長劉青海博士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國支持非洲,實際上也是支持中國自己,中非合作是互利雙贏的,同時中國並沒有加劇非洲的債務負擔,所謂「債務陷阱」論是荒謬的。

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於9月3日至4日北京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峰會開幕式併發表題為《攜手共命運 同心促發展》的主旨講話。習近平提出,中國願以政府援助、金融機構和企業投融資等方式,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支持。此外,中國還將免除與中國有外交關係的非洲最不發達國家、重債窮國、內陸發展中國家、小島嶼發展中國家截至2018年底到期未償還政府間無息貸款債務。

劉青海認為,支持非洲,實際上也是支持中國自己。中非雙方都是發展中國家,非洲發展了,市場擴大了,對中國向非洲轉移富余產能促進國內產業轉型升級有利。非洲安全了,有助於保護中國在非企業、僑民及貨物的安全。加強與非洲等發展中國家的合作,也有助於擴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治理體系中的地位,改變目前不公平的、由發達國家控制國際治理體系的格局,是互利雙贏的。

針對西方媒體報道提出的所謂中國“債務陷阱”論問題,劉青海指出,中國並沒有加劇非洲的債務負擔,所謂“債務陷阱”論是荒謬的。劉青海表示,根據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所的研究,在非洲目前已經陷入債務危機或高債務風險的17個國家中,諸如布隆迪、岡比亞、佛得角、中非共和國、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南蘇丹、乍得和毛里塔尼亞等國家,中國的貸款相對較少,基本沒有加重他們的債務負擔問題。例如,中國持有佛得角不到2%的債務,也只有4筆對布隆迪的很小的貸款。截至2017年,中國在岡比亞沒有貸款。

劉青海說,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研究,中非共和國、布隆迪和南蘇丹的債務危機主要是由於衝突造成的經濟崩潰,而在乍得和毛里塔尼亞,“燃料價格崩潰、政策反應遲緩和貨幣貶值是罪魁禍首”。

專家同時指出,在其他6個國家,中國的貸款規模更大,但這些國家也從其他融資機構大舉借款。例如,自2000年以來,中國雖然向埃塞俄比亞提供了121億美元的貸款,但埃塞俄比亞也從中東、世界銀行等國大量借款,債務總額達290億美元。加納的外債約為250億美元,但中國借給加納的外債不足40億美元。在莫桑比克,中國貸款23億美元,但其債務總額實際上超過100億美元。在喀麥隆,中國是最大的債權國,但中國的債務還不到總債務的三分之一。在津巴布韋債務中,中國貸款佔比也相對較小,其中77%是欠巴黎俱樂部和多邊債權人的。蘇丹的債務大致分為巴黎俱樂部和非巴黎俱樂部(如海灣國家)的債權人,中國債務佔比也較小。

在回答有關中非合作以及西方與非洲合作之間有甚麼差異的問題時,劉青海認為,總體上,應該是互補的。他說,實際上,非洲既需要中國,也需要西方,兩者並不是排斥的關係。例如,就援助而言,中國主要援助生產性基礎設施,如交通、道路、工業園區,而西方主要是社會性基礎設施,如衛生、醫療等。很明顯,對於非洲來說,兩個都需要。中國、西方與非洲可以進行三方合作,更好地促進非洲發展。

據悉,此次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上宣佈的中國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支持包括:提供150億美元的無償援助、無息貸款和優惠貸款;提供200億美元的信貸資金額度;支持設立100億美元的中非開發性金融專項資金和50億美元的自非洲進口貿易融資專項資金;推動中國企業未來3年對非洲投資不少於100億美元。

在中非雙方共同倡議下,中非合作論壇北京2000年部長級會議於2000年10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召開,中非合作論壇正式成立。2018的北京峰會是中國今年舉辦的規模最大、外國領導人出席最多的主場外交。峰會主題為“合作共嬴,攜手構建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由習近平和南非總統拉馬福薩共同主持,53個非洲國家及非盟委員會領導人出席峰會。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