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 2017年11月25日
直播 :
    中國呼籲搞印太戰略要避免政治化和排他性

    中國呼籲搞印太戰略要避免政治化和排他性

    © REUTERS/ Bullit Marquez/Pool
    政治
    縮短網址
    0 95743

    地區合作應是開放的、包容的,應有利於促進各方共贏,避免政治化和排他性安排。中國外交部正式發言人耿爽在回答有關中國印度洋-太平洋戰略立場問題時這樣回答。

    這是北京對美國亞洲新項目的首個反應。該聲明是在周日東盟框架下美、日、印、澳高官馬尼拉會晤後發表的。會晤期間,對日本提出的建立四方戰略對話的倡議進行了審議。該倡議被稱為"四方陣"。有意思的是,"印度--太平洋戰略"和"四方陣"很快成為政治術語。這並不偶然,要知道,它們之間可相互補充。觀察家們認為,美國已將其在亞洲的亞-太戰略演化為印-太戰略,以沖淡中國在亞太地區的支配性地位。同時,也借助於印度對中國的強化平衡作用。上個月,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把該想法定義為"四方陣"。東京建議,美、日、印、澳領袖之間要建立針對中國的戰略對話。日經新聞對外務大臣的話進行了報道。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和國際關係研究所專家彼得·托貝奇卡諾夫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指出,應關注印度對美日倡議的政治軍事興趣。

    他說:"當然,戰略對話是針對中國的,這不用懷疑。但與此同時,這不僅僅涉及到中國。中國所觸及的問題,更多的是因素,而非主題。比如,交通運輸基礎設施、船舶航行安全和海上自由航行,如果對話做為一種機制能夠成立,那麼也許將依託於印度、美國和日本海軍的‘馬拉巴爾'演習經驗。但我不認為他們在試圖搞軍事聯盟。"

    他還說道:"我覺得,提出用‘四方陣'來替代絲綢之路這樣的想法還為時過早。大家都知道,這些國家中的某一國都無法向地區提供中方所提出的投資及項目。但如果,四國聯合起來,可以為本地區的某些部分提出可替代中國的 方案。但要明白,每個階段都可能出現矛盾。其中,這些國家與中國有著不同的關係。任何一國都不願意和中國把關係搞僵。而且,印度與美國、澳大利亞甚至日本相比,和中國進行對抗時,其地位要更加脆弱。因此,對於印度來說,對話非常重要。另外,這些國家從對話到基體安全防禦機制、一旦與中國發生武裝衝突參加軍事行動,我都覺得,談這個顯得太早了。當然,美國對日本和澳大利亞有這方面的責任,但印度對此不抱幻想。"

    無論是美國、日本、澳大利亞還是印度,都未參加中國的絲綢之路倡議。因此,遠東所專家瓦列里·基斯塔諾夫認為,日本提出的想法,是對"中國絲綢之路倡議的某種回應"。週一,日本官方長官菅義偉指出,印度-太平洋戰略如果獲得更官方的歡迎,那麼日本希望在此框架下與中國進行合作。瓦列里·基斯塔諾夫還指出,該聲明做為一種戰略,總體說來是為了遏制中國。

    他說:"問題在於,東京也許在‘腳踩兩把椅子'。通常,日本認為中國是自己最大的威脅。當然,目前的朝鮮威脅上升到第一位,但這是暫時的。因為朝鮮的軍事潛力、經濟和封閉性,都無法對日本構成嚴重的、長期的威脅。而處於上升趨勢中的中國,看來矛盾只會增加。"

    中國的不斷增長的經濟、逐漸完善的軍事領域以及在東海、南海的進攻戰略,都讓日本感到憂慮。大家都知道,中國在本地區的主導性作用漸顯漸現。因此,日本在為此做著準備。所以有了四方對話的倡議,以平衡中國影響力的增長。他們指出,這不是聯盟,但所有人都明白,這樣做的目的是甚麼。另一方面,日本也清楚,中國對其來說,從安全及經濟保障角度看都是最為重要的國家。需要和中國找到共同語言,尋找解決爭議問題的方案。因此,安倍晉三在搞平衡:鞏固與美、印、澳的夥伴關係,同時也在尋求與華改善關係。

    觀察家們認為,美國已將其在亞洲的亞-太戰略演化為印-太戰略,以沖淡中國在亞太地區的支配性地位。同時,也借助於印度對中國的強化平衡作用。上個月,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把該想法定義為四方陣。
    © REUTERS/ Damir Sagolj
    觀察家們認為,美國已將其在亞洲的亞-太戰略演化為印-太戰略,以沖淡中國在亞太地區的支配性地位。同時,也借助於印度對中國的強化平衡作用。上個月,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把該想法定義為"四方陣"。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所長姜躍春認為,印太戰略針對的是中國,但暫時對華影響不大。

    他說:"印太戰略是美日聯合印度和澳大利亞建立的區域合作機制。在上述四國看來,中國對外投資的增加以及國際社會影響力的提升,有可能改變目前的國際秩序。因此,這四個國家間的聯合就有在區域合作上制約中國的味道。這一戰略最初是借鑒了美國一些國際關係學者的思想,但是積極推進是從日本開始的。特別是安倍最近幾年經常在多邊場合強調與印度聯合的必要性。同時,向美國不斷地‘吹風'。美印日澳的相關部門一直在尋求建立這方面的會談。應該說最近這一時期印太戰略算是形成了。這一戰略對於未來‘一帶一路'在南亞地區的實施會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但是我認為,印太戰略也不會取得特別明顯的進展。首先,這個戰略現在提出了,但具體內涵和思路尚不明確,他們自己本身也不清楚。其次,印度和日本在經濟合作上沒有甚麼支撐力。任何經濟合作都需要有互補性作為支撐。再次,四國各自的立場也不盡相同。儘管也有共同點,但是分歧依然很大。例如,印度希望借印太戰略來制約中國的‘一帶一路',日本似乎也有這方面的意思。但是同時,日本和中國也在強化經濟方面的合作,特別是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合作。所以日本在這個問題上是很矛盾。日本一方面強調印太戰略,另一方面又在和中國進行‘一帶一路'的合作,這樣它就不可能全身心地投入到一個合作路徑中去。總之,整體上印太戰略還屬於不成形狀態,對中國的影響或圍堵也是極其有限的。"

    分析人士認為,印太戰略和"四方陣"的始作俑者可將越南做為平衡中國地區影響力增長的砝碼。即使在美越元首會晤、以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越南進行國事訪問後,這樣的想法依然存在。

    相關的:

    俄外交部代表解釋為何「一帶一路」未被寫入APEC成果性文件
    關鍵詞
    澳大利亞, 印度, 美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
    熱門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