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7 2021年04月23日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0 514

日本干涉南海爭議,會對中日關係帶來負面影響,但不至於導致中日關係倒退。衛星通訊社咨詢的專家們認為,日本急於向拜登政府表「忠心」和提高自己的在印太「四國集團」中的重量,可能促使其就此問題向中國增加壓力。

最近幾年,日本在G7峰會上支持其西方夥伴倡議的聲明,譴責中國的南海政策。2016年,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就此問題做出了自己的判決。後來,美國、澳大利亞、英國、法國、德國、印尼、越南以及菲律賓,也都向海牙法庭提起了訴訟,並向聯合國提交相應的外交照會。

東京早前曾呼籲中國承認法庭的裁決。本週,日本利用聯合國平台,吸引大家關注南海問題。據《南華早報》報道,1月19日,日本駐聯合國代表向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發出照會,指責中國在南海破壞《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日本在照會中指責中國限制南海地區的自由航行和空中飛行。

察哈爾學會研究員、遼寧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陳洋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日本方面突然發佈這樣的外交照會並不意外。

他說:「早在採取‘亞太再平衡’戰略的奧巴馬政府時期,日本就作為美國的‘馬前卒’積極干預、攪局南海事務,時至今日也不時在南海問題上說三道四。如今,拜登政府成立,日本各界普遍預計拜登政府將會在很大程度上採取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外交政策,比如去年日本首相菅義偉與拜登進行通話期間,拜登就表示釣魚島‘適用於《日美安保條約》’,這其實在一定程度也就給予日本繼續干預、攪局南海事務的底氣。因此,日本選擇在拜登政府成立前夕,進行這樣的表達,也可以理解為向拜登政府表達‘忠心’。」

專家陳洋認為,日本與美國和其他西方、以及地區夥伴鞏固團結的意願,可能是其向聯合國提交照會的主要動機之一。

他說:「仔細觀察已提交類似訴訟的國家其實不難發現,這其中既包括G7成員國(美英法德),也包含南海周邊國家(印尼越南菲律賓),以及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構想的主要參與國(美國澳大利亞)。G7代表了老牌歐美資本主義國家的秩序,戰後日本一直將自身定位為‘西方’國家,所以鑒於美英法德均有表態,作為G7成員國的日本自然不會甘於落後,要與‘歐美秩序’保持一致。與此同時,日本一直攪局干預南海事務,既然南海周邊國家已經表態了,那麼作為域外主要攪局國家的日本,也不得不進行表態,否則肯定會被日本內外質疑其攪局的真實目的和動機。」
「再者,儘管美國政權更替,但各方普遍預計‘印太戰略’還將被繼續執行。除日本外,澳大利亞也是美國‘印太戰略’的主要推動國,且近年來,日澳關係有顯著提升,至少在軍事安保層面兩國已達到‘准同盟’級別。鑒於自去年至今,中澳關係急轉直下,那麼同屬‘印太戰略’推動國的日本,自然有意通過一些實際行動來表達對澳大利亞的‘力挺’。因此,日本雖然是在美國、澳大利亞等國之後才提交的外交照會,看似較為突然,但實際上可以說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外交舉措,並且平衡了各方利益。」

日本和一些地區國家將努力吸引拜登政府的注意力,利用其解決自己的任務。俄羅斯戰略研究所專家弗拉基米爾·耶夫謝耶夫就日本捲入南海爭議問題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這樣認為。                        

他說:「對日本來說,繼續反華政策極為重要,因此,日本在照會中提醒中共有威脅。美國在印太地區的盟國,不僅日本而且韓國都與中國有齟齬,同樣,美國在南海地區夥伴也有類似的問題。所以,美國在印太地區的盟友們將更加積極地提及此問題,目的是使拜登政府將此列為外交優先,通過美國施壓來解決自己的問題。特朗普對華曾施以相當嚴厲的政策,對自己在本地區的盟友也不手軟。他們認為,美國並未完全考慮盟國的利益。現在,盟友們試圖說服拜登和其政府成員,為鞏固盟友關係,要更加積極地支持他們的政策。一方面,要求對美國更加忠誠,如果需要遏制中國的話。但這並非始終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因為這將激化與中國的關係,給美國人帶來問題。因此,拜登政府面臨複雜的選擇。」

陳洋認為,日本通過聯合國機制介入南海爭議,或將損害與中國的關係,但不會造成嚴重倒退。

他說:「近年來,在中國與東盟各國共同努力下,南海局勢不斷向好,‘南海行為準則’磋商有序加速進行,中國與東盟國家也就早日達成‘准則’形成共識。如果拋開其他因素,僅分析評估日本常駐聯合國代表團發佈的外交照會,對於中日關係的影響較為有限。畢竟,日本干預攪局南海事務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但真正取得的成果幾乎為零,中國對此心知肚明,也知道日本此舉不過是尋求在領土、歷史等問題上謀取更多的談判籌碼,以及配合美國的戰略部署。因此,日本的這一舉動肯定會對中日關係帶來負面影響,但總也不至於是毀滅性的,或者說也不至於導致中日關係倒退,但肯定會拉低中日之間的戰略互信。」
「當然,接下來日本方面在南海問題上會採取哪些舉措還有待觀察,特別是在拜登政府成立的背景下,日本政府會否重現此前在南海問題上的消極行動,如拉攏挑撥南海周邊國家等,則將決定中日關係未來的走向。實際上,2012年第二次安倍政權成立後,中日關係為何直到2017年才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轉圜,一個最主要原因就在於日本曾積極配合美國攪局南海事務,致使中日關係受損。接下來,如果日本政府再重復類似的行為舉措,那麼必然會讓已經步入新時代的中日關係再度走低遇冷。」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在構建與華關係方面既有自身經驗也有澳大利亞經驗。當然,日本可以重蹈澳大利亞範例,因外交短視而嚴重損害自己的與主要貿易夥伴的經濟聯繫。日本干預南海爭端,是通向此種前景的直接途徑。與此同時,日本儘管與中國在東海有領土糾紛,並在歷史問題上有分歧,但依然與中國發展經貿關係。中國和日本是彼此在本地區的貿易夥伴,雙方將極力理性地利用這個局面,以建立穩定的政治關係。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南海, 日本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