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8 2020年10月25日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0 719

美軍印太司令部不久前發佈了今年夏天編寫的一份報告,其中含有解放軍對美軍及其常駐西太平洋盟軍的優勢日益增強的結論。俄羅斯軍事專家瓦西里·卡申在為衛星通訊社撰寫的文章中就此評論道,太平洋西部地區戰略平衡的變化對當代世界政治具有決定性的意義。不過他和其他許多專家一樣,對數據的可靠性以及美軍的結論存有疑問。

報告考慮到了這一地區的常駐美軍。如果由此判斷,優勢現在就已相當明顯。例如,報告作者認為,中國大約有1050架現代戰鬥機(第4代至第5代),而美國只有175架。據估計,中國的H-6轟炸機總數約為175架,而該地區常駐的美國戰略轟炸機僅有12架。

報告指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擁有46艘現代主要款型的水面艦艇。不過統計的方法很有趣:052D型驅逐艦,唯一的大型驅逐艦055和054A型護衛艦統統被認為「現代」款。這樣一來,解放軍海軍作戰組成部分中的現役軍艦數量與2020年中期看到的數量大致相同。

更有可能作者使用了2019年年中的數據。當時在統計時考慮到了052C型的6艘驅逐艦,但沒有把2019-2020年開始服役的相同數量的052D驅逐艦統計在內。

在播放對2025年預測的幻燈片中,作者把055型驅逐艦單獨計算,而在2020年7月,對他們來說這些軍艦不存在了(實際上,第一艘這種驅逐艦「南昌」號已於2020年4月開始在中國海軍服役)。

不管怎樣,忽略052C型軍艦非常奇怪:雖然它們沒有多功能多用途發射器,但是卻擁有現代的HHQ-10防空導彈系統和強大的雷達站。

美軍的盤點讓人生疑

似乎,我們現在遇到的恰好是美方做此類報告時的慣用做法:引用以前看到的舊數據而不去對其重新審查。美國國防部有關中國軍事實力的報告尤其如此。

實際上現代艦艇的準確數量應達到52艘。如果我們再加上兩艘配備俄羅斯S-300FM防空系統的051C型驅逐艦和兩艘054型早期護衛艦,那麼將共有56艘。它們將被用來應對常駐這裡的12艘美國驅逐艦。

據稱,中國擁有48艘現代核潛艇和柴電潛艇,可以被用來對抗10艘美國核潛艇。

美國軍控領域知名專家漢斯·克里斯滕森對美軍方此份報告中的統計數字表示懷疑:美國海軍在太平洋總共至少擁有35艘核潛艇,其中8艘核導彈潛艇,25艘多用途核潛艇,另外2艘配備巡航導彈。

據推測,10艘僅指常駐太平洋西的船隻的數量,即駐紮在關島的第15潛艇中隊的4艘船以及被轉交到總部設在橫須賀的第7潛艇部隊的其他船隻。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這些數據,中國偵察衛星的數量已經接近美國,而中國的科學衛星數量已經超過美國。

唯一常駐太平洋西部的美國航空母艦會遭到兩艘中國航母的抵制(報告中的一艘被標記為已經建成,實際上已經服役)。

美國對中國艦隊到2025年增長前景的估計也很有趣。設想到那時中國將擁有10艘055型大型驅逐艦和72艘其他主要類型現代水面艦艇(共82艘)。潛艇數量將達到60艘,其中10艘屬於前途的類型。除了部署在該地區的第五代美國戰鬥機的數量略有增加外,美國的軍力預計將保持在目前的水平。

當然,中國在短程和中程彈道導彈方面的優勢現在以及未來都將繼續保持壓倒性優勢。

美國在太平洋地區面臨哪些問題?

漢斯·克里斯滕森批評了渲染中國威脅的內容,提請人們注意對美國軍力的低估,同時充分考慮到了中國的軍力(甚至可能有些誇張)。就戰略武器系統而言,他顯然是正確的。例如,戰略轟炸機可以隨時在其美國常駐基地應對中國。核潛艇的機動性也很高——位於美國太平洋海岸和夏威夷基地的軍艦可以很快參與作戰。

俄專家:珠海航展體現中國軍工的快速發展
© AP Photo / Kin Cheung / China Zhuhai Airshow

但就驅逐艦、航母和戰術飛機而言,情況要糟得多。它們將不得不從世界各地撤離,而美國目前僅擁有約90艘驅逐艦和巡洋艦-也就是說,與中國的差距很小。中國的水面艦艇的防空系統也許不如美國,但它們攜帶的反艦武器更強大:中國正在量產重型超音速反艦導彈,而美國卻沒有。美國人面臨的更大問題可能是將包括重要防控和反導部隊在內的美國陸軍部隊投射到該地區的問題。

此外,西太平洋的整個基礎設施都處於中國中程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的打擊範圍。另外,中國人還制定了針對敵方運輸基礎設施實施進攻性網絡行動的方案,以擾亂其運輸。

美國擁有三個強大的地區軍事盟友——日本、韓國和澳大利亞。但是它們參與美中衝突中的規模將是有限的,而且不是無條件的。日本極有可能將限於其領土的防禦、後勤的提供以及對鄰近海域的保護。日本軍隊不太可能在這些地區之外參戰。由於擔心朝鮮發動襲擊,韓國通常會逃避衝突。澳大利亞也可能主要集中於其領土的防禦。

當然,美軍保留有總體技術優勢,但這種優勢正在逐漸消失。美方擁有最高水平的軍事訓練和戰鬥經驗,但是近幾十年來的這種訓練和經驗並不能完全滿足與另一個大國進行作戰的需要——它們被長期所謂的反叛亂的「反恐戰爭」扭曲和破壞。除此之外,美國還不可能完全從其他地區撤軍並將其力量集中起來對付中國。在歐洲受到俄羅斯制約,在中東受到俄羅斯和伊朗制約。

由此可見,美國面臨的戰略問題日趨加重。只有兩個選項:第一個是改變其國際義務的結構,退出世界其他地區,或與莫斯科和德黑蘭妥協以及在亞洲建立以美國為中心的強大聯盟。這就要求美國徹底放棄當前的外交政策,放棄目前佔主流的經濟保護主義趨勢,並「忍痛割愛」進行外交妥協,而這些妥協本身將被視為失敗。

另一個是,由於美國選擇衝突的時間和地點,衝突會迅速升級並給中國造成重創。也許,做出何種選擇最終會在美國總統大選之後確定。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美國, 中國, 太平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