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5 2020年04月08日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0 121

3月19日美國進行了計劃用於未來美軍導彈系統的「通用-高超音速滑翔彈頭」(Common Hypersonic Glide Body,C-HGB)的第二次飛行測試。面對在高超音速武器領域落後於中國和俄羅斯的現實,美國也在加快實施這一領域的計劃,俄羅斯軍事專家瓦西里·卡申在為衛星通訊社撰寫的此篇評論中指出。

此次測試屬於極其重要的事件,因為此前的H-HGB首次測試是在2017年10月進行的。在此之前,2011年和2014年美國人已測試了該系統的早期原型,即先進高超音速武器。

C-HGB將被安裝在AUR(All-Up-Round)中程固體燃料彈道導彈上。這種彈頭和導彈共同構成了一個武器系統——在美國陸軍和海軍分別被稱為遠程高超音速武器(LRHW)和常規快速打擊系統(Conventional Prompt Strike)。二者之間的不同之處主要在於發射器和火控系統,而導彈本身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第一個陸軍導彈精銳連應在2023年出現,到本世紀末,應將導彈部署在水面艦艇和多用途核潛艇上。

這些武器的確切射程尚不清楚,不過已經知道,先進高超音速武器測試的射程為3700公里。可見,美國計劃到這個十年末擁有部署在非前沿基地和軍艦上的高度完善的陸海基高超音速導彈庫。

俄羅斯和中國在部署高超音速武器方面領先於美國。俄羅斯已經開始量產「先鋒」系統,這是一種可用洲際彈道導彈攜帶的高超音速滑翔彈頭。中國也有類似的中程系統DF-17。俄羅斯還有一種空基中程導彈「匕首」。

 然而,俄羅斯和中國在西半球沒有基地,而它們自己卻被美國基地包圍。部署在東亞和東歐的美國高超音速導彈實際上將成為能夠打擊俄羅斯和中國最重要的政治和經濟中心的戰略武器系統。而中國和俄羅斯的中程高超音速導彈只能擊中美國盟友以及靠近美國邊界的目標。

因此,俄中兩國都面臨著改變現狀的任務。由此可見,發展中程高超音速導彈就有可能成為新的軍備競賽和冷戰的催化劑,而為爭奪對那些能為這種武器提供基地的國家的影響力,將要付出昂貴的代價。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美國, 導彈系統, 高超音速武器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