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3 2019年12月13日
特朗普再次用關稅威脅中國,但仍不會奏效

特朗普再次用關稅威脅中國,但仍不會奏效

© REUTERS / TOM BRENNER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中美貿易戰 (311)
0 2516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如果與中國達不成第一階段協議,他將提高關稅。他此前曾表示,只有完全符合美國的利益,他才會簽署該協議。美國和中國雙方表示,第一階段的協議幾乎準備就緒。能否重演五月發生的那種在最後時刻推遲簽署協議的情況?

中國決定降低貸款利率
© AFP 2019 / WANG ZHAO
一方面,似乎至少一個階段性協議,或者像華盛頓所說的「第一階段」協議,應該即將簽署。最初美中兩國領導人計劃在智利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期間將其簽署,但峰會因聖地亞哥騷亂而被取消。後來美中兩國開始商討兩國領導人可能會晤的新的地點。然而華盛頓提出的選擇方案不適合中方,瞭解會談的彭博新聞社消息人士透露,目前正在制定在歐洲或亞洲中立領土舉行會晤的方案。
另一方面,中國商務部一再強調,即使是「階段性協議」也無法達成,如果雙方互不相讓。中方強調,至少美方必須同比率取消已加徵的關稅。華盛頓沒有透露這方面的細節。據路透社報道,如果協議達成,12月份有可能取消計劃加徵的美國新關稅。
現在特朗普在紐約經濟俱樂部發表講演時說,如果沒有達成協議,關稅將會上漲,並且會大幅上漲。他強調,他只會簽署一份真正有利於美國公司和工人的協議。不過特朗普又補充說,「第一階段」的協議可能很快簽署,這是必要的,首先,對於中國而言。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金磚國家暨G20研究中心副主任徐飛彪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就此指出,特朗普顯然再次對談判的另一方施加壓力。然而,對中國來說,這種策略從來沒有奏過效,現在也行不通。

徐飛彪說:「這是特朗普談判的一貫手段。近一兩年來在與中國交往的過程中,特朗普經常反復在即將達成協議的時候向對方施壓,算是慣性行為。對中方而言,我們肯定不願意聽到這樣一種強硬的表態,因為中國一貫主張平等談判,達到互利共贏的結果,然而特朗普突然發表這樣的講話,實際上對談判結果毫無益處,反而會破壞談判的氣氛,並且中方從未因為特朗普強硬或緩和的表態改變自己一貫的主張和立場,所以這種極限施壓對中國是無用的。另外,特朗普的聲明還會影響全球金融市場及投資者的信心,我認為是沒有必要的行為。」

眾所周知,在經過12輪談判之後的5月份,也出現過類似情況。美國方面,為了平息市場,曾樂觀地表示,該協議即將在未來2-3周內簽署。但當到了協商協議的具體內容並回應中方提出的更加平衡的要求時,美方卻製造了一場新的大規模貿易衝突。他們實施了新的關稅,並將包括科技巨頭華為在內的一些中國公司列入了商務部的黑名單,禁止美國合作夥伴向名單上的公司提供產品。現在給人的印象是,似乎還會舊戲重演:一旦觸及協議細節,矛盾又來了。另一方面,正如徐飛彪專家指出的那樣,無論特朗普說甚麼,他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該協議。

徐飛彪說:「特朗普近來態度有所緩和,我認為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受美國國內選情的影響。日前根據美國各類民調顯示,特朗普的選情並不如預想的樂觀,民主黨幾位候選人的民調均比特朗普高十個百分點以上。另外特朗普目前還面臨彈劾等壓力,所以多種因素的綜合使得他的聲調不得不發生轉變。二是美國的經濟情況不大樂觀,前三個季度的經濟增速都較低,分別為3.2%、2.1%和1.9%。並且第三季度的增速比預期的1.6%有所升高,主要還是因為中美談判有所緩和,導致投資消費的信心重新增長。所以這也證明瞭中美貿易談判的結果直接決定了美國經濟的表現。但是特朗普本身是一個很難預測的人,不排除他會鋌而走險搞事情的可能性。總體來看與5月份相比,談判破裂的可能性在降低。雖然特朗普表面沒有承認,但他基本上還是願意在未來一兩個月的時間內與中國達成局部性協議。當然不穩定性因素依然存在,只是可能性有所大幅下降。」

到目前為止貿易戰的確導致兩敗俱傷。中國經濟增長已經放緩至90年代初以來的最低水平。今年第三季度中國經濟僅比上年同期增長6%。這比分析師的預測更糟糕,後者曾預計中國將增長至少6.1%。
就美國而言,無論特朗普如何吹噓從中國徵收的關稅收入中收取了數十億美元,也沒有讓人產生樂觀情緒。美國對華出口2019年下降18.2%。進口也有所下降,但只有12.3%。這意味著,特朗普最初想借關稅消除的貿易赤字,相反,正在增長。在今年前九個月貿易赤字增長了5.4%,達到4813億美元。事實證明,美國因貿易戰只是加劇了此前存在的問題,並且每一輪新的關稅都會以美國股市下跌的形式而製造新的困難。考慮到美國國內複雜的政治局勢,特朗普在選舉前夕,需要在這場貿易戰爭中獲得一點喘息,哪怕只是一個裝飾性的勝利也很不錯。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題目:
中美貿易戰 (311)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