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5 2019年11月19日
菲律賓與美國聯盟並不能保障其安全

菲律賓與美國聯盟並不能保障其安全

© Sputnik / Alexey Vitvitsky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0 73

菲律賓不認為,美國需要制約中國,而菲律賓自己有權在兩大國爭奪亞太地區影響力方面選邊站隊。菲律賓外交部長 特奧多羅·洛欽本週在新加坡國際戰略研究院舉行的峰會上宣佈道。外長強調,菲律賓願維持美國是唯一軍事同盟的政策,但對國家的整個安全還是表示了「憂慮」。

美國在菲律賓煽動反華情緒
© AP Photo / Bullit Marquez
特奧多羅·洛欽對菲律賓的「憂慮」在於,迄今為止還不知道,一旦遭遇安全問題,美國在支持菲律賓方面能走多遠。需要指出的是,兩國國防條約是在70年前簽署的。

外長引用了杜特爾特總統對本地區的局勢評估。國家元首認為,美國儘管竭盡所能,但卻無法阻礙中國在南海地區的活躍度。外長特奧多羅·洛欽指出:「鷹還在飛,但龍正在起來,而且速度很快。」那麼,這句話的意義何在?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所專家 達利亞·帕納里娜就此接受了衛星通訊社的採訪。

她說:「鷹指的是美國,而龍是中國。非常的有象徵意義。在菲律賓,美國的影響力相當巨大。外長肯定美國對菲律賓的重要作用,他們很早就是 夥伴。但中國族裔在菲律賓早就存在了,而且是控制巨大資金流的精英階層。中國掌握的影響力並不比美國少。中國在快速積蓄力量,不僅在亞太地區,而且在全世界。」

特奧多羅·洛欽實際上已經承認,菲律賓沒有獨立的外交政策。外長指出:「獨立的外交政策,意味著從跪的狀態站起來,而且能夠捍衛自己。」 廣西民族大學菲律賓研究中心主任陳丙先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書面採訪時指出,恰恰是美國,使菲律賓長時間里失去了獨立外交能力。

他說:「我認為有以下五個方面的因素,使得菲律賓此前長時間在外交方面附和美國。第一,殖民歷史因素。菲律賓的政治制度脫胎於其殖民宗主國美國,獨立前後菲律賓的政治精英均與美國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因而新生的菲律賓共和國外交上附和美國是一種必然結果;第二,冷戰因素。屬於資本主義陣營的菲律賓出於意識形態等多方面因素的考慮,長時間在外交政策上追隨美國;第三,美國在菲律賓強大的軟實力。美國作為原來的殖民宗主國,又是二戰後最強大、最發達、最先進的國家,因此在菲律賓有著強大的軟實力,難免會影響到菲律賓,使其在制定外交政策時有親美傾向;第四,美國與菲律賓有著緊密的利益聯結。菲律賓人在美國是最大的海外勞工群體,美國則長期是菲律賓前三大貿易夥伴之一、唯一的軍事盟友,也是菲律賓最主要的援助國之一,這些都不可避免地影響到菲律賓的外交方針;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即美國長期在菲律賓扶持並培育親美勢力。菲律賓的精英人士,特別是菲律賓的軍事精英以及大馬尼拉地區的政治精英,大多數都與美國有著特定的聯繫或者一定的利益聯結,這使得菲律賓的外交政策很難偏離美國的軌道。」

最近一些年里,美國在菲律賓的巨大影響力出現了搖擺。中菲之間儘管存在領土糾紛,但中國在菲律賓的投資卻在不斷增長。5月份的時候,特奧多羅·洛欽接受採訪時指出,目前,中國與美國相比,給出的戰略夥伴建議要「更有吸引力」。高級外交官強調,美國在南海展示的是「戰略無序」,從而加深了中菲之間的關係。

專家達利亞·帕納里娜認為,菲律賓有推行獨立外交政策的潛力。

她說:「菲律賓人或者傾向於美國,或者傾向於中國,但他們無法放棄與美國和中國的關係,去迎合其中的一方;或者,選擇第三方盟國,而中斷和中美之間的關係。菲律賓將與中國、美國和本地區其它國家都保持緊密的關係。而且,誰都不需要南海地區出現軍事衝突。馬尼拉在努力維持菲律賓-中國-美國之間的三角關係。外長在新加坡的聲明,是為了和本地區任何可能的衝突劃清界限,不想和任何一方發生爭吵。馬尼拉在美國和中國都有利益所在。」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將於下周對亞洲進行訪問。菲律賓也在期待他的到來。從實質看,他將向菲律賓方面保證,忠誠於聯盟關係。不排除,還會承諾提供軍事援助,以證明自己在菲律賓安全方面還是有用的。那麼,中國作為一個對菲律賓軍事關係也有影響力的國家,將做出怎樣的回應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菲律賓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