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0 2019年11月19日
美國限制退休基金投資中國公司

美國限制退休基金投資中國公司

© AFP 2019 / Stringer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0 45

美國以 馬克·魯比奧為首的一組議員提出法律草案,禁止美國退休基金投資中國公司有價債券。該草案倡議者們認為,美國納稅人將自己的儲蓄投入到基金中,他們不懷疑,投資中國科技公司能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據福布斯資料,美國退休基金已向中國有價債券投入約495億美元。

儘管退休基金的投資戰略相當有限,通常,僅投入到收入極低但無風險的股本中,但該基金在美國卻是股市的重要參與者。2017年,為降低投資風險,最大程度地實現投資多元化,聯邦退休投資委員會決定,退休基金將按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世界指數(MSCI All Country World)為投資決策導向。該指數是世界公司權衡指數,其中包括47個市場中各類公司股權:23個在發達國家,24個在發展中國家。
該指數中的7.5%屬中國公司。中國大多數科技巨頭都在香港、紐約和倫敦發行股票。而一些前不久被列入美國貿易部制裁清單的公司,其中包括海康威視(Hikvision)和曠視(Megvii)集團,同時也屬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世界指數。因此,以馬克·魯比奧為主的議員團隊提出問題:如果中國公司被貿易部列入黑名單,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那為甚麼還要把美國納稅人的錢投給他們呢?
馬克·魯比奧找到退休基金負責人,表示如果基金不改變投資戰略,那麼議會將替他們拿主意。根據彭博社信息,特朗普政府也在積極討論這個問題。但另一方面,行政限制有悖美國的自由市場和資本流動自由主義意識形態。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執行研究員張寧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即使法律得以通過,執行起來也並非易事。

他說:「雖然美國政府可以管控養老資金,但是美國的私人資本、普通公司的資本無法被管控。資本具有逐利性,哪裡風險低、收益高,它就流向哪裡。美國政府希望引導管控資本流向是不現實的,只能進行社會輿論和意識形態的引導。然而資本本身不存在意識形態,不分國界,美國的私募證券基金經理排名依靠的也是業績。這就像特朗普一直在呼籲美國公司回歸本土,但是實際作用並不明顯。雖然新聞報道稱有很多美國公司響應號召、回歸美國,讓人感覺很有成效,但現實情況是這些美國企業本來就計劃從一些海外市場撤出返回美國,只是恰好碰上特朗普有這樣的呼籲和訴求,所以就趁機響應政府的號召,同時還能在稅收、土地等各方面獲得優惠政策,所以我認為政府言論對投資的影響較小。」

專家指出,美國的限制性措施,只對中國有利。

他說:「另外,我還想補充說明的是,凡事都有兩面性。若美國法案通過,首先對中國公司的負面影響微乎其微,其次在一定程度上也存在積極的一面,對美國的民間投資機構和中國資本都是一個好機會。尤其是中國資本,可以增加中國公司本土持有股權的比例。再退一步講,此前特朗普曾表示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需要全部退市,這好像聽起來對中國科技產業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但是從深層次來看也存在利好的一面。近年來中國證監會對科技企業上市的條件要求較高,需要滿足必須盈利三年以上等前提才能上市,迫使許多中國優秀的科技公司前去香港、甚至美國上市,比如阿里巴巴、美團等企業都是在美國上市的,這樣就導致中國企業的股權掌握在大部分的美國人手裡。那麼若是從美國退市,表面上看似打擊的是中國企業,但實際上這些優秀的企業會回到A股進行上市,對中國來說是非常好的事情,還能便利中國的投資者購買中國科技公司的股票。所以說美國養老金的退出雖然不如退市影響力大,但是一定程度上也存在積極性。最後我想中國的科技企業關鍵還是要做好自己,在具有競爭力的情況下,任何人拋售公司的股票或者股權都不是問題,有人拋售就會有更多的人來接盤。」

很多中國公司都力爭在國外發行股票,因為國內對發股的要求太嚴了。公司想在滬市和深市IPO,最少三年中有盈利業績,而且盈利額不少於3000萬元。對於科技初創公司來說,這是不現實的要求。而且,不僅僅初創公司如此。比如Uber這家大公司,迄今還在虧損。中國的百度、新浪、搜狐和網易,在IPO之前,也一直在虧損。
高科技領域公司,比如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微電路、生物技術和高科技設備公司,進行IPO要簡單些。中國政府為吸引科技巨頭進入本國市場,於夏天啓動了自己的類似納斯達克的科創板。目前,新市場還相當不穩定。但據彭博社評估,僅北京一家初創公司,上市一年後的收入將超過2900億美元。因此,當地市場做大的潛力還是相當大的。
美國議員試圖推出的舉措,對中國公司資本很難造成甚麼嚴重打擊。但對美國來說,這將是對資本流動進行意識形態行政限制的不良先例。考慮到中國公司資本化的領先動態,只能是退休基金自身受損。要知道,儘管華盛頓政界言辭犀利,但資本還將一如既往地湧向有利可圖的地方。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投資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