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1 2019年11月22日
德國把中國定為優選方向

德國把中國定為優選方向

© AFP 2019 / PETER ENDIG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0 565

德國2020年任歐盟主席國期間,與中國的關係將成為優選問題。德國總理默克爾宣佈道。德國GDP第二季度下降了0.1%,如果趨勢持續下去,可能出現連續性蕭條。在此背景下,對德國來說,與中國的關係作用將越來越大。

據德國政府預測,今年最好情況下,GDP將增長0.5%。值得強調的是,沒人想過第二季度將有下跌。問題在於,比歐盟其它國家都強大的德國經濟依賴於出口。但夏天的出口縮減了,比如6月份下降了8%。隨之而來的,工業生產也被拉了下來,相應下挫了5%。

意大利不屈服於反華壓力
© REUTERS / Alberto Lingria
ING機構分析師指出,生產下降主要與汽車廠家問題有關。它們的出口在下降,原因是兩大主要市場--美國和中國之間正開展貿易戰。在總體負面趨勢情況下,中美兩大市場對這種產品的需求萎縮了。更有甚者,很大一部分德國生產的汽車是從美國發往中國的,在關稅不斷提高背景下,這種模式已無法運行。由此對德國形成重創。去年,根據ING統計,中國差不多25%的外國車是德國製造的。

在業已形成的條件下,德國總理默克爾有意在所有方向激活與中國的對話是完全符合邏輯的。她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參加2020年在萊比錫舉行的中歐例行峰會,屆時將與歐盟27個國家元首、歐洲委員會和歐洲理事會主席舉行會晤。這將是習近平首次出席峰會,過去,前往參加峰會的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

從政治層面看,此次會晤對默克爾來說是重要的。原因有二:第一,向歐盟展示,證實她能夠將與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關係提升到新的水平。第二,可幫助解決對德國來說非常重要的與華經濟協作問題。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王義桅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這樣指出。

他說:“一方面,德國目前的經濟不似從前那般強勢,伴有衰退的跡象。我認為原因不只是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實際上美國對德國也發起了貿易戰,包括在鋼鐵出口等諸多領域,外加整個國際經濟形勢不大理想,所以像德國這種貿易出口大國受到較大的影響也是自然的。另一方面,當下新的經濟增量主要來自人工智能或者說是創新科技領域,而德國的傳統製造業相當發達,以至於其不願意轉型或者轉型緩慢。因此德國也是急於尋找新的經濟動力,包括電動汽車等,那麼中國就是格外被看重的市場,所以德國非常希望中歐之間能夠達成雙邊投資協定。明年9月份德國將擔任歐盟的輪值主席國,也是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國,默克爾邀請習近平主席前去訪問,出席‘27+1’會議,那麼中國是否參加的重要前提就是中歐之間投資協定談判能否達成。另外,德國國內的政治形勢不穩定,法國總統馬克龍又雄心勃勃,在英國脫歐的背景下,法國與德國爭奪歐洲領導權的意圖也是非常明顯。所以德國需要在中國拓展市場,展示新領域的規範,以顯示默克爾的領導力。”

確實,德國如果在其任輪值主席國期間能夠解決歐盟和中國之間的重要問題,其聲望或將大大提高。比如,歐洲不止一次指責中國分裂歐盟。確實,中國傾向於和個別國家通過多種方式建立雙邊關係。布魯塞爾也能感受到分裂的跡象。此外,中國和中東歐國家的16+1模式也讓布魯塞爾感到緊張。要知道,大型投資和貿易協議正繞開歐盟簽署。

柏林也許認為,即將舉行的峰會可向中國展示,歐洲在未來與華合作方面的立場是一致的。借助於習近平參會,此次會晤水平提高,也許將形成建設性的共識,在歐洲盟國眼中,默克爾本人和德國將獲得更多的政治分數。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德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