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7 2019年11月22日
如果世界奢侈品牌撤離 香港將何去何從?

如果世界奢侈品牌撤離 香港將何去何從?

© REUTERS / Umit Bektas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0 242

香港街頭在過去4個月來騷亂不息,令各大奢侈品公司的領導們為止撓頭。如果香港騷亂持續下去,那麼許多奢侈品公司唯有撤離香港這一亞洲最大的銷售市場。在事態如此發展的情況下,奢侈品公司將遷往何處?而香港需要做甚麼,來拯救本土經濟?

獨立資產研究機構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分析師說,香港的奢侈品銷量佔世界奢侈品總銷量的5%到10%之間,大約為2850億美元。

香港奢侈品銷量8月大幅減少23%。大約30個購物中心被迫關門。價值1萬多美元的「柏金」包(Birkin)生產商法國愛馬仕公司(Hermes)暫時關閉了包括香港機場在內的幾個精品店。法國香奈兒時裝公司(Chanel)推遲了原定於11月6日舉行的時裝發佈會,以便在「更合適的時機」推出本公司的新品。

按照香港本地媒體的報道,由於銷量減少,普拉達公司(Prada)計劃關閉位於香港市中心1400平方米的門店。分析機構傑富瑞(Jefferies)說,大廈所有方正在開展把租金降低44%的談判。

赴港購物的遊客人數減少了39%。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人數更是直接減半,現在他們更青睞去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新加坡購物。正因如此,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等一些奢侈品品牌也許有能力抵御經濟壓力,但目前他們拒絕置評抗議行動對銷售的影響。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戎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採訪時提出了奢侈品行業轉移業務的三個有利方案:北京、上海、「粵港澳大灣區」——澳門、廣州、深圳及臨近城市。

周戎說:「這些地方都可以成為香港奢侈品行業轉移自己業務的重要選址。此外我認為,香港應該積極地參與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中,無論香港的安全形勢如何不好,澳門、深圳、廣州及其周邊城市都是沒有問題的。背靠祖國強大的後盾,我想,香港的發展前景依然廣闊,把香港的奢侈品業轉移到大陸應該也是明智之舉。 」

周戎指出,拯救香港狀況的最佳方法是加強與大陸的合作。

他說:「香港作為中國重要的對外窗口,得以今日發展繁榮,主要是發揮了連接中國與世界的橋梁作用。香港未來更應密切與內地聯繫,尋找有力的支持來推動經濟持續增長。那麼奢侈品亦是如此,很多香港的有識之士已然發現,將業務拓展到內地市場,應該可以解決當前面臨的經濟難題。」

今天,香港在生產上花費太多,但產量非常小,這自然對銷售有影響。奢侈品品牌的設計師們因此無法獲得自己努力工作所想要的回報。況且,由於騷亂蔓延,民眾購買奢侈品的意願和能力大大降低。有能力購買奢侈品牌商品的民眾比例極低,這個事實對銷售也有影響。街頭局勢不穩、商店被迫關門,更是加劇了局勢。

周戎相信,香港首先需要改變向明顯少數傾斜的經濟政策。

周戎表示:「香港特區政府去年公佈的數字顯示,香港貧困率達到20.1%,基尼系數為0.539,創45年來新高。因此香港目前除了出現的暴亂問題,其貧富差距所引發的一系列潛在的次生危害也都迫在眉睫。儘管香港回歸祖國已有22年,但絕大部分的香港普通市民並沒有享受到經濟發展所帶來的紅利。過去幾十年香港採取不干預的經濟政策,雖然吸引了企業投資,但缺乏對經濟的主導力,特別是特區政府不掌握核心的經濟資源,甚至沒有擁有一家影響香港經濟命脈的大型企業,直接投資、科技產業發展和經濟增長的能力更是匱乏。 」

他認為,抗議人員很清楚,自己為社會秩序和本國經濟帶來了甚麼樣的巨大打擊,但他們仍然繼續有目的地「破壞小船」。

周戎說:「這四個月來肆意的破壞和惡意的騷擾事件,使得整個香港社會付出了沈重的代價。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稱,香港現在經濟放緩、正在步入技術性衰退的趨勢。當經濟持續負增長、開工不足、失業率上升,這樣的情況會給香港社帶來更大的動亂。當然香港政府也採取了應對措施,特別是最近涉及14000多個崗位,香港政府準備開展新的工程項目,使得建築工人的工資能夠保持一定的水平。此外還提出了「撐企業」、「保就業」的舉措,推行了約190億港幣的措施,包括給租戶減免房租等,用以平息香港最底層百姓的不滿」。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抗議, 品牌, 香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