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1 2020年01月22日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0 0 0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打算與日本和印度簽訂貿易協議。協議將是局部性的,首先旨在履行當初的總統競選承諾。此外,潛在協議可能被視為是美中貿易談判中的額外籌碼。

從一方面來說,特朗普素來不喜多邊貿易倡議,認為多邊貿易協議只會讓成員國佔美國的便宜。特朗普在當選總統後立刻宣佈,美國將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之前他還對存在幾乎四分之一世紀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表示不滿,最終以"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USMCA)來取代上述協定。特朗普還中斷了與歐盟關於《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TTIP)的談判。

美國當前的政策明顯旨在簽訂雙邊貿易協定。英美兩國在英國脫歐後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可能性也在考慮之中。《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指出,特朗普現在正在致力於與日本和印度簽訂雙邊協議。

按照白宮本週發佈的聲明,特朗普政府已經與日本就關稅壁壘達成初步貿易協議,最終文件將在未來幾星期內簽訂。

日本經濟新聞(Nihon Keizai Shimbun)指出,協議規定日本下調或完全取消對美國農產品的關稅:牛肉、豬肉、小麥和葡萄酒。特朗普試圖通過此舉消除因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而使農場主失去在亞太市場競爭優勢的負面後果。在與中國開打貿易戰的條件下,美國農場主失去了主要的農產品銷售市場,差不多比任何群體受到的打擊都大,但他們卻是特朗普當選總統的基本盤,因此特朗普目前竭盡全力試圖推進雙邊協議,為美國農產品銷往外國市場減少准入條件。《紐約時報》指出,日本希望美國以取消對日本機電產品的關稅,以及特朗普不對日本汽車徵收關稅的書面保證書來換取這一點。

美國也試圖與印度達成協議。按照白宮的聲明,特朗普擬在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9月22日在美國德克薩斯州會見印裔美國人時與他會晤;《紐約時報》援引接近美印談判的消息人士的話指出,潛在交易可能包括印度下調對美國農產品的關稅,印度對美國進口電子產品實施最高20%但不超過5000盧比(約合70美元)的關稅限制。但作為交換,印度可能要求美國重新給予普惠制(Generalized System of Preferences-GSP)框架下的優惠待遇。普惠制規定美國可免關稅進口發展中國家的一些商品種類。此前,此前特朗普取消了印度在普惠制下的優惠待遇。當時,特朗普對自己決定的解釋是印度在為美國提供公平、合理的市場准入方面沒能說服美國。

魯東大學商學院副教授、經濟學博士徐昱東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採訪時指出,美國所提出的雙邊協定只能在短期成效斐然。但最終美國押注雙邊貿易協定未必被站得住腳,華盛頓仍然不得不重返多邊談判規格上來。

«多邊框架下的協議肯定要考慮各方利益,否則無法達成任何協議。其次,美國的雙邊協議只是短期內的手段。背後邏輯是,美國或許認為進行多邊談判會比較困難,因為在多邊框架下大部分國家的發展水平參差不齊,很難就高水平的貿易協議達成一致。那麼美國為了更好地推動多邊談判,實際上是在採取了一個迂迴的方式,即先進行雙邊談判,根據對方情況施加高壓,在這種情況下雙邊協定的標準一般情況下會高於多邊框架下達成的協議,這樣各個擊破。當美國逐一達成雙邊談判後,再進行整合,促成多邊談判。雖然短期來看,美國的雙邊談判咄咄逼人,但是從中長期的角度,美國仍然會回到多邊框架下的談判桌前,以便形成一個高標準的多邊貿易投資協議»。

中國試圖利用形勢,填補在美國退出多邊貿易協議後留下的真空。除了實施本國提出的全球性貿易合作倡議"一帶一路"外,中國還積極參與構建地區貿易協議。比如,在不久前舉行的中國與東盟國家曼谷磋商後,各方指出在實施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時的進步,商定在今年年底前結束《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

印度延緩了協議的簽訂,因為印度擔憂在貿易自由化協議《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簽訂後,中國商品將大量湧入。但除此之外,中國還在開展中國--日本--韓國自由貿易區談判。專家們指出,如果協議達成,那麼《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框架下的談判將進行得輕鬆得多,也高效得多。與此同時,在美國抵御《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的同時,中國卻在加強"16+1"合作機制,也就是中國與中東歐的經貿和投資合作。

徐昱東指出,美國所提出的替代性雙邊合作機制首先有利於發達國家。對於發展中市場來說,重要的是多邊機制--在這種機制下,所有參與方的利益都得到考慮。當然,要做到這一點很不容易,因為各國市場的發展水平截然不同。但考慮到世界貿易關係越來越具有多邊性,這種協定最終仍然是不可避免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一帶一路, 貿易, 美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