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7 2019年12月13日
不是在中國而是在美國正在醖釀一場危機

不是在中國而是在美國正在醖釀一場危機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1307

中國已不再是世界經濟結構失衡的根源。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佈的數據,中國經常賬戶盈餘佔GDP比重只有0.4%,而到今年年底,這個數字可能會呈現負值。長期以來一直認為,美國過度消費和中國高儲蓄率被認為是全球金融穩定風險的來源。然而中國一切都變了,但美國仍然消費太多。

美國財政部發佈的一組數據可以作為這方面的又一證據。在本財年政府支出增長7%,至4.1萬億美元,而收入僅增長3%,至3.1萬億美元。可見,預算赤字已經達1萬億美元,是過去七年來的第一次。為了應對債務負擔,美國已經考慮發行50年長期債券。財政部長姆努欽表示,該部門正在分析吸引長期資金的選項。如果對證券的需求很大,而30年至50年期債券之間的價差合適,那麼美國就將再次訴諸長期借款。

Chinese investors look at prices of shares and the Shanghai Composite Index at a stock brokerage house
© AFP 2019 / JOHANNES EISELE

這些借貸有其優點和缺點。一方面,長期貸款可以保證對現有債務再融資,也就是在短期內解決償還巨額長期債務的問題。另一方面,由於客觀原因,債務負擔正在增加。 例如,特朗普政府推行的減稅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導致目前巨大的預算赤字。因此,如果不是系統地解決現存問題,債務再融資不過是一個權宜之計,只是把償還日期推到了以後,而且,從邏輯上講,貸款時間越長,就越昂貴。

也許這就是為甚麼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斷指責美聯儲過高的利率。他提道歐元區負利率的趨勢,指責中國低估人民幣。在美國總統看來,正當其他國家通過無償融資或貶值本國貨幣為自己貨幣創造優勢之時,日益強大的美國卻因強大的美元和高利率而遭受損失。為了在同世界其他地區的遊戲規則中平衡自己,特朗普說,有必要讓利率為零,甚至是負值。事實上這的確在某一時間會幫助美國償還巨額債務。但從長遠來看,這只會加劇債務風險。正如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的那樣,最終美國經濟將對全球金融體系的穩定構成威脅。

卞永祖說:"我認為,美國經濟的不穩定是當前最大的風險。從目前來看,美國經濟的發展勢頭似乎還可以,但是愈來愈多的人認為,美國經濟未來很可能會出現負面情況。因為前些年美國的經濟數據非常好,引起了美國資本市場較為大幅的增長。如果美國的經濟在這方面出現了一些趨勢性的問題,或者說出現逆轉,那可能會對整個全球的金融體系造成非常大的衝擊。眾所周知,美國的體系在全球金融體系里佔據主導地位,其近些年來股市暴漲,外加眾多複雜的金融產品,以及自特朗普上任後開始放鬆的監管制度。因此我認為,若美國的金融市場再次出現危機,並不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但是這個危機一定會對全球的金融體系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甚至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獨善其身。尤其目前美國的貨幣政策開始在轉向,國債收益率開始出現倒掛,各種跡象都表明美國的經濟前景令人堪憂。"

的確,在8月份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出現了倒掛,即長期收益率低於短期收益率。《紐約時報》指出,雖然白宮願意把這視作成功再融資現有債務的機會,但從經濟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危險徵兆。以前收益率曲線倒掛總是發生在大規模蕭條前夜。

貿易戰將如何影響中國經濟增長
© AP Photo / Jose Luis Magana
2008年爆發的最近一場金融危機,恰好是因為美國人的過度消費和巨額債務負擔,以及當時在金融市場流行的各種複雜的金融工具製造的眾多額外風險。而用其他國家給美國造成的負面影響來解釋自己存在的問題,已經是美國人的老毛病了。早在2005年,也就是華爾街第一次崩盤前幾年,時任美聯儲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就將巨額美國經常項目赤字歸咎於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發展中國家的高儲蓄率上。的確存在這個問題。但正如卞永祖指出的那樣,正是美國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霸主地位的過時制度加劇了這一問題。

他說:"目前發達國家過度消費和發展中國家過度儲蓄,是全球經濟的一大現象。究其原因,我們認為還是由以美國為主的發達國家所主導的國際金融體系造成的。比如美國若是缺美元,那麼國家可以印美元去促進消費,那自然人們更願意印錢去購物而不是進行生產。我認為這種國際金融體系顯然是不公平的,在這種情況下,一些發展中國家,比如中國、巴西等國,肯定會希望將國際金融體系引向更加公平的方向去發展。實際上中國為此也在做出努力,比如成立亞投行這類組織,只是國際金融體系的改革進程是非常緩慢的。目前全球經濟下滑的趨勢尤其明顯,中國作為國際金融體系中重要的一環,尤其是在生產領域,不可避免也會受到較大的負面影響。因此從去年開始,中國除了進行一系列國內改革外,還實行了一項非常重要的措施,即加快進口。這不僅有利於世界經濟的穩定,同時也能促進中國經濟的發展和國內的改革。"

2007年中國經常賬戶盈餘佔GDP的10%。即使有大量海外投資,中國的儲蓄水平仍然高得多。這反映了一個客觀的社會經濟現實:人們趁暫時有這樣的機會在積累初始資本。到了某一時刻這種模式甚至開始阻礙中國經濟的增長。所以政府決定將增長模式從出口和投資轉向國內消費。 

如果說美國的不平衡還依然存在的話,那麼中國的情況則已經發生巨大變化。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18年消費對中國經濟的整體增長貢獻76.2%。根據eMarketer的預測,2019年中國零售總額將達到5.6萬億美元,比美國多1000億美元,即使我們考慮到兩國貿易戰的負面後果。既然中國的國際收支結構發生了變化,而美國的赤字並沒有消失,人們自然就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這裡問題不在中國。問題只在於華盛頓接下來會走哪條路:他們會首先解決自己的問題,還是仍將千方百計去尋找新的外部因素。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危機,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美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
  • avatar
    隨便吧
    中國是世界上國家福利最低的國家。甚至比貧困的肯尼亞還低。國人敢於消費的只有那2億人。
顯示新評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