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1 2019年12月07日
Chinese investors look at prices of shares and the Shanghai Composite Index at a stock brokerage house

專家:中國不需要弱勢貨幣

© AFP 2019 / JOHANNES EISELE
評論
縮短網址
0 815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次下跌3.9%,為1994年建立現代匯率形成機制以來的最大損失。中國央行連續數日將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調至高於預期的水平,從而顯示出其加強匯率的意願。但市場正準備最壞的結果:美銀美林預計人民幣匯率將在不久的將來下降到7.5,如果美中所有計劃的加徵關稅生效。

事實上,中國貨幣此次下跌發生在中美週末宣佈增加對方進口產品關稅之後。人民幣貶值至11年最低點--7.1425。離岸人民幣價值更低--7.1850。在中國央行開始設定更高的貨幣中間匯率後,下跌終止。每天中國人民央行發佈這一匯率,一天之內人民幣匯率波動不能超過2%。如果波動幅度較大,中國央行將採取貨幣干預措施來穩定匯率。
美國指責中國的這一機制就是操縱貨幣。中美之間的貿易矛盾不斷升級,人民幣匯率一直在不斷下滑。華盛頓認為,中國有意開始降低本國貨幣匯率,以抵消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負面影響。
特朗普
© REUTERS / CARLOS BARRIA
但若按照這個邏輯,離岸人民幣在中國大陸以外自由交易,而不是在中國央行的嚴格監管下下跌,應該價值更高。而它,相反,跌幅甚至更大。此外,根據彭博社的計算,人民幣對中國24個貿易夥伴貨幣籃的匯率指數--類似中國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跌至2015年第一次發佈該指數以來的最低水平。這就意味著,人民幣下跌完全因其他原因,而中國央行干預匯率,恰恰是為了防止中國貨幣不被做空。
顯然,美國提高關稅旨在削弱對中國產品的需求。如果是這樣,對人民幣的需求自然會削弱。因此對於人民幣的下跌,美國應該打自己的臉。正如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何平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的那樣,對中國來說,這也是一個問題:中國根本不需要疲軟的人民幣。何平教授解釋說:

"談論人民幣匯率的水平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不光牽涉到中國貿易餘額的問題,還牽涉到通脹水平以及金融資產價格的問題,包括房地產的價格。這些因素都會對匯率產生影響。例如,通脹過高,人民幣有貶值預期;資產價格過高,人民幣依然有貶值預期;貿易產生順差,則有升值預期,這幾個方面的因素都需要考慮。所以貨幣政策或者匯率政策是在這幾個目標因素之間進行平衡的一個結果,既有利又有弊。從金融資產價格的角度來講,人民幣貶值會適度緩解因金融資產價格虛高而給匯率帶來的壓力,從短期來看可能對我們的貿易還是有一定好處的。但是從長期來看,我們並不希望人民幣過度疲軟。因為人民幣的國際化需要一個購買力比較穩定的貨幣,而不只是單純地考慮貿易以及資產價格的問題。總體來看,根據其利弊得失所在,我認為短期內讓人民幣適度地浮動反映市場的基本面,是合適的;但是長期來看我們還是要管理市場的預期,讓人民幣成為一個比較有穩定購買力的貨幣。"

中國連續增加黃金儲備
© AFP 2019 / dpa / Arne Dedert
人民幣貶值對中國來說並不合時宜,因為國企和地方企業將會因此更加難以償還巨額外債。根據日本投資銀行大和資本市場的計算,世界已經積累了12萬億美元的債務,其中3萬億來自中國。
手持這一水平的外債,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建議,外匯儲備應有約2萬億美元。而目前中國的儲備顯然不夠。然而如果經常賬戶盈餘下降--一旦貿易戰愈演愈烈,這一過程難以避免,相當一部分的貨幣將被用於打擊資本外流,維護金融體系穩定。
同樣因為這個原因,中國政府不太可能讓人民幣下跌太多。但是,動用儲備貨幣小幅糾正匯率,也屬魯莽行為。畢竟沒人知道世人還要多少次看到惱羞成怒的特朗普出人意料公佈的加徵關稅的推特。這樣一來,即使中國擁有創紀錄的巨額外匯儲備,也不夠用。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價值, 匯率, 人民幣,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