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 2019年12月15日
美國在菲律賓煽動反華情緒

美國在菲律賓煽動反華情緒

© AP Photo / Bullit Marquez
評論
縮短網址
0 138

美國對批評杜特爾特總統與中國過於親密的菲律賓反對派的影響力是很大的,廣西民族大學中國-東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葛紅亮認為。他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中國的崛起正在讓東南亞國家政治鬥爭中中國的影響因素日漸明顯。

8月下旬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將對中國進行2016年當選總統以來的第五次訪問。正因為如此,中菲關係最近成了菲律賓政治生活中的一個熱門話題。反對派正極力利用中國因素向總統施壓,要求總統建立與中國平等、務實的合作關係。

隨著訪華日期的臨近,這種壓力越來越大。根據本國法律從反對派中選出的菲律賓副總統羅佈雷多--自然也是其領袖,最近指責杜特爾特把自己"出賣"給了北京。她呼籲他在維護菲律賓南海主權權利方面採取堅定的立場。羅佈雷多指責總統沒有利用仲裁法院證實菲律賓對南海爭議水域擁有經濟權利的裁決。

葛紅亮認為,隨著中國的崛起,中國因素越來越多地被反對派在爭奪權力的鬥爭中所利用,不僅在菲律賓,在其他東南亞國家也一樣。葛紅亮說:

"從大的背景層面來看,在東南亞國家的政治鬥爭、政黨競爭中,中國的影響因素日漸明顯、頻繁。實際上中國的崛起已經成為了當今世界國際政治中最凸顯的一部分,其中東南亞國家感受最為明顯,所以說這已經無關乎於中國在東南亞地區有怎樣的影響力,而是中國有時候可能會成為這些國家政治議題裡面最重要的一個話題。從微觀的層面來講,這些國家在政黨鬥爭過程中,除個別國家對華呈現出來的態度比較單一外,更多的國家所表現的對華情感都較為複雜,並不是簡單的友好或反對。菲律賓反對派指責杜特爾特與中國政府過於親密,其目的也是比較清晰的。首先是為了反對而反對,即政治鬥爭策略。例如在選舉中為了選票,如果一方對華進行友好務實的合作,那麼另一方就要對其進行指責,這是政策的一個過程,也是國內政黨鬥爭的一種需要。其次是這些反對派力量與美國更加親近。不過即便如此,他們在處理對華合作這一問題時,依然會選擇與中國進行貿易往來,並不會因為對華態度強硬而停止中菲貿易。我認為問題在於如何去看待這種關係?反對派可能呈現出來的第一個是程度上的問題,也就是說反對派可能會更多得引進美國、日本、韓國的因素來進行平衡的發展,使得國家在與大國合作發展過程中呈現一種相對動態的平衡。其實杜特爾特在這方面也正是這樣做的,只是反對派可能持有不同的看法。第二個我認為是反對派與美國的關係。比如說印太戰略的實施,以及美國對東南亞國家親美力量的影響等。"

美國對菲律賓反對派可能產生甚麼影響,考慮到遏制中國在東南亞日益增長的影響力是美國印太戰略的核心?葛紅亮回答說:

"我認為不僅影響反對派,也影響菲律賓國內的親美力量,而且影響力是比較大的。今年界內都在評論杜特爾特政府對華友好等,但實際上杜特爾特政府一直沒有放棄對美的同盟關係與合作。此外他不僅沒有放棄,還再次提出要重新審視美菲的同盟關係條約。這項條約的一個重點在於,如果中菲在南海方面發生更多的摩擦,美國將持有怎樣的態度?這是菲律賓方非常關注的一個話題,截至目前美國尚未對此發表態度。此外杜特爾特還曾發表牢騷話,稱美國把菲律賓當成‘蚯蚓'。此話背後的含義實際上就是在指責美國,要求美國重新審視美菲之間的同盟關係,要求平等對待。我們可以看出即使杜特爾特有厭美的情緒,但都始終沒有放棄同美國的關係,包括菲律賓的反對派、親美勢力與美國的關係愈加密切,所以我認為其被美國影響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不僅是來自公眾的抗議,而且,首先,菲律賓國內法律的不完善也是與中國聯合勘探和開發中國南海石油天然氣領域的主要障礙。這個問題很可能會成為即將在北京舉行的中菲會談的主要問題之一。觀察家們還認為,鑒於反對派的強大壓力,杜特爾特有可能提出中國遵守國際仲裁法院關於南海決定的問題。中國根本拒絕這一機構的結論。仲裁法院就南海問題做出判決後雙方在經濟、貿易和投資方面的合作成功發展,標誌著中菲關係的這一頁已經被翻過。如果菲律賓總統在北京會談中再次提出這個問題,他只能達到一個目的--加強內部反對派的論據。反對派還挑動民眾,說甚麼雙邊關係的蜜月至少在六月當中國漁船與菲律賓漁船不幸碰撞之時就已結束。然而具有政治勇氣的杜特爾特未必會為了滿足自己的政治對手而去損害菲律賓的經濟利益,因為菲律賓需要與中國進行投資和貿易合作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菲律賓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