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2019年12月13日
克拉斯諾亞爾斯克邊疆區鋸材倉庫

誰是森林中的主人?

© Sputnik / Alexander Kryazhev
評論
縮短網址
「你好,俄羅斯」節目 (183)
0 250

俄羅斯或將限制木材出口。一些國家杜馬議員提出了此項倡議。議會下院已經收到相應的法律草案,並在審議中。這份文件,並未直接限制木材出口,因為類似的舉措與世貿組織規定相左。但其中有禁止出口木材採伐的內容。此項規則由國家法律限定。限制涉及到原木、薪柴和木片。根據法律草案,這些限制將持續到2035年。

俄羅斯是世界木材儲量最大的國家。據聯合國相應委員會資料,俄森林面積為8.09億公頃,木材儲量是850億立方米。但其利用卻相當的耗費。俄羅斯應該發展自己的木材加工業,而不是廉價傾銷木材資源。有必要終止木材的“暗箱”週轉,強制森林租賃者在砍伐區栽種新樹。這些問題不僅困擾著國家杜馬,同時也讓地區政府感到不安。伊爾庫茨克州州長謝爾蓋·列夫欽克在給普京總統的信函中建議,到2020年年末前,完全禁止原木出口。他認為,這將大大縮減非法木材開採量,尤其是“原木”出口。早前,布里亞特共和國議會也曾反對從本地區出口原木。遠東各地區政府也認同西伯利亞人的想法。比如濱海邊疆區州長奧列格·科熱米亞科一直建議對椴樹原木實施高出口關稅,並完全禁止當地的蜜椴砍伐。重要的是,這些限制木材出口的想法給很多公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change.org網站,提出相應申請的俄羅斯人有65萬之多。

俄羅斯試圖通過的整頓森林秩序措施可能涉及中國的利益。要知道,中國是俄羅斯木材市場上相當活躍的國家。俄羅斯是向中國出口木材的第一大國,約佔中國木材和鋸材進口的30%。而處於第二位的新西蘭,佔有率不足14%。

俄羅斯又一批木材湧向四川大西南建材城
© Sputnik / Alexander Isaev
俄羅斯又一批木材湧向四川大西南建材城

中國蓬勃發展的建築業需要很多建築用木材。考慮到中國暫時停止砍伐自然生木材的限制,大部分建築用材需要通過進口、首先是從俄羅

何仕海、四川大西南建材城總經理
© Sputnik / LYUDMILA MATSENKO
何仕海、四川大西南建材城總經理
斯進口來保障。四川大西南建材城總經理何仕海就此接受了衛星通訊社的採訪。

他說:“以前東北的大小興安嶺是木材產區,還有我們四川也是木材的主產區。但是我們從1998年開始搞了天然林保護工程,就禁止砍伐了。2017年開始全國的天然林禁止採伐。2017年國家林業局出台了一個政策,對全國的天然林木禁止商品採伐。現在只有一部分人工的商品林我們在自己使用。四川的木材主要是柏樹還有雲杉冷杉。我們在川西高原的樹種同俄羅斯的類似,也有松樹類的樹種。 ”

提交到國家杜馬的長期限制原木出口的法律草案是極端性措施。此前,俄政府整頓林木市場手段較軟。2006年,對未加工木材分階段提高關稅,其中目的有二:提高國內的木材深加工程度;打擊非法木材原料出口。去年,原木出口關稅是25%,今年是40%,到2021年將上漲到80%。這些限制性關稅,主要針對的是那些沒有加工能力且未獲得出口配額的木材企業。與此同時,從事木材深加工的企業,出口稅

俄羅斯森工和木材出口聯盟總裁米隆·塔茨永
俄羅斯森工和木材出口聯盟總裁米隆·塔茨永
率是6.5%。新海關稅率政策帶來的直接結果是:2018年俄羅斯原木出口創下了最低記錄。俄羅斯森工和木材出口聯盟總裁米隆·塔茨永這樣指出。

他說:“最近一些年里,原木銷售一直在下降。目前要少於2000萬立方米。要知道,2000年初的時候,該數字大約為5000萬立方米。儘管原木出口量下降了,但企業的銷售卻在增長,而且借助於成品、首先是膠合板和鋸材出口,企業的收入大大增加。比如,俄羅斯的樺木膠合板一直處於世界首位,控制著此類產品市場的74%。”

儘管原木出口關稅劇增,但中國商界對俄羅斯木材的興趣不減。原因在於,俄羅斯的木材豐富,而且從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的運輸費比較便宜。當然,出口供應結構發生了變化,初加工鋸材佔大多數。主要原因是,俄羅斯的鋸後木材出口關稅僅為10%,要比原木出口關稅少幾倍。中國商界充分利用了這一點。其實,俄羅斯政府考慮的是,希望外企到俄羅斯投資深加工,但中國企業家走的是另外一種路徑:在本國臨近區域建鋸木廠。

四川科陽和琪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羊科
© Sputnik / LYUDMILA MATSENKO
四川科陽和琪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羊科
四川科陽和琪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經理羊科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對自己在俄生意情況做了介紹。

他說:“我們的木材採購地有新西伯利亞、克拉斯諾亞爾斯克、莫斯科,還有就是遠東的哈巴羅夫斯克,主要是從新西伯利亞和克拉斯諾亞爾斯克。價格的浮動從廠家來說不大,物流浮動的很大原因是俄羅斯鐵路運輸價格不穩定,需求量大的時候俄羅斯鐵路運輸公司的價格就上漲,這就導致成本的波動。”

據羊科介紹,他的公司與俄羅斯森林租賃者合作。

他說:“我們的負責人是中國人,但是聘請了俄羅斯的經理。我們的工人一個組里有一個中國人,在當地我們租了林場場主的一個院子,我們和他合作收購他們林場的木材。”

美國獵人在勘察加的獵熊標本
© 照片 : S. Pavlovsky
大多數中國公司採取這種方式在俄從事木材生意。通常,他們是小公司,單獨看來形不成氣候。但其數量在不斷增長。2008年,俄羅斯森工綜合體中有中國資本參與的公司是152家,但現在已達600家。所以,俄羅斯對華木材出口量開始增長。顯然,僅以初加工鋸材營商是不行的。但暫時看來,在俄國內提高木材深加工程度的想法並未實現。

那麼,通過限制出口法律能解決這個問題嗎?專家和市場參與者們對此看法不同。法律草案的反對者們指出,俄羅斯沒有足夠的產能,去加工所有採伐出來的木材。其結果是,一部分木材將爛掉。因此,不是要禁止出口,而是要對林木採伐、後續加工以及砍伐後的森林恢復進行仔細的監督。對合同違約者要嚴懲,而對不斷改善租賃林地者實施鼓勵性的優惠措施。其中,可以大大增加林地租賃期限,可從49年增加到100年。從太空對森林表面進行監控,可幫助打擊濫砍盜伐。目前,俄羅斯航天署已經開發出此類軟件。在俄羅斯一些地區,做為測試,正在使用這種監控方式。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題目:
「你好,俄羅斯」節目 (183)
關鍵詞
森林, 您好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