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3 2019年07月21日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多個成員國散布有關新疆現狀的謊言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多個成員國散布有關新疆現狀的謊言

© AP Photo / Salvatore Di Nolfi
評論
縮短網址
0 301

反華遊說集團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新疆現狀做出批評。22國大使在理事會散髮公開信,呼籲「尊重」新疆維吾爾族人民的「權利和基本自由」。

這個遊說集團包含法國、德國、瑞士以及美國的"五眼聯盟"盟友澳大利亞、加拿大、英國和印太戰略盟友日本。美國本身沒有正式位列其中,因為該國去年已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據外交消息人士透露,所謂"積極人權衛士"是希望通過有關新疆問題的正式聲明,並在理事會宣讀,或者通過一份可付諸投票表決的決議。但都沒有實現。或許,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大部分成員國政府對中國可能在政治和經濟上做出回應的擔憂比預期的團結更為強烈。也是出於這個原因,反華活動的參與者選擇不具體指明是哪個國家或哪幾個國家發起的公開信。

給人的感覺是,雖然信是公開的,但卻不大張旗鼓地散髮,彷彿是西方人權衛士"懦弱的團結"的表現。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請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戎就此問題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周戎: 我非常贊同俄羅斯朋友把這種反華雜音戲稱為"懦弱的團結",看來恐怖主義給西方人權衛道士的教訓還不夠,他們還需要更深刻、更慘痛的教訓才會懂得善惡與真偽。相信今後反華大合唱的"伴唱"會越來越少,也相信發達國家更多的媒體人和有識之士能明辨是非。新疆終將以自己越來越繁榮、越來越美好、越來越安定的姿態展示給這些虛偽人權衛道士,是非曲直,自有公論。

周戎認為,西方國家在新疆問題上越來越沒有以前的團結,如今的"反華大合唱"已變得"有氣無力"。他們想要傷害中國,只能靠虛假聲明。

周戎: 我記得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西方國家可以糾集一大批國家和國際組織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國發難,當時的"反華大合唱"不僅很有市場,也顯得很有聲勢。然而時過境遷、鬥轉星移,西方國家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國為所欲為、動輒挑釁的時代已難以為繼。美國從人權理事會的"退群"更使得"反華大合唱"失去了領唱和指揮,一派樹倒猢猻散的局面。儘管美國的一些盟國,譬如德國、法國、英國、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依然鸚鵡學舌,在新疆問題上對中國的"去極端化"說三道四,但的確顯得有氣無力、有心無力、有聲無響、有口無言,大言不慚。我們知道,中國新疆不僅是中國"去極端化"和社會綜合治理的典範,也是世界最安全的地區。很多參與起草反華文件的外國"達人"要麼從未到過新疆,要麼道聽途說、斷章取義,把明明是過上幸福、安定生活的新疆各族人民詆毀成水深火熱,苦不堪言,他們的行為十分荒唐可笑。土耳其埃爾多安總統最近訪華時強調,新疆人民在中國政府全力扶持下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是客觀事實,任何人休想用新疆問題挑撥土中關係。默克爾總理如果總結自己執政中最大的失誤,應當是對來自不明國家的難民大講人權(許多都是孤狼式恐怖分子),法國、德國最近幾年恐怖襲擊頻發而"久治不愈"難道還不足以讓西方那些人權的衛道士們反思嗎? 等到這些人權衛道士自己成了恐怖分子的"盤中餐"和恐怖襲擊的受害者時,他們還會不會對恐怖分子講人權;當這些人被殘暴的恐怖分子斬首,他們恐怕就來不及反思對中國新疆綜合治理的偏見是對是錯了。

公開信中重申,一些國際組織呼籲中國允許獨立專家訪問新疆,包括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根據中國的聲明以及聯合國人員透露的消息,新疆之行目前處於討論階段。但問題不在於米歇爾·巴切萊特訪問新疆能否成行,而在於能否根據其訪問結果做出客觀且非政治化的結論,在新疆問題上對中國持批評態度的人士是否有足夠的勇氣和理智承認新疆的真實狀況與自己的臆想相去甚遠。

然而,西方國家之間並非沒有分歧。美國總統老布什的兒子尼爾·布什在香港舉行的國際智庫論壇上表示,應放棄反華言論,"真誠、直接、目標明確"地讓中國參與國際事務。老布什中美關係基金會主席呼籲美國停止對中國的敵對態度,不要抹黑中國,不干涉中國內政,不把美國民主模式強加於人。尼爾·布什警告稱,美國民主模式只會破壞中國的穩定。他認為,他闡述的對華關係模式能夠有效克服當前緊張局勢、解決諸多其他問題。

關鍵詞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新疆,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