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5 2019年10月22日
中國不會與那些干擾其內政的人客氣

中國不會對那些干擾其內政的人客氣

© REUTERS / David Cheskin/Pool
評論
縮短網址
0 507

中國希望英方某些人不要在香港問題上執迷不悟,一錯再錯。但英國外交大臣亨特對這一警告置若罔聞。6月24日他又聲稱要對中國政府施壓。同日英國首相特蕾莎·梅也表示有必要遵守中英聯合聲明。

在特蕾莎·梅介入公開隔空喊話之前,中方稱英國以香港人權利和自由"守護者"自居,純粹是自作多情、痴心妄想。而這還遠不是北京做出的最嚴厲的反應。

倫敦與北京的爭辯在以螺旋態勢發展。雙方表態的強硬度前所未有。英方威脅說,如果北京不遵守聯合聲明,將會遭遇不可逆轉的後果。該聲明簽署於1984年,時任首相撒切爾。英國外交大臣稱,英國不會"咽下這口氣,繼續前進"。 

北京方面表示,香港回歸中國後《聯合聲明》中規定的與英國有關的權利和義務都已經全部履行完畢。北京在這方面並沒有僅局限於通過外交部途徑表達自己的強烈不滿以及堅決反對倫敦的立場。北京還呼籲停止對香港事務進行"無端干涉",並稱英方的言論只能證明其還沈浸在昔日英國殖民者的幻像當中。中國外交部指出,亨特仍"還執迷於居高臨下對他國事務指手畫腳的惡習當中"。

中國以此明確表達了對那些攻擊自己的人的"零容忍"立場。就在已經非常清楚:無論你的外交級別多高,國家職位多高,北京都不會跟你溫和、客氣之後,英國首相特蕾莎·梅還是沒有錯過說三道四。

俄羅斯科學院歐洲研究所專家基拉·戈多瓦紐克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同中國關係的陰影掩蓋了英國國內的政治問題。她認為,亨特的言論應該根據他爭奪保守黨領袖和首相職位的角度來看待。

基拉·戈多瓦紐克說:"這些言論主要是說給國內人聽的,以提升作為該黨領袖候選人的外交大臣的聲望。不過暫時這還只是言論,因為英國目前還沒有對中國新的總戰略。很有可能它將在新內閣中被制定出。它很有可能會是非常謹慎的。英國未必會走這樣的嚴重對抗之路,因為經濟上對中國非常感興趣。"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戎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也稱國內政治問題是倫敦政治上聲嘶力竭的原因之一。

周戎說:"最近一個時期,英國政府不斷在香港問題上發表有損於香港政府威信的言論,這是不奇怪的。這是因為英國有可能因為‘硬脫歐'而導致英國政壇和社會出現了一些分裂。英國保守黨內部的右翼保守勢力話語權增大,也使得英國在政治上和對外關係上的‘右轉'。在目前中美關係出現緩和、中國國際威望不斷提高、大阪G20峰會在個個方面取得積極進展的時候,英國政府的奇談怪論顯得那麼標新立異、咄咄逼人。中國外交部對英國政府一些不負責任的嚴厲批評是警告英國某些人士不要擺不正自己的位置,昔日大英帝國的余威早已不復存在,英國已經不具備對中國香港指桑罵槐、指手畫腳的資格。"

觀察家們就此提到了時任首相卡梅倫曾在2012年5月同達賴喇嘛會面給倫敦造成的後果。那次會面之後,許多雙邊商業合同被凍結。先是恢復信任,然後是合作,不僅花費了時間,而且更重要的是,英國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後來,還是這位卡梅倫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起宣佈了雙邊關係進入"黃金時代"。
顯然,倫敦公開干涉 中國事務讓這個"黃金時代"的前景變得撲朔迷離。基拉·戈多瓦紐克專家就此指出,無論是保守派還是政治建制當中,暫時誰也沒有取消對華的"黃金時代"。對其延續還感興趣。

在這位俄羅斯專家看來,英國傳統的外交實用主義也許能在對華關係上表現出來。

基拉·戈多瓦紐克說:"很難做出預測,但在英國宣佈全球化英國的主張並將退歐的情況下,中國無疑是它的首個合作夥伴。因此停止接觸、降低政治對話的水平,將沒有益處,也是不明智的。"

周戎專家也認為,"黃金時代"能夠經受住正在走向成熟的中英關係發展進程中出現的這段不和諧的插曲。

周戎說:"至於有無可能損害中英兩國之間的關係‘黃金期',我認為不至於。目前中國正處於快速和高質量發展期,英國正處於軟著陸或‘硬脫歐'的關鍵期。英國在香港問題上與特區政府和中國過不去,不論從法理上和道義上都是站不住腳,而且有些自不量力,忘記自己幾斤幾兩,到頭來,既會損失英國與中國香港之間的特殊文化、商務聯繫,更會損害英國迫不及待與中國發展關係的願望,甚至遲滯正在進行的中英科技、投資和貿易合作,阻滯英國對華投資和中國對英投資的速度。而且英方對中國向英國投資的渴望遠大於中方,也就是說,英國對華需求遠大於中國對英需求。相信英國商界和政界人士算的清這筆賬就如同美國學界政界50余人上書特朗普總統要求不與中國為敵一樣,在英國要求與中國發展最緊密經貿關係的人遠遠多於那些對中國懷有偏見的人。在大是大非面前,他們一定會保持頭腦清醒、權衡利弊,辨出是非曲直,相信不用很長時間,在英國要求與中國擴大合作的聲音就會壓倒那些雜音。到時候,英國政府某些人就會很難自圓其說,不知如何收場。因此,我認為,英國對香港問題說三道四,只是正在走向成熟的中英關係發展進程中一段不和諧的插曲。"

籠罩在"黃金時代"上帶有威脅性的黑雲,顯然,只有在英方找到能讓自己清醒評估22年前香港回歸中國主權的那種勇氣並進而停止干涉這一地區和中國內政之後才會消散。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英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