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4 2020年09月19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印尼請求中國設立一筆「一帶一路」專項基金。此前,中國投資者受邀投資印尼911億美元的大型項目。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專家阿列克謝·德魯戈夫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仍然忠誠於(關於擴大印尼外國資本存在的)競選承諾。

印尼財政部長絲莉·慕雅妮7月3日稱,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大阪G20峰會期間會晤時說出了印尼的請求。印尼財長將負責建立基金架構,分析關於基金金額的提案和獲得貸款的標準。

印尼政府海事協調部長、總統維多多政治團隊主要人物盧胡特·班加丹稱,這筆基金應提供低息貸款。印方主張貸款在夥伴公司層面提供,這將保證在出現違約的情況下政府不落入債務陷阱。

盧胡特·班加丹還主管與中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合作,他此前稱,印尼政府在今年四月北京舉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期間提議中國參與30個總金額超過9100萬美元的項目。

專家阿列克謝·德魯戈夫稱,印尼總統確實忠誠於自己的政策。

維多多很清醒地看到中國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越來越大,他認為,最好的與中國發展關係的方法,就是吸引中國參與印尼的經濟進程。發展基礎設施,這正是印尼均衡地區發展水平、抗擊分裂主義所需要的。佐科·維多多將繼續與中國合作發展基礎設施,他的政策有根據,也很清醒。

印尼寄希望於中國投資發展旅遊業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中國是印尼最大的投資夥伴國之一。與中國發展商貿關係,經常受到佐科·維多多在印尼國內的反對者的批評。具體來說,他們指責維多多過度使用中國勞動力,雖然中國勞工在印尼外國勞工的佔比並不高。

廣西民族大學中國-東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葛紅亮認為,印尼有關建立專項基金的提議,是減少兩國投資合作被政治化的嘗試。

葛紅亮: 這樣的訴求其實是印度尼西亞總統維多多在回應印尼國內的質疑,因為在佐科·維多多上一屆任期內,很多中國的投資項目被政治化,所以印尼希望在這筆專項基金下的合作是基於B2B(商業對商業)方式,使得中印尼之間的投資合作減少被政治化的可能。

與此同時,葛紅亮還指出,商業項目背後總是有政府的影響,因為這都關乎兩國合作。

葛紅亮: 在中印合作方面,在基礎設施的領域,不管是雅萬高鐵還是其他的港口建設,其實都是雙方政府對話和高層對話的結果,這是毋庸置疑的。無論是中國和印尼,還是中國和其他國家,還是其他國家和印尼,都會是這樣的。而在中國的投資項目裡面,有一部分是中國的國有企業去建設,所以就難免出現一些商業項目被政治化的現象。但是不單單是中國會這樣,譬如說日本的公司到東南亞去投資,難道說背後就完全沒有政府的影響嗎?在這種大型項目的投資上,完全脫離政府的幫助也是不太可能的。在東南亞政黨鬥爭中,很容易把一些外國投資項目冠以政治化的名號,就是為了將這些投資項目變成詬病對方政策的武器。東南亞國家的大選期間,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一些投資項目往往會成為他們的聚焦點。哪怕我們非常公平地去競爭這些項目,也會因為"中國威脅論"招致一些詬病,反對黨會指責政府將利益出賣給中國。

葛紅亮認為,印尼是一個東南亞大國,所以中國和印尼發展"一帶一路"合作將在印尼和整個東南亞建設起建設性的貿易氛圍,所以中國和印尼的合作超出兩國關係。如果基金成功設立起來,將成為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其他國家合作可參照的範例。

葛紅亮: 印尼政府之所以向中國政府尋求這筆"一帶一路"專項基金,是針對印尼國內將中國投資項目政治化的回應,是希望以後中印尼兩國的合作能夠更加純粹地從經濟的角度、從企業對企業的角度出發,除此之外,還會使得中印尼之間其他合作項目的操作更加商業化。另外,如若中國與印尼間的"一帶一路"合作基金設立了並且操作得好,相信勢必會產生很好的示範效果,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雙邊或多邊層面推動相關項目的落實有積極參照意義。當然,對於基金設立的具體技術層面,中印尼兩國專家需要更多更專業的論證。

印尼期待與中方合作建設海港、工業區、冶金和旅遊綜合體。項目落實地區很吸引中國投資者。比如說,北蘇門答臘有靠近馬六甲海峽的有利戰略位置,還是棕櫚油生產中心;北加里曼丹有大量水資源,非常適合與中國共建鋁廠;北蘇拉維西省是離中國最近的印尼地區,此外,項目還可在加里曼丹島和中爪哇省落地。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投資合作, 中國, 印尼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