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 2019年11月20日
艾爾米塔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的總裁杜糧

俄羅斯電影的中國經銷商: 中國觀眾想要看一些好萊塢拍不出來的俄羅斯電影

© 照片 : 艾爾米塔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評論
縮短網址
0 132

在中國宣傳俄羅斯電影的杜糧對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說,俄羅斯電影有點類似於好萊塢的電影,中國觀眾還是想要看一些好萊塢拍不出來的俄羅斯電影,中國觀眾想要換換口味。 他相信,俄羅斯電影有機會在中國重新獲得像蘇聯電影那樣的受歡迎程度。

杜糧是中國艾爾米塔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的總裁,他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的記者談了談他在俄羅斯的求學經歷、如何選擇俄羅斯電影以及中國觀眾的觀影需求。

記者: 請您談一談在俄羅斯留學的情況?

杜糧: 我當時去了聖彼得堡的俄羅斯國立電影大學,在那邊讀了六年電影專業。總體上來說,我認為俄羅斯電影學院的教學是非常不錯的,和中國的教學體制不太一樣。

我當時去了聖彼得堡的俄羅斯國立電影大學,在那邊讀了六年電影專業。
© 照片 : 艾爾米塔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我當時去了聖彼得堡的俄羅斯國立電影大學,在那邊讀了六年電影專業。

俄羅斯電影教學給我的第一個感受是重視實踐。我們電影學院裡是沒有專職的電影老師的。假如說這個老師他教你錄音,那他本人就是一個電影錄音師。他如果教你攝影,那他就是攝影師。他們平時都要去工作的,都要去拍電影。也就是說我們從大學的時候就一直在跟著老師拍戲。

第二點就是非常注重對個人能力的培養。在課堂上老師都讓學生來講,自己講的非常少,讓學生自己去學會表達。當一位同學講完之後,老師會問別的同學,你是否同意這位同學的意見,如果你不同意,那你要表達出為甚麼不同意,我們就會開始辯論。五年之後,當我進入到電影行業工作的時候,我發現我所有被別人挑戰、被別人質疑的想法都已經解決過了。反過來說,如果當時是老師講了五年,而我聽了五年,那我甚麼都不會。

記者:有沒有一些是您在中國沒有瞭解到,而去了俄羅斯之後才瞭解到的有關電影的知識?

杜糧:在國內的時候,我對於俄羅斯電影的瞭解僅限於非常輝煌偉大的蘇聯電影時期,這裡麵包括無數的經典影片,比如說《兩個人的車站》、《辦公室的故事》、《命運的捉弄》、《意大利人在俄羅斯的奇遇》。我去到俄羅斯之後,正好是俄羅斯電影和中國電影的脫離時期。俄羅斯電影不像前蘇聯時期對中國電影影響那麼大,影響力已經有所減弱,我自己將這段時期稱作"俄羅斯電影的復興之路"。從2003年開始,俄羅斯電影就開始了復興,方向和口味已經明確地轉向年輕人市場,開始商業化的進程了。但是中國那會兒還並沒有。

記者: 您覺得被您譽為俄羅斯電影"復興之路"的這個階段,是俄羅斯 自己走出來的,還是說受到了歐美電影的影響?

杜糧:我覺得是兩者結合的結果。第一,俄羅斯有非常悠久而偉大的電影歷史。俄羅斯有很多電影方面的人才,但是當時的俄羅斯在資金能力上和電影市場還沒有那麼活躍。有一個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的製片人跟我說,他們最看重的就是俄羅斯的電影人才。《蒙古王》的導演巴德洛夫他一直在美國工作,一直非常看重俄羅斯的團隊。他當時說了一句話,我非常認可,他說電影要想賺錢很簡單,就是我們找年輕的電影人拍給年輕的觀眾看,這樣的電影就一定賺錢。第二,俄羅斯影院的數量越來越多,也有助於俄羅斯電影的發展。

記者:中國對於現代俄羅斯電影的認知程度是甚麼樣的?

俄羅斯電影的中國經銷商: 中國觀眾想要看一些好萊塢拍不出來的俄羅斯電影
© 照片 : 艾爾米塔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俄羅斯電影的中國經銷商: 中國觀眾想要看一些好萊塢拍不出來的俄羅斯電影

杜糧:老一輩的觀眾和電影人都非常認可前蘇聯的電影,我們中國導演從第一代到第五代,都受到前蘇聯電影無數的影響,包括我們電影的教育體系,也是按照前蘇聯的教育體系來構建的。

從普通觀眾層面來說,大家對於現代俄羅斯電影基本上沒有認知。俄羅斯電影史票房最高的電影《絕殺慕尼黑》正在中國上映,感動了無數人。在中國的評分也非常高,達到了9.7。很多人都表示,這是他們第一次看俄羅斯電影,沒想到這麼好看。這讓我們感覺到我們的工作做得還不夠好,群眾幾乎對俄羅斯電影沒有認知。

記者:俄羅斯電影想要被中國觀眾所熟知,缺乏的是甚麼?

杜糧:雖然可以說俄羅斯的電影工業是僅次於好萊塢的,但是俄羅斯電影在中國的市場一直非常不好。因為俄羅斯電影有點類似於好萊塢的電影,我覺得我們中國觀眾還是想要看一些好萊塢拍不出來的俄羅斯電影,中國觀眾想要換換口味。

除了內容之外, 在引進俄羅斯電影之後,在宣傳和發行電影的工作上都沒有做好。現在俄羅斯電影市場沒有專業的電影人來經營。把好內容的電影選出來之後,它後期的操作也需要解決,第一要打擊盜版,第二要宣傳,讓觀眾認知。

記者:您個人選擇電影的原則是甚麼?您永遠不會看的電影是甚麼?

杜糧:我會選擇電影有一個共性,就是首先能打動我。我從來不在乎這個電影投資了多少錢,有多少明星,這是沒有意義的,最重要的意義是能不能打動觀眾。

《絕殺慕尼黑》這部電影我第一次看的時候非常激動,我覺得這樣的電影一定要帶回來,我會不遺餘力地去推廣它。就算後來《絕殺慕尼黑》在俄羅斯的票房不盡如人意,我也不覺得有關係,我依然會像現在這樣去推廣它,去讓更多的人看到它,因為它是一部好電影,這是最重要的。

而從一個電影從業者的角度出發,我很能夠理解一個電影真誠不真誠,一部不真誠的電影我是絕對不會看的。甚麼叫不真誠?簡單來說,就是它沒有付出心血,沒有付出感情,它想的是去騙觀眾,這種我是絕對不會看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電影, 俄羅斯,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