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0 2019年11月14日
參加非同尋常的科學試驗的志願者所獲酬勞幾何

參加非同尋常的科學試驗的志願者所獲酬勞幾何

© 照片 : Institut des problèmes médico-biologiques
評論
縮短網址
0 31

費奧多爾·D(應受訪者請求化名)是一位居住在莫斯科的年輕人,他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講述了參加國際空間站系列科學試驗和其它科學試驗的情況。您將在對費奧多爾·D的採訪中瞭解到,如何可能在半小時內只呼吸自己呼出的氣體,躺在浴缸中連續5天不動,以及參加所有試驗的酬勞幾何。

——您有償參加的第一個試驗是甚麼試驗?

— —我所參加的第一個試驗是為國際空間站測試照明器。整個試驗是:我和另外4人在隔離狀態下,在國際空間站中之前使用的照明器的照射下過了7天。兩個月後,我們又花費了7天時間試驗了新型照明燈。在此情況下,有人建議我們進行系列測試,主要是測試視覺反應速度和手部的運動技能。這項試驗有助於瞭解,新型照明設備對空間站全體乘員工作能力的正面或負面影響程度。

喬治·策勒尼斯
© 照片 : 「莫斯科國立鋼鐵合金學院」國立研究技術大學辦公室
——有關方面為兩周的自願隔離付給您多少錢?

— —每天1萬盧布左右(合100歐元左右),我總共在那裡度過了14天。最後我收到了14萬或15萬盧布(大約2000歐元)。但這裡有微妙之處,所有這一切僅花了兩星期多一點,因為此前還需要通過初步研究,你需要通過那些同樣的測試,但測試是在普通照明和普通條件下而非隔離狀態下進行的。但我們首先做了全面體檢,這一切是在飛行前後為宇航員體檢的專門診所中進行的。

——也就是說,要參加這些試驗,需要百分之百健康?

— —是的,你應該百分之百健康,心理穩定,因為與4個陌生人處於隔離狀態中,你的壓力相當大。不是每個人都能忍受這一點,有人可能失控、盛怒、製造醜聞,或相反陷入抑鬱中。這些案例都曾有過,但不是在我們的團隊中。我們也有一些分歧,但並未上升到嚴重地步,一切在玩笑中結束了。

——您平靜接受這種試驗嗎?

— —是的,很平靜。試驗甚至讓我感興趣,我理解,這在平常生活中經歷不到。在試驗過程中,你可能用另一種角度審視自己,檢驗自己,只有潛水員或宇航員才會經歷到,他們與同樣一群人長期生活在封閉空間內。這是一種非同尋常的經歷。

——如何報名參加這些試驗?

— —每個人均可嘗試參加試驗。我是偶然間獲知這些試驗的。我的一位女性熟人在社交網站上看到試驗候選人遴選聲明,就發給了我。我對此感興趣,決定試一試,更何況我有空。

——您還參加過甚麼試驗?

— —有人在一年後建議我參加呼吸試驗,測試供煤礦工人在緊急情況下自動呼吸用的儀器。這種裝置有助於在有限的時間內,也就是在25分鐘或30分鐘內吸入你自己呼吸時分離的氧氣,因為你呼出二氧化碳。試驗在於,我需要佩戴這種裝置在30分鐘內沿逃生通道奔跑,在這段時間內只呼吸自己朝裝置呼出的氣體。我因參加這項試驗,而獲得了大約6萬盧布的酬勞(約850歐元)。

——有關方面如何為這種試驗培訓您?

— —在進行初步試驗時,有人為我接上純氧瓶,我在30分鐘的時間內呼吸純氧。在此情況下,經常化驗指尖血,這當然不怎麼令人愉快。醫務人員需要觀察,在呼吸純氧後,我的血液中的化學成分如何發生變化。

——總共幾次採集您的指尖血?

— —我不記得採集頻率,也許每分鐘一次,針刺不同的指頭,到後來指頭上已經沒有沒被針扎的地方了。採集次數肯定不低於10次,但不超過30次。

——試驗期間,您自我感覺如何?

— —在初步醫學研究和試驗中,一切正常,但當我需要沿著逃生通道奔跑時,曾經有過非常艱難的時刻。在即將結束的時候,我已經感覺到,開始呼吸到二氧化碳,最後一分鐘半過得十分艱難。我已經滿身大汗,隨後感覺到,我的空氣不足,不記得我支撐了多久,大約30分鐘左右,但最後幾分鐘非常艱難。試驗本身是有意思的,在30分鐘內只呼吸自己呼出的氣體。

——您還參加過甚麼試驗?

— —第三個試驗是測試宇航員穿的緊身服,類似於緊身衣,目的是使他們在飛行時別拉傷脊柱。當你處於失重狀態下,由於地球引力對你不起作用,你的椎間孔也擴展,宇航員們會因此增高5釐米。這是我有生以來唯一一次身高超過180釐米的時候,在5天時間內我增高了3釐米,加上本來身高178釐米,所以有一天我的身高就達到了181釐米。

——這可能有害健康?

— —短期變化對人沒有致命影響,但當這一切持續時間久時,就像連續幾個月處於軌道中的宇航員們一樣,那麼這可能引起不可逆的後果。說實在的,為此需要穿製造壓縮壓的服裝,模仿地球萬有引力對人體骨骼的作用。所有這一切是在專門浴缸中發生的。水溫接近於人體溫度,只有最薄一層硅酮薄膜把你和水分開。也就是說實際上你是躺在水中,但卻不與水接觸。夜間我穿上壓縮式宇航服,第二名試驗參加者則不穿這種服裝躺著。專家們需要觀察,我們的醫學指標有何區別。我在這個浴缸中躺了5個晝夜,但我隨身攜帶了書籍。

——您如何吃飯?

— —我們有三餐供應。食物托盤被放在肚子上,為了感覺舒服點,把枕頭放在背部下。都是些專門的低碳水化合物口糧,避免對腸胃造成過多負擔。每天晚上我們被從浴缸中取出來,放在睡椅上,因為不能採用立式姿勢。然後我們被放在淋浴下,在那裡躺著沖洗下,爾後被放回浴缸中。剛開始相當舒服,因為感覺你處於理想的清潔狀態。但隨後,5天躺著不動——這非常難。

——這次試驗您掙了多少錢?

— —大約7萬盧布(1000歐元)。

——可否終生這樣掙錢?

— —有人叫我參加其它試驗,但我回絕了。比如,有試驗是在隔離空間內,在模仿水下120米深的壓力下呆上5天吸氮氣。為此出價18萬盧布(2500歐元),但我掂量了一切事情後,放棄了。還有人建議我參加一個持續21天的試驗,開價很高,但我已經理解,豪擲生命中的21天——任何錢都不值得這麼做!我覺得過猶不及,不能考慮把這種職業當作常規掙錢方法。如果經常這麼攬活兒,可能會發生不良心理變化。但為了體驗新的感覺和戰勝自我,這麼做完全可以,只需做好忍受生理與心理不適有時甚至是疼痛的準備,還有要健康狀況良好。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