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3 2019年10月17日
美國無力妨礙中國在湄公河流域擴大影響力

美國無力妨礙中國在湄公河流域擴大影響力

© 照片: NASA/Gateway to Astronaut Photography of Earth
評論
縮短網址
0 221

專家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就華盛頓計劃重啓《湄公河下游倡議》(LMI)的聲明做出預測稱,美國或向中國在湄公河流域日益增長的影響力發起挑戰,但這種挑戰多半是象徵性的,因為財政和經濟支持不多。

預計,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將於7月在曼谷出席東盟部長級會議時宣佈擴大美國與柬埔寨、越南、老撾、泰國和緬甸的合作計劃。 LMI倡議是在美國、柬埔寨、越南、老撾和泰國2009年7月23日舉行首次外長會議之後發起的。2012年,緬甸加入倡議。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崔磊認為,這項倡議聽起來很有吸引力,但效果微乎其微。

崔磊:“美國在奧巴馬時代提出了“重返亞洲”戰略,其中有一項重要的內容是加大對中南半島和湄公河流域的重視和投資。美國曾把湄公河流域的這些國家組織起來,承諾要加大對這一地區的投入,這個倡議就是“湄公河下游倡議”。這個口號當時喊得比較響,但後來也是不了了之了。特別是特朗普上台之後,對於東盟這一地區的投入並不是很多。美國國務院受到財政預算大幅削減的影響,所以它對於其他國家的資源投入很少。自從蓬佩奧擔任美國國務卿之後,因為美國與中國在全世界範圍內的競爭態勢上漲,因此也加大了對這湄公河這一地區的投入。但是它的投入是否能超過奧巴馬時代還不好說。”

莫斯科大學亞非學院專家娜傑日達·別克季米羅娃認為,美國在這一倡議框架下為該地區國家做得很少。

她說:“在環境、移民領域提供了一些幫助,但援助的規模非常小。對美國人來說,重要的只是強調他們關注這些國家,他們重返這一地區。對美國來說重要的是象徵性的存在。奧巴馬執政時曾開誠布公地宣佈,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對抗中國,美國不會容忍中國在某些國家的存在。而中國在一些國家的經濟影響力很大,例如在老撾、柬埔寨等國。”

打算重啓LMI倡議的蓬佩奧恬不知恥地將該地區比喻成薩拉米(意大利香腸),稱中國屢次三番地割走對該地區的部分控制權。在現有階段,顯然美國人立志將刀從中國手中奪回,以便自己也從中分一杯羹。

與此同時,納傑日達·別克季米羅娃指出,美國的任何援助都伴隨著一定的政治施壓。這引起了當地政治精英的排斥,他們希望實現經濟和政治合作的多樣化。這還降低了美國倡議的吸引力,尤其是在中國加強在該地區經濟存在以及對湄公河下游國家增加財政援助的背景下。

別克季米羅娃認為,美國人不會在湄公河流域投入大量資金,因此中美之間不會出現新一輪的對抗。也許這種對抗只有在越南才能感受到,因為北京與華盛頓在那裡的經濟競爭依然非常激烈。兩國在老撾和柬埔寨不會有激烈競爭,因為中國在那裡的地位相當強。俄羅斯專家認為,也許在緬甸的競爭會強一些,因為該國面積更大,自然資源豐富。

中國幫助大選年的柬埔寨
© AP Photo / Heng Sinith
崔磊指出,與美國不同,中國為發展同湄公河流域各國的經濟和金融合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崔磊:“而中國在湄公河流域已經經營多年,特別是與柬埔寨、老撾、泰國已經有長期的合作,有大批的官方或非官方的援助。這些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是中國,而不是美國。美國在這些國家也有一些自己的影響力,但是美國發揮影響力更多的是從政治和軍事上,譬如說美國跟越南和柬埔寨有了更多的安全合作。而在經濟方面美國也希望能加大對該地區的官方發展援助,因此去年成立了一個新的官方發展援助機構,承諾要為印太地區提供600億美元的援助,但是這筆錢即使能全部到位,跟中國在這一地區的投資來比還是相對比較少的。中國在“一帶一路”項目上的投入是有很大的規模, 僅僅在巴基斯坦地區,中國就投入了600億美元,等於是美國計劃在整個印太地區投入的資金。而這個前提還是美國按照其承諾,實現了600億美元的投入。而美國究竟能否實現其承諾,還需要進一步觀察。但是,可以認為,美國的意圖還是有跟中國進行競爭的意思。”

2018年1月,瀾湄合作第二次領導人會議在金邊舉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會上提出了五項促進瀾湄合作和樹立次區域合作和南南合作典範的建議。建議擴大水資源領域合作,加強水利建設合作,擴大農業合作,提高人力資源合作水平,促進衛生領域合作。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湄公河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