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7 2019年06月20日
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正在努力擺脫對美國的依賴

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正在努力擺脫對美國的依賴

© AFP 2019 / FRED DUFOUR
評論
縮短網址
0 501

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將在秋天到來前啓動自主研發的新款操作系統。華為智能手機將率先安裝這款名為「OAK OS 」的操作系統。在華為公司被美國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之後,谷歌公司(Google)表示,安卓操作系統(OS Android )將不再為華為新設備提供支持。目前,華為公司的整個生態系統都是基於安卓操作系統的。美國的制裁促使華為公司自主開展研發工作。

據中國《環球時報》(Global Times)報道,早在5月份時,華為就在中國國內註冊了“鴻蒙”(Hongmeng)商標,這是華為新款操作系統在國內市場上的名稱。此外,華為公司還向歐盟知識產權局(EUIPO)遞交了註冊“OAK OS”商標的申請。目前,申請處於審議之中。

在美國商務部決定把華為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之後,谷歌公司宣佈停止與華為公司合作。此後就爆出了華為公司最早從2012年起就開發研發供電腦和移動設備用的操作系統的消息。在為期90天的“臨時通用許可”結束後,華為公司新的智能手機將無法獲得安卓操作系統的更新,也無法享受谷歌公司的Gmail、Google play 等服務。華為公司是世界第二大智能手機供應商,2018年向消費者售出2.06億部智能手機。這樣,公司就可能遭遇到需求急劇下降的問題,尤其是在國際市場上。因為在國際市場上,安卓操作系統和蘋果移動操作系統IOS佔比超過90%。

華為公司可能早已預見到中美貿易衝突如此嚴重升級,這不是事實,但他們非常清楚過分依賴美國技術的危險性。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道,正因如此,在最嚴格的保密情況下,華為公司早在7年前就開始未雨綢繆,研發自己的操作系統,為此投資了幾十億元。所以,美國當局企圖借切斷中國電信設備生產巨頭獲得美國技術的方式來摧毀它的計劃未必湊效。更何況,據《金融時報》(FT )援引匿名人士的話報道,谷歌公司呼籲特朗普政府把華為公司從美國商務部出口管制實體清單剔除出去。谷歌公司認為,正是孤立華為公司才可能為美國國家安全帶來威脅。他們強調,可能出現在華為智能手機上以取代安卓操作系統的中國“ OAK OS ”操作系統受到的保護可能要少得多,從而易受黑客攻擊,這意味著,用戶數據的完好性受到威脅。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戎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實際上,谷歌公司具有其它動機。

周戎說:“雖然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公司列入出口管制的實體清單,另外禁止華為從美國企業購買技術和配件,美國認為這樣就能夠很大程度上保持美國對IT技術的壟斷,但是這個看法很顯然不是遠見卓識,是短視的。

第一,在谷歌之前,美國白宮的一些官員也寫信給美國國會,呼籲要推遲政府機關和承包商向華為公司購買設備的禁令,這樣做的目的很顯然是擔心美國的企業吃不消,擔心美國的企業成本太大。因為換一個新的技術產品,需要很多複雜的程序、複雜的轉換過程。這樣的話,這些目前使用華為設備的美國公司負擔就會比較重,而且也會影響到美國的政府採購。

第二,由於中國人的創新能力越來越強,谷歌集團已經發現即使沒有谷歌向華為提供所需要的技術,華為也能自己研發出來。現在美國的一些高科技企業還能在某種程度上控制華為的技術更新,而如果把華為逼到絕境,那華為只能義無反顧、破釜沈舟,一定能夠激發起華為廣大的高科技人員的創新精神。那個時候美國不僅沒有控制住華為,甚至美國自己某些先進技術也會被華為所超過,所以谷歌覺得讓華為依靠自己,比華為自力更生風險要小。

第三,華為技術變得更加先進之後,按照美國的說法,也就更有能力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技術威脅。儘管此說法是子虛烏有的,但還是可以這樣說,目前谷歌還在影響著華為的技術研發,那麼今後華為可以不受任何束縛發展自己的技術,那就有可能研制出更先進的東西,那麼按照美國的說法就會對他們的國家安全構成所謂更新、更大的挑戰。

此外,華為對於谷歌來說是創造業績的。因為有了華為,谷歌才能源源不斷地提供各種各樣的技術產品,谷歌才有業績。

總的來說,谷歌的此次表態,一共有三點原因:第一點就是對美國的企業負擔太重;第二點就是擔心華為的技術超過它,反而對美國的技術霸主地位構成挑戰;第三點,無法完成谷歌每年的業績。

美國在剛開始打壓華為的時候,可能會造成華為公司的一些損失。但是我們會開發新的市場,也會有新的觀念,我們在國際上也有其他的合作夥伴,美國沒有那麼大的力量去實施長臂管轄。美國這樣做,不僅激發了我們的創新精神,更容易讓我們找到它技術霸凌主義、經濟霸凌主義、軍事霸凌主義的弱點。”

中國華為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個世界性的公司,把這樣一個公司從世界市場上排擠出去不是那麼容易。更可能的腳本是失去一個大客戶,迫使公司尋找其它供應商。不久前,俄羅斯互聯網出版物The Bell援引兩個消息人士的話報道,擁有俄羅斯移動操作系統“阿芙樂爾”(Avrora)的俄羅斯商人格里戈里·別列茲金似乎在同華為公司輪值董事長郭平展開談判,探討華為智能手機上安裝俄羅斯操作系統的可能性。華為公司拒絕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就這一消息發表評論。The Bell指出,俄羅斯操作系統的優勢在於它是基於Linux內核的,而且支持安卓系統的應用。

的確,操作系統的競爭力在很大程度上由其與各種應用的兼容性決定。微軟公司攜微軟操作系統(Windows OS)、三星公司(Samsung )攜Tizen OS曾試圖打破安卓操作系統和蘋果移動操作系統的兩家壟斷制。但安卓操作系統和蘋果移動操作系統的許多應用無法在微軟和三星的操作系統中使用,而應用研發者拒絕為新操作系統寫單獨代碼,因其市場份額在初始階段自然是微不足道的。因此所有這些項目都沒能存活下來——使用替代性操作系統是不方便的。

周戎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採訪時指出,華為科技有限公司操作系統可能不會一下子就取得成功。一切將取決於用戶使用這款操作系統的方便程度。如果說難以懷疑新款操作系統在中國國內市場上取得成功是毋庸置疑的,因為本土研發機構當然會使自己的應用與華為新款操作系統相容,但華為公司要搶佔世界市場仍需努力。華為公司出現了實際機會,向世界展示自身科技潛力,並做到微軟公司與三星公司所沒能做成的事情。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