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9 2019年09月18日
Livehouse和網絡點擊:中國的地下文化如何生存

Livehouse和網絡點擊:中國的地下文化如何生存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評論
縮短網址
0 60

當中國現代和傳統藝術正在征服世界市場時,2000年代初相當亮眼的中國的「地下文化」似乎在走向沒落。那麼,中國目前是否存在地下文化、在哪裡可以找到它們呢?人氣說唱歌手吳肇輝和榫卯音樂音樂人馬森就此向衛星通訊社做了介紹。

據說唱歌手馬森介紹,儘管中國尤其是北京的"地下音樂"已有很長時間的歷史,但將其單獨分出還是相當複雜的。原因在於,主流音樂和可替代音樂之間的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所有這些,都是主流媒體的貢獻。因為他們突然開始大量報道嘻哈音樂了。

他說:"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即使是地下音樂也能通過網絡迅速蔓延傳播。小眾音樂無論是在北京,還是在全國,都在變得更受大眾的歡迎,甚至超過主流音樂。"

而對饒舌歌手吳肇輝來說,他所從事的地下音樂,界限要更為清晰。

替代音樂在北京所謂的小型現場演出場所(Livehouse)中「存活」。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替代音樂在北京所謂的小型現場演出場所(Livehouse)中「存活」。

他認為,如果音樂人寫了首歌,一夜成名:播放破億,廣告,公交站牌,商場都在放,那這首歌就不是地下音樂了。地下音樂與內容無關,與點擊量和關注度有關,因為是小眾的,所以才叫地下音樂。

在北京紋身小圈子中,小舞台上音樂會、周圍牆體各種繪畫是相當流行的事情。這種音樂會,更多吸引的是大學生和高年級中學生。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在北京紋身小圈子中,小舞台上音樂會、周圍牆體各種繪畫是相當流行的事情。這種音樂會,更多吸引的是大學生和高年級中學生。

他說:"一個真正的音樂人要考慮的是好的作品,而不是這首歌的市場,聽眾,以及人群。這些事應該交給做生意的人或者經紀, rapper只負責出好的作品就夠了。所以我覺得地下的哥們之所以還在地下,正是因為他們太real了,不管播放量,不管評論數和有多少聽眾。"

如此,替代音樂在北京所謂的小型現場演出場所(Livehouse)中"存活"。在北京紋身小圈子中,小舞台上音樂會、周圍牆體各種繪畫是相當流行的事情。這種音樂會,更多吸引的是大學生和高年級中學生。

據馬森介紹,他在這種Livehouse中如魚得水。

一個真正的音樂人要考慮的是好的作品,而不是這首歌的市場,聽眾,以及人群。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一個真正的音樂人要考慮的是好的作品,而不是這首歌的市場,聽眾,以及人群。

他說:"我十六歲的時候第一次去Livehouse 看了一場地下音樂的演出。而現在我是這個行業的從業者,每個月甚至每周都會在Livehouse演出。"

據吳肇輝介紹,正式小型現場演出場所文化使他成為音樂人。

他說:"北京的地下音樂是有很高門檻的,rapper太多了,但能讓我覺得真的能被稱之為北京rapper的人不到二十個。"

馬森認為,地下文化的受眾越多,那麼它的質量就會出現相當大的變化。

饒舌歌手認為,評價替代音樂人的不變要素,不是金錢、也不是受眾,這些都不是目的。更為重要的是,說出亟待解決的問題。
© Sputnik / LIDA STANCHENKO
饒舌歌手認為,評價替代音樂人的不變要素,不是金錢、也不是受眾,這些都不是目的。更為重要的是,說出亟待解決的問題。

他說:"從業者越來越專業,越來越趨向於工業化。雖然還沒有達到國內外頂級標準,但是大家的意識已經形成了,做事的態度也在轉變。可能最早的一批從業人員是一種‘玩票兒'的心態,當一個愛好,而現在的從業人員是真的把地下音樂當一份工作來對待。"

據他介紹,外界關注的程度變得越來越高,這點促使音樂人對自己的創作提出更多的要求。

馬森強調,饒舌樂者的責任也變得越來越大。

他說:"我們的演出現場最小的觀眾是十一歲,他的三觀正在形成。此時我會有一種使命感,我會思考我的歌詞內容、我說過的話會不會給這個孩子帶來很多負面影響。或者說是成了他的‘壞榜樣',他有可能盲目效仿,甚至是若干年後他就是這個行業的從業者,我想的是我們應該怎麼正確引導他們。"

很難釐清,地下音樂的終點和流行音樂的起點在哪裡。要知道,存在是事實是,地下音樂正變得越來越流行。但饒舌歌手認為,評價替代音樂人的不變要素,不是金錢、也不是受眾,這些都不是目的。更為重要的是,說出亟待解決的問題。只有這樣,將這種文化變成大眾文化才是正面的趨勢:這樣,替代演唱者的聲音才會被聽到。但是,獲得認同之後,能否還保持真誠,將取決於演唱者自己。

關鍵詞
地下, 說唱歌手, 文化,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