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4 2019年11月18日
美國著實擔心失去中國稀土

美國著實擔心失去中國稀土

© AP Photo / David J. Phillip
評論
縮短網址
中美貿易戰 (302)
0 412

中美在稀土問題上過了幾招。中國正在研究管控這一珍稀原料出口的可能性,而美國打算開發自己的稀土礦,以避免依賴中國進口。但如果中國未來的舉措只是時間問題,那麼美國試圖尋找中國稀土的替代品在專家看來也只是打腫臉充胖子。

中歐聯手抵制美國保護主義
© AP Photo / Andy Wong
中國國家發改委週二(6月4日)表示,政府正在考慮建立跟蹤稀土金屬出口和協調稀土海外供應機制。同時還可採取其他措施防止這類金屬的非法開採和出口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徐飛彪認為,中方這一立場是可以預知的。

徐飛彪:“雖然中方此舉引發國際廣泛關注,猜測中方準備對美國採取一定的反制措施,但中方並沒有明確表態要打稀土牌。稀土是戰略物資,多年來該行業確實存在濫挖、盜挖和無序開發、出口等弊端,要加強科學管理與合理利用,業界早就呼籲要加強監管,發改委此次表態,多少反映這個需求。中方確實在稀土問題上有國際話語權,有影響世界的實力,但目前看還無意以此反制美國,即使要動用,也將是形勢迫使,不得已而為之。中方多次聲明不願與美摩擦,與美合作大門永遠敞開,因此,中方是否被迫動用稀土武器,主動權其實在美方。中方此舉客觀上也確有威懾意味,表明中方並非沒有退路和反擊手段,也不可能在外力逼迫下會束手就擒、坐以待斃。在中國的戰略文化里,不戰而屈人之兵是上等選擇,以戰止戰僅是次優方案。”

發改委的聲明使那些認為中國可能利用其在稀土金屬市場上的壟斷地位在貿易談判中對美施壓的人更有理據。美國非常擔心這一點,繼續設防。週二,美國總統府提議簡化陸地甚至大陸架的稀土金屬開採和勘探規定。美國內政部長大衛·伯恩哈特表示,“我們永遠不會因為對國家安全和經濟增長有決定性意義的自然資源而淪為外國的人質”。他表示,內政部將“及時”落實合理髮放勘探和採礦許可以及實現稀土金屬供應本土化的戰略。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表示,不要低估稀土金屬的重要性,當代生活根本不可能沒有它。羅斯指出:“如果中國或俄羅斯長期停止向美國或其盟國供應稀土,類似於2010年中國實施的禁運,這可能會對美國和外國供應鏈造成嚴重衝擊。”

但與此同時,特朗普的民主黨政敵已經對此表示反對。美國眾議院自然資源委員會主席、來自亞利桑那州的民主黨人勞爾∙格里亞爾瓦(Raul Grijalva)表示,特朗普政府“將我們最珍惜的地方交給那些對我們經濟和國家生命力不感興趣的跨國公司”。

美國政府計劃以這種方式尋求中國稀土金屬的替代品可能會開闢民主黨反對特朗普的又一戰場。同時不排除最近與馬來西亞-澳大利亞萊納斯公司(Lynas)合作的得克薩斯藍線礦業公司(Blue Line Mining)有可能成為這場戰爭的目標之一。雙方計劃在美國建立迄今為止唯一一家使用在美開採礦石獨立生產稀土的大型企業。與此同時,即使民主黨不會在這筆交易中實施打擊,萊納斯公司目前的地位就已經相當不穩了。最近幾個月,馬來西亞反對在生產過程中違反環境要求的抗議活動不斷加劇。馬來西亞方面威脅要吊銷澳大利亞萊納斯公司的運營許可。由於萊納斯是中國以外唯一的大型稀土金屬生產商,所以這一切已經在市場上引發了緊張情緒。

此外,美國顯然在該領域尚無成熟技術。美國唯一稀土礦芒廷帕斯(Mountain Pass)出產的礦石被送往中國進行加工,由加利福尼亞州芒廷帕斯公司(Mountain Pass Materials)負責。其在中國的合作夥伴是成都稀土生產商盛和資源控股有限公司,該公司擁有Mountain Pass Materials約10%的股份,為其提供技術咨詢,是Mountain Pass Materials在中國的主要經銷商。因此在礦石加工方面,除了中國合作夥伴,美國公司也沒有其他替代選擇。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所長姜躍春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說,加強對中國稀土金屬生產的有效管控是出於“綠色經濟”的需要。與此同時,中國有權將其作為對美貿易戰的反制措施。

他說:“首先第一點,稀土作為一個國家的戰略資源,任何國家都會對其進行合理的、有效的管控。特別是近幾年來,中國政府強調綠色發展,所以針對稀土的有效管控就更加提上日程。因為稀土的開發對環境的破壞是非常非常嚴重的,特別是對耕地造成的損失非常大。中國是農業大國,而且近年來農產品進口越來越多,就說明我們的耕地讓14億人填飽肚子還是有一定的問題的。所以考慮到農業的發展,以及綠色環境問題,中國政府對稀土的開採實施有效管控是可以理解的。第二點,中美貿易戰現在進行到這個程度,美國方面對中國採取了一系列的打壓措施,特別是對中國的高科技企業,特別是像華為這樣的企業,包括其他的很多公司,進行了全面的圍堵和打壓。那麼中國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得不採取一些反制措施,管控稀土也應該有這樣的成分在。前一陣子,國內的官方也已經聲明,作為經濟合作夥伴,你用從我這拿到的產品,反過頭來制約我,那我肯定也會在某些方面採取一些反制措施,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與國際關係研究所專家亞歷山大·薩利茨基認為,即使中國收緊對稀土金屬領域的出口管制,也不會對這種原材料的出口採取禁運措施。   

他說:“這些措施將超出現有世貿組織規則的框架,而中國人自己不希望在對美關係問題上超越國際法框架。目前在與美衝突中,中國在全球獲得很大支持,有些國家默默支持,有些公開支持。即使在美國,各方對這場衝突也態度不一。輿論逐漸向有利於中國的方向轉變。不排除雙方在二十國集團日本峰會後重啓貿易談判,實現某種“停火”。衝突如何發展無法預測,美國政府的立場尤其難以預測,其中有一些頗具影響力的反華鷹派。但中方的總體邏輯和願望是平息這場衝突。與其說中方會將稀土金屬作為對美施壓手段付諸實施,不如說它可能只是被作為一種象徵性的威脅。”

亞歷山大·薩利茨基還提請注意中國國務院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白皮書。他表示,這份文件的實質是中國願意進行談判,並認識到中美衝突有損整個世界經濟的發展。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題目:
中美貿易戰 (302)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