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3 2019年06月25日
澳大利亞因何認為中國「捲入「大選?

澳大利亞因何認為中國「捲入「大選?

© AP Photo / Mick Tsikas
評論
縮短網址
0 216

中國即時通訊軟件「微信」成為澳大利亞週六議會大選前政治辯論的平台。兩個主要政黨—澳大利亞工黨和民主黨候選人,在微信上開設賬號。要知道,約有120萬澳大利亞人、大約相當於該國人口的5.6%屬於華裔。但是,一旦有某些負面的內容,政治反對派會指責微信在散布虛假新聞。

據悉尼技術大學不久前調查,超過一半講漢語的澳大利亞人通過微信收到政治黨派的信息。信息主要來源於媒體中文官方賬號。為了能夠影響到自己的部分選民,兩個相互競爭的黨派領袖也在微信上設立了賬號,其中包括工黨領袖比爾·肖滕和現任總理、自由黨主席莫里森。但堪培拉大學政治分析管理學院網絡宣傳研究團隊得出的結論是,在中國微信上,似乎正展開針對莫里森政府的批評攻勢,而且,似乎攻勢是由中國協調的。

調查者們得出結論的依據是,微信中47個最有影響力官方賬號中的29個,都這樣或那樣地與中國政府有關聯。而且,去年根據美國樣板所通過的《澳大利亞外國影響透明計劃法案》並不起實際作用。分析家們就此敲響了警鐘。

給人的感覺是,兩黨都想通過鼓吹中國介入選舉,對可能的政治失敗、引開居民關注現有問題而尋找簡單的解決方法。北京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主任 劉樹森這樣認為。

他說:"不能因為‘微信'是中國公司的產品就拿‘微信'來說事。澳大利亞在選舉中也會使用Facebook和推特,包括澳大利亞本土也有很多這樣的社交軟件。只要在不違反法律的情況下,用甚麼軟件進行溝通交流都不應該被指責。華裔是一個民族的身份,但是華裔在澳大利亞社會的不同階層工作,他們也不是只有一種選擇,他們也有個人的傾向,主要以個人的需要來進行選擇。如果過多的炒作微信,是把選舉中最重要的問題轉移了。選舉中關鍵問題在於執政黨能不能給社會做出貢獻。對於澳大利亞來說,現在經濟和對外關係的問題更重要。至於說利用‘微信'平台散布假消息,這是法律問題,可以通過法律手段來解決,不能因為‘微信'是中國的公司提供的產品而過於誇大。"

代表民主黨參加美國總統大選的希拉里·克林頓,也曾使用過類似的藉口。幾乎馬上在失敗後,就開始宣傳是俄羅斯介入了美國大選。似乎有一些俄羅斯的網絡公司,在社交網站上以美國人的身份設立虛假賬號,宣傳有損民主黨候選人的欺騙性信息。但是,並沒有甚麼實質性證據,指出此類攻勢影響到了大選的結果。

澳大利亞有關"受中國影響"的故事肇始於反對派-工黨議員鄧森(Sam Dastyari)的離職。有人指控他為親中路線搞院外活動,但是,並未拿出鄧森與中國政府有關的任何證據。只是,中國商人黃向墨曾為工黨基金有過捐助。這導致鄧森反對派的不滿,最後,這位年輕的政治家不得不離職。

澳大利亞為何拒絕中國的5G技術?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稍晚,一切水落石出。原來,中國商人黃向墨對澳大利亞兩大政黨都有過資金上支持。他和時任總理特恩布爾及反對派領袖比爾·肖滕都拍過照。最終的結果是,黃向墨被禁止入境,加入國籍的申請也被駁回。之後,政府推動法律上的變動,其中包括通過《外國影響透明計劃法案》。想通過這種方式,建立外國代理人清單。

不能排除受到了美國的影響。今年3月,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在福克斯新聞電視台曾談及對中國政治影響增長的憂慮。他認為,中國對民意施加影響的路線,並不局限於美國,還擴散到澳大利亞和其它盟國。澳大利亞在很大程度上拷貝了美國針對外國夥伴的方法:通過類似的《外國影響透明計劃法案》,以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為藉口,禁止華為參與5G建設。似乎,澳大利亞在繼續遵循美國的路線,在本國的內部問題中加入外國介入的色彩。

 

 

關鍵詞
微信, 大選, 中國, 澳大利亞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