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9 2019年09月16日
恐怖分子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戰敗後指望在南亞和東南亞復仇

恐怖分子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戰敗後指望在南亞和東南亞復仇

© AP Photo / Bullit Marquez
評論
縮短網址
0 10

在馬來西亞防止了一系列本應由緬甸和印度尼西亞人實施的恐怖主義襲擊活動。位於馬來西亞的「伊斯蘭國」分支組織的行動由一名在新加坡被拘捕的商人資助,而武器和爆炸物從泰國運進。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的專家們指出,南亞和東南亞國家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活動存在擴大的風險。

馬來西亞東部,5月5-7日——齋月的第一周,當地警方拘留了一名馬來西亞人,兩名穆斯林羅興亞人和一名印尼人。他們都是“伊斯蘭國”運動“狼群”的分支成員,準備攻擊基督教、印度教和佛教禮拜場所,娛樂中心和一些政要。被捕者說,這些人似乎侮辱了伊斯蘭教或沒有對信仰表現出足夠的支持。

馬來西亞媒體援引警察局長阿卜杜勒·哈米德·巴多爾的話報道稱,被沒收的武器“據稱是從鄰國運來的”。沒有說提供者,但以前在涉嫌參與“伊斯蘭國”組織的人員中找到的武器,來自泰國。

警方說,還在尋找至少三名與恐怖襲擊準備和計劃有關的嫌疑人。已經確認,他們是兩名馬來西亞人和一名印度尼西亞人。反恐專家們對此十分擔憂,並指出,這是我們知道的“伊斯蘭國”利用自己分支在馬來西亞搞恐怖活動的第一例。

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專家阿列克謝·德魯戈夫在評論馬來西亞伊斯蘭極端主義增強時指出,“‘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失敗後,正在返回並計劃在自家採取報復行動”。阿列克謝·德魯戈夫說:“激進恐怖主義傾向的伊斯蘭主義者在中東被擊敗後,現在回到自己國家,包括印度尼西亞。他們想要在自家進行報復。印度尼西亞政府已經意識到這一點,因此執法機構正在採取額外措施,以消除恐怖主義風險。為此設立了國家反恐辦公室。它積極配合軍隊和警察。印尼的分析家和社會學家們說得很對:伊斯蘭激進主義,包括其恐怖主義表現的滋生土壤是社會問題,以及各個地區發展的不平等。佐科·維多多政府正在採取一些措施,刺激經濟增長,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但這個問題根深蒂固,不能很快得到解決。許多其他國家也一樣。”

在亞洲恐怖主義威脅日益嚴重的背景下,為防止恐怖主義而作出的共同努力具有特別意義。而目前很難把馬來西亞歸到那些準備在打擊極端主義方面開展經常和多樣化國際合作的國家行列。2018年10月,儘管北京方面要求交出11名涉嫌在中國從事恐怖活動的維吾爾人,但馬來西亞釋放了他們,並將他們送到了土耳其。這個團伙在2017年11月從泰國監獄逃出。維吾爾人被拘留,並被指控非法進入馬來西亞。然而,他們只是早在2014年在泰國被抓獲的200多人組成的團伙中的一部分。中國政府懷疑他們搞分裂並策劃在中國實施恐怖襲擊,但泰國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積極與中國執法機構合作。

馬來西亞現政府,就阿拉乾地區穆斯林羅興亞人的狀況引發的危機,批評緬甸的實際領導人昂山素季。總理馬哈蒂爾·穆罕默德說,“我們不再支持她”。但專家們不排除“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利用這個問題在緬甸提起內戰的可能。

復旦大學南亞研究中心主任張家棟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中國能夠為國際反恐合作做出更大貢獻。

張家棟說:“第一個可能做貢獻的地方是中國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可以在國際反恐機制建設方面做一些貢獻。現在國際社會在反恐怖領域仍然有很多的分歧,包括認識分歧和制度分歧。雖然兩個分歧部分有解決,但是還沒有被徹底解決,總體來講還是有進一步發展的空間。包括怎麼協調各國對恐怖主義的定義、對恐怖分子的定位等方面。這些都是可以做的。第二個,我們中國參加了很多區域性的組織。這些組織有些涉及到反恐怖,有些組織可能還是中國倡導發展出來的,像上合組織。通過這些機構也可以發揮推動區域反恐合作的作用。尤其是上合組織成員國,包括觀察成員國,有相當一部分其實處在反恐一線。另外我們跟南亞、東南亞還有中亞的一些國家,其實都有比較好的關係,有些反恐合作,甚至包括航空信息分享方面都能做一些工作。第三,我們國家其實也有一些能力優勢,或者是技能優勢,像是在網絡安全管理方面。因為伊斯蘭國有個重要的領域是網絡領域。中國是在世界主要國家裡面最早採取網絡安全措施進行反恐的。中國在網絡安全方面的一些經驗、一些能力,也可以跟相關國家分享,甚至可以倡導建立網絡領域的反恐怖的一些標準,推出一些有效的做法,供其他國家參考。”

政治學家、The Imagindia Institute Independent分析中心的創建者Robinder Sachdev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則重點指出了“伊斯蘭國”影響力向南亞國家擴散的風險。他說,毫無疑問,“伊斯蘭國”可能會對次大陸的邊境地區造成中等程度的危害;所有國家——阿富汗、巴基斯坦、孟加拉國、緬甸、斯里蘭卡、甚至印度——在這個次大陸都處於危險之中;如果說哪些國家面臨最大風險,即“伊斯蘭國”要想佔領其領土,那就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在其他國家也存在戰爭和暴力的風險,但不是對某片領土的佔領。

這位印度專家認為,“伊斯蘭國”在印度建“省”的概率為零。但他同時指出,社交網絡已成為散布和鼓吹極端主義思想和暴力的強大工具,包括在印度。這位印度專家在印度媒體報道了有關“伊斯蘭國”(在俄羅斯被禁)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失敗背景下,宣佈將在印度建立一個“Wilayah of Hind省”後做出此番表態。這一步是在不久前在斯里蘭卡發生一系列恐怖襲擊後做出的。這無疑表明,“伊斯蘭國”試圖在亞洲建立支持平台。

關鍵詞
印尼, 馬來西亞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