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3 2020年08月11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澳大利亞可能將是「五眼」聯盟中,除了美國,在自己網絡建設中唯一禁止華為設備的國家。英國決定不禁止這家中國公司的產品後,"五眼"聯盟中其他國家決定使用華為設備的可能性隨之增加。此外東南亞和亞太地區國家也不想聽美國擺弄。

菲律賓最近表示,認為沒有證據表明華為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該國通迅及信息部代理部長里奧在北京"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期間表示,中國公司華為在菲律賓工作超過10年,在該國建立了一個電信基礎設施,但就這家公司而言沒有發生過任何會威脅到國家安全的事件。里奧指出,一些國家,包括"五眼"聯盟成員國,表示擔憂,但是幾乎世界各地的電信基礎設施都在使用華為的設備。此前菲律賓網絡運營商Globe Telecom宣佈,華為是其主要供應商,該公司將繼續使用中國製造商的設備,包括用於引入5G的設備

澳大利亞為何拒絕中國的5G技術?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5G是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具有高速無線數據傳輸。該技術應能顯著提高物聯網的質量---不同器具和設備之間的數據傳輸。到目前為止5G網絡的統一標準還未被制定出來,所以各國相互競爭。誰是第一個開發新標準的人,誰就能成為新網絡中的潮流引領者。

截至目前美國一直佔據著無可爭議的領導者地位。但現在它第一次遭遇落伍的現實的機遇。第一個商業5G CPE客戶終端由華為開發。5G系列基站由中興通訊開發。三年內中國已建成35萬個新的基站。而美國在同一時間只建了3萬個新的基站。

說起來的話,這不是美國第一年反對華為。華盛頓的理由是,該公司可能與中國政府合作,即在出售的電信設備的幫助下,為中國政府收集情報。華為一再否認這些指控。然而,如果說以前美國並沒有完全拒絕華為,只是試圖在為政府機構服務的極其重要的電信基礎設施中限制使用華為設備,那麼現在美國針對中國這家生產商可謂是大動干戈。美國官方的理由如下:5G技術可以為間諜提供更多的機會。然而,正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陳鳳英指出的那樣,實際上,究其原因,不過是美國在千方百計保護美國公司,以免遭遇強大競爭對手。

陳鳳英說:"5G是一個商業行為,不是一個國家行為。華為董事長任正非在接受BBC的採訪中已經說得很清楚,華為已經跟合作夥伴簽了保密協議,保證不會跟政府對接,而政府也明確表示不介入這一問題。譬如說,我國也在大膽地用所有微軟的產品,難道我們的秘密就全被美國竊取了嗎?所以說,美國之所以採取這樣的態度,只是一種競爭。因為現在美國在5G領域不算太強大,所以在技術不強的時候,只能靠政策來強硬。"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盟國轉了一圈。他的主要任務是說服盟國政府放棄與包括華為在內的中國電信公司的合作。蓬佩奧說,美國將被迫減少與所有在自己的基礎設施內保留中國設備的國家在情報和安全領域的合作。

然而這些警告對美國最親密盟友"五眼"聯盟甚至都不起作用。上周英國首相特蕾莎·梅批准中國公司華為參與在該國創建5G網絡。特蕾莎·梅的理由是,首先,歧視一個特定公司損害市場競爭環境。此外華為不會建設網絡的全部,而只有其中的一部分。

歐盟作為一個整體也沒有對特定的中國公司採取特別措施。歐盟委員會已建議提高新一代網絡的安全性。建議指出,歐盟成員國自己應該在2019年6月底對5G網絡進行風險分析,到10月1日,歐盟應該制定一個共同的確保安全的方法。同時在新措施中並沒有禁止華為參與招標。加拿大與新西蘭--"五眼"聯盟的另外兩個國家也沒有急於迎合美國。

可見,跟隨美國的唯一國家只有澳大利亞。然而現在它可能會破壞同自己的主要貿易夥伴--中國的關係。 陳鳳英說,鑒於澳大利亞對中國市場的依賴,這些行動可能會給澳大利亞經濟造成嚴重破壞。

陳鳳英接著說:"澳大利亞這個國家很有意思,因為它的獨立性不算高,所以它的政策很難把握,在政策上總是在亞洲國家和美國之間左右搖擺。根據統計數據表明,澳大利亞是亞洲國家,無論是‘一帶一路'倡議,還是5G問題,澳大利亞本來就應該跟亞洲地區更為親近,但是由於澳大利亞跟美國的同盟關係,無論是‘五眼'聯盟,還是政治上的同盟,澳大利亞總覺得自己是屬於美國陣營的,所以它在政策問題上會比歐洲還要更偏向美國。而正是由於澳大利亞的非獨立性,所以它的政策是很難把握的。中國對澳大利亞的投資也是不少的。中國對澳大利亞礦產資源包括農業投資量都很大。中國的華人進入澳大利亞購置房產,一定程度上也幫助澳大利亞平衡了供給和需求問題。而且由於澳大利亞跟中國的季節是不同的,中國遊客也比較喜歡去澳大利亞旅遊。所以綜合來看,就澳大利亞今天的產業結構來看,澳大利亞跟我們亞洲是互補的,不是競爭的。"

現在有一點是明確的:美國禁止華為設備的這場政治運動在世界上幾乎失敗了。 華為和中興通訊已經加強了他們在世界電信成品市場的地位,幾乎不可能從供應鏈中排除它們,僅一家華為就為全球170個國家提供設備,是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機製造商。 在歐盟華為佔據移動基礎設施市場最大份額--31%。大多數亞洲國家和新西蘭的上一代網絡中都有這家中國公司的設備。

在這種情況下,專家指出,澳大利亞應該作出務實的選擇。現在與中國對抗已經影響到經濟關係,例如,澳大利亞對中國的煤炭供應放緩--中國用其他供應商取代,包括來自俄羅斯和印度尼西亞的產品。還有,澳大利亞對中國煤炭出口佔了澳大利亞GDP的近4%。陳鳳英強調,歐洲在建立與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的經濟關係時,已經首先考慮自己的主權利益。因此澳大利亞的政策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也會發生變化。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華為, 澳大利亞, 英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