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2 2020年07月07日
評論
縮短網址
金正恩訪俄 (53)
0 10

俄羅斯總統發表聲明,認為首爾對於和俄聯邦、朝鮮三方經濟合作項目「做最終決定時缺少主權」。暫時,該聲明在韓國還未有特別的回應。但這句話,相當精准地詮釋了韓國領導層目前所遭遇的問題。韓國議員指出,三方經濟合作受到來自華盛頓的壓力。

普京與金正恩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會晤
© Sputnik / Vladimir Melnikov
有關與金正恩討論聯合基礎設施項目的結果,普京總統在最終新聞發佈會時宣佈,“一切都有可能”:朝鮮、韓國和俄羅斯的鐵路直通、鋪設天然氣石油管道和新輸電線。而且,如果這些項目得以實施,“將為解決基本問題創造提高信任的必要條件。”但看來,韓國針對美國的“某些盟友責任”起到阻礙性作用。

“非常遺憾,這是我們的現實”。韓國執政的共同民主黨議員宋永吉(Song Young Gil )就俄總統觀點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評論道。“非常遺憾,韓國沒有任何一家媒體,甚至在克里姆林宮官方聲明後也未提及‘主權不足’的看法。”

議員宋永吉同時兼任東北亞和平合作特別委員會主席。他指出,當聽到普京的評價後感到心痛,尤其考慮到首爾經常強調朝鮮半島鐵路接駁的重要性。但這是向韓國政府發出的信號:在宣佈有必要加快舉行第四屆朝韓峰會前,首先需要搞清楚,通過甚麼才能說服朝鮮做出讓步。

宋永吉在接受採訪時說道:“4月27日的板門店宣言已有一年時間了。平壤明白韓國的立場,即宣言因經濟制裁很多內容無法落實。我們應遵守聯合國制裁,但朝方不滿的是,我們太過消極,制裁之外的事情我們也不做。比如,我們在開城工業園曾經工作的企業家,他們並非要求恢復運行,而僅是想看看那裡的狀態,工廠的設備是否生鏽。但我們的統一部不允許去。指出不能批准,因為美國反對。但難道美國有權否定這件事情嗎,他們有權強迫主權國家接受條件嗎?我們為甚麼像傻瓜一樣,甚至把我們就此問題的主權也交給(美韓)工作組?我們(韓國)準備像美國對朝政策特別代表斯蒂芬·比根所堅持的,賦予工作組解決哪些權限?”宋永吉提出這樣的修辭性問題。

這位政治家認為,符拉迪沃斯托克峰會顯示,在提供安全保障方面,朝鮮首先希望獲得俄羅斯的支持。但他對莫斯科和平壤在軍事領域可能擴大接近提出了警告。宋永吉議員在衛星通訊社採訪後很快接受當地CBS廣播電台採訪時這樣指出。

他說:“俄羅斯沒有能力解決朝鮮問題,金正恩主席非常明白,為朝鮮提供安全或經濟發展保障,沒有美國的同意是相當複雜的。因此,平壤一號人物的目標是與華盛頓建立關係,這點毋庸置疑:需要解除制裁和發展經濟。但河內峰會後,朝鮮無論怎樣,還是需要為長期對抗和所謂的戰略忍耐做準備。為了拖延時間,金正恩需要中國和俄羅斯的幫助。”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說早前平壤不想恢復六方會談,但現在考慮到中國和俄羅斯的立場,平壤可能也希望重啓多方機制。要知道,中俄兩國都主張,在半島無核化有鬆動情況下,可部分解除制裁。當然,華盛頓和首爾可能對多方會談持懷疑態度,他們一如既往地把希望寄託在美朝領導人的原則共識上。但考慮到目前的不信任狀態,協商路線圖直至最終解決核武裝都是極為困難的事情。宋永吉這樣認為。

他說:“俄羅斯和中國協商的‘雙凍結’、‘雙軌並行’和‘集體安全保障機制’是針對朝鮮的三大政策原則。無論是習近平還是普京都一貫秉承這些看法。‘雙凍結’,即減少美韓聯合軍演規模以及朝鮮不再搞導彈和核武試驗挑釁,此項共識已得到落實。下一階段是‘雙軌並行’,即同時邁出無核化和在條約基礎上建立和平機制。但考慮到,美方向朝方提出銷毀寧邊核設施這樣過高要求最終導致雙方談判失敗的情況,該階段的政策落實只能是逐步進行。”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題目:
金正恩訪俄 (53)
關鍵詞
韓國, 朝鮮, 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