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8 2019年07月22日
為甚麼蓬佩奧對中國拉美政策不滿?

為甚麼蓬佩奧對中國拉美政策不滿?

© AFP 2019 / Claudio Reyes
評論
縮短網址
0 90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問拉美四國時竭力抨擊中國。他指責中國在拉美地區長期損害華盛頓的利益。美國國務卿為何使用如此尖刻的語氣以及美國在拉丁美洲有何目標? 衛星通訊社在專家們的幫助下試圖回答這些問題。

當然是美國總統給定的基調,蓬佩奧只是在自己的拉美之行中轉達這一立場,莫斯科大學亞非學院副院長安德烈·卡爾涅耶夫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這位俄羅斯專家認為,由於中國在該地區的經濟活動不斷取得成功,美國只能是越來越不滿。拉美正在變成中美利益碰撞的另一問題領域。而美方表現的邏輯也難以預測--還是特朗普總統,最近聲稱將暫停向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和薩爾瓦多提供直接支持。在當前這種形勢下,考慮到美國的孤立主義政策越來越佔上風,中國將有更多的機會在拉美實施自己的經濟項目,尤其是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框架內。不久前牙買加宣佈加入這項倡議。當然這只能讓華盛頓更加感到正在失去對傳統上為美國勢力範圍的部分國家的控制。雖然目前的牙買加政府不能再被稱為親美的,因為它在推行一個平衡政策,中國影響力的增長顯而易見,這繼而引起華盛頓內心的不快 ,安德烈·卡爾涅耶夫指出。

值得強調的是,蓬佩奧在拉美之行中還同時對俄羅斯和中國橫加指責。他在聖地亞哥發言時稱,莫斯科和北京呼籲不干涉拉丁美洲的內部事務是虛偽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康說,恰恰是美國對該地區的國家施加壓力,威脅他們,甚至推翻政府。這位中國外交官還表示希望,人們能夠區分謊言與真相,真正的朋友與打破規則並製造混亂的虛假朋友。美國顯然是在奉行一個在拉美遏制中國行動的政策。中國安徽大學拉美研究所所長範和生認為,美國誤判了中國的戰略意圖。

範和生說:"根據我們的研究,中國的拉美政策,包括在戰略構想方面,處處小心,盡量不觸碰美國的戰略利益,而且從某種程度上講是在促進美國利益在拉美的實現。但我國在拉美一有動作,美國就感覺自己的利益被觸犯,這可能是美國在戰略上的誤判,過於高估了中國戰略的進攻力。再者,美國國務卿的想法可能受到美國智庫時下流行的觀點所影響。他們認為,中國在未來一段時間將是美國的戰略對手,不管中國做甚麼都對美國不利。此外,也可能是中美文化隔閡的問題。中國講‘和'文化,美國講進攻性文化,中國講合作共贏,美國講利益優先,這兩種理念產生了衝撞。這幾個方面加在一起,可能導致美國國務卿產生了這種誤判。"

美國的強硬政策是否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成功有關?華盛頓是否有能力阻止該倡議的實施?

範和生回答說:"我感覺,美國對‘一帶一路'越來越忌憚。作為大國,中國在處理國際關係方面有自己的原則和主張,這些主張就形成了像‘一帶一路'這樣的倡議。‘一帶一路'幾乎已從沿線國家擴展至全球,形成多方合作共贏的局面。現在看來,美國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不滿可能在於中國竟提出了如此完整的國際關係規劃,使美國感覺自己原來的規劃受到了挑戰。但中國提出‘一帶一路'並不是要觸碰超級大國美國的利益,更多的是考慮合作共贏,加強地區間的互聯互通。而美國卻把‘一帶一路'看作中國的戰略性構想,帶有進攻性。"

"美國與拉美的關係非常密切,機制非常完整,而且美國與拉美很多國家都是盟友,因此美國有很多可以影響拉美的手段。如果美國強力介入,加以干預,會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拉美的發展產生影響,但影響不會太大。因為‘一帶一路'並不是想顛覆美國在拉美的利益,實際上在某種程度上是促進美國在拉美利益的實現。根據我們的研究,中國與拉美的合作實際上是有限的,貿易額最高也沒有超過3000億美元,而美國僅與墨西哥的貿易額就超過了這個數字。因此,中國不可能挑戰美國在拉美的利益,是美國多慮了。"

近來一些專家推測,在台灣一些盟友轉向北京後美國開始對拉美更加關注。範和生認為,原因並不在於此;美國立場越來越強硬,更是因為擔心中國參與當代世界格局的改革。

範和生說:"中國介入拉美在政治上產生的影響力肯定大於經濟。然而從實際情況來看,很多國家與中國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但實際產生的效果並沒有美國擔心的那麼強。將‘一帶一路'作為國際關係處理工具是中國的思路,不是美國的思路。美國認為,中國在引導國際關係新格局的形成,擔心如果越來越多的國家加入‘一帶一路',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國際格局將由中國引導。所以,美國顧慮更多的是中國在政治方面可能對拉美產生的巨大影響。 "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邁克∙蓬佩奧, 中國, 拉美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