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8 2020年01月19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瑞典廣播電台Sveriges Radios Ekot 3月19日援引瑞典移民局發言人Carl Bexelius的話報道稱,移民局將簡化來尋求庇護的中國維族人獲得居留許可的程序。眾所周知,中方對瑞典中國公民發出的安全提醒還在生效,有效期至2019年3月22日。

這位瑞典官員有關簡化來自中國的維族人獲得瑞典難民身份的聲明,當地各大媒體都進行了報道。據Carl Bexelius稱,中國境內的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也可申請獲得難民身份。

在瑞典為數不多的維族人的身份不確定。去年9月瑞典暫停把他們驅逐出境。據瑞典移民局稱,在過去的六個月中,從中國進入瑞典的維族人的數量沒有增長。但在該部門網站上,可以找到一篇發表於1月25日的法律評論。其中提到新疆維族人面臨的所謂的困境。Carl Bexelius解釋說,正是因為對新疆形勢感到不安,瑞方才出台了有關新規。根據新規,將直接受理維族人獲得難民身份的申請。他們必須證明自己是中國公民。簡化程序還將適用於來自中國其他地區的維族人。

俄羅斯戰略問題研究所專家阿日達爾·庫爾托夫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瑞典將自己定位為一個關照各種反對派組織的國家,並鼓勵移民。”在阿日達爾·庫爾托夫看來,這會導致普通瑞典人的不滿:對他們來說,眾多移民有著一個完全不同的心理和文化,屬於外來人口,有別於自己。但政府認為,堅持歐洲自由主義價值觀是自己的義務。瑞典對新疆似乎侵犯維族人的宗教和其他權利的關切也源於此。結果,瑞典成了那些堅持極端觀點,包括伊斯蘭主義的人的避難所,庫爾托夫強調。

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也持同樣觀點。

梅新育說:“所謂(獲許進入瑞典的)‘難民’很多都是犯罪分子,我個人還是很願意看到瑞典幫我們收納這些犯罪分子,既然瑞典自願拿自己的國家為中國充當垃圾桶,我不反對。我為瑞典的老百姓感到悲哀。瑞典現在接受了太多難民、移民。瑞典人口剛剛突破1000萬,這其中15%不是在瑞典出生的,而且近年來瑞典人口增量里75%來自移民,只有25%是本國人新生人口。移民的高度增長給瑞典這個本來治安良好的國家帶來了層出不窮的暴亂 。”

瑞典移民局在圍繞新疆人權問題爭執激烈的條件下,做出了簡化向維族人獲得難民身份程序的決定。其中這個問題在美國國務院的報告中就被提到。中國外交部駁斥了對中國的指責,指出該報告“充滿意識形態偏見,罔顧事實”。

但美國則聲稱,正在研究對新疆涉嫌侵犯人權的人實行有針對性制裁的可能性。

3月18日中國國務院發表了《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白皮書。白皮書中指出,“自2014年以來,新疆打掉暴恐團伙1588個,抓獲暴恐人員12995人,繳獲爆炸裝置2052枚,查處非法宗教活動4858起、涉及30645人”。

在這種背景下,瑞典方面的信號是準備給尋求國外庇護的維族人提供庇護,而在中國這些人違反法律,包括涉嫌參與恐怖主義——這看起來像是公然的挑釁。阿日達爾·庫爾托夫認為,這將給中瑞關係蒙上陰影。

他說:“很難將斯德哥爾摩目前奉行的對華政策稱為‘友好’政策。 也許還不到採取嚴厲外交措施的程度,但這裡一切都將取決於瑞典領導層能在多大程度上意識到自己奉行的對華政策的危害性。”

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認為,斯德哥爾摩在對華問題上自願把自己推向死衚衕。

梅新育說:“瑞典這一做法毫無疑問是企圖給中國‘上眼藥’,想要塑造在新疆的維族人人權受到侵害這樣的印象來抹黑中國。現在瑞典在經濟、產業方面面對中國越來越沒有自信,除了粗暴對待中國遊客之外,也就只能找點茬、抹黑中國,來找回一點存在感。我個人對瑞典的政客們落到這種處境很同情,因為他們在中國面前越來越沒底氣了,做到這個份上確實太失敗了。”

瑞典決定從行動上歡迎來自中國的維族人,而與此同時瑞方警察粗暴對待中國遊客早已導致雙邊關係出現緊張。去年9月到12月在瑞典發生40多起中國遊客被盜和被搶的事件。瑞典警方強行將數名中國遊客從斯德哥爾摩一家酒店的大廳趕了出來。中國外交部就此強調,瑞典警方的粗暴行為嚴重侵犯生命安全和基本人權。一些觀察員甚至認為,這是種族歧視的典型例證。

中方就此對前往瑞典的中國公民發出的安全警告已經實行了六個月。有效期截至3月22日。還不知道是否會延長,但沒有有關瑞典是否已經全面回答了中國方面的問題和訴求的消息。

瑞典方面對中國遊客的態度引起了中國公眾輿論的憤慨,他們要求中國當局作出回應。互聯網上的中國用戶甚至呼籲同胞抵制瑞典品牌,如宜家和H&M,以及瑞典本身。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新疆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