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3 2020年01月20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儘管有投資者的積極預期,中美在北京的貿易談判並沒有帶來明顯的結果。本計劃制定一份諒解備忘錄,將其提交給兩國領導人為進一步談判所用。但並沒有發表。在接下來的一周里,兩國的部長級談判人員將不得不在美國領土再次會晤。

投資者對目前的談判寄予厚望,讓道瓊斯和標準普爾500指數增長近1個百分點。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樂觀推文:不斷重復在許多問題上取得的進展,甚至宣佈有可能把最後期限從3月1日向後推遲兩個月,也給人們帶來了希望。然而只有在簽署全面協議的前景是真實的條件下。

但是尚未就主要痛點問題達成共識。中國建議大幅增加購買美國農業、原材料和高科技產品,包括芯片和微電子元件,並在6年內與美國保持貿易平衡。此外中國已承諾將繼續改革,擴大在製造業和金融業的市場開放。中國還向美方保證,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

然而美國堅持認為,中國應該放棄補貼國有企業的政策,以使其在市場上的機會與外國競爭對手保持一致。此外美國要求結束強制技術轉讓的做法,以換取外國公司進入中國國內市場。美國人認為,中國應該取消所有非關稅壁壘,並停止操縱人民幣匯率。 此外美國建議制定一個控制機制,一旦中國不履行某些協議,將自動返回保護關稅。

中國,正如美國媒體援引的談判代表的話所指出的樣,堅決不同意這些要求。首先,正如中國所說,工業政策屬於內部事務,其他國家不能幹涉。中方也給出了反對控制機制的理由:它嚴重限制中國主權。 因此,正如白宮就談判結果發表的官方聲明所說的那樣,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3月1日之前很可能不會達成共識,談判將繼續進行。此外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他需要在達成最終協議之前親自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 而這種會晤不可能在3月1日前舉行。正如《南華早報》指出的那樣,這種會晤有可能3月中旬在特朗普的海湖莊園舉行--很具象徵意義:特朗普和習近平正是在這裡舉行的首次會晤;或在3月26日至29日在博鰲論壇期間在海南島舉行。 因此,正如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的那樣,現在充其量雙方能夠就一些問題達成的共識寫進一個過渡性的協議中,例如,諒解備忘錄內。

梅新育說:"我認為,中美在3月1日前達成過渡性協議的可能性大概是50%。主要原因是特朗普目前迫切需要政績。但是我們也要注意到,美國人總是喜歡在談判中玩兒‘懸崖遊戲'。即便雙方能夠達成過渡性協議,後續會在美國國會遇到甚麼樣的困難以及日後會遇到甚麼樣的變故是很難說的。"

這位中國專家認為,從純技術角度看,美國的許多要求是很難實現的。即使減少貿易失衡,也需要對供應鏈進行重組。 例如,為了讓中國增加購買高科技美國產品,其生產,首先,應轉移到美國。

梅新育接著說:"談中國擴大採購美國商品有幾個問題需要明確:第一,中國如果希望增加購買美國的高科技產品,那麼美國是否能取消對華貿易禁運?第二,中國願意擴大從美國進口包括集成電路在內的商品,但美國的集成電路大部分是在亞洲國家生產,不是在美國國內生產,現在也不太容易轉回美國國內進行生產。不過今年中國對美貿易順差是有可能縮小的。因為我預測美國經濟今年下半年可能會出現問題,美國的進口需求會減少,導致中國對美順差減少。"

美國專家也對貿易談判的前景持懷疑態度。 漢學家畢曉普(Bill Bishop)就認為,延長兩個月的期限對於解決結構性矛盾不太現實。在他看來,美國的大多數需求早在9個月前甚至幾年前就已提出。在這段時間里,北京一直未能滿足它們。 因此你需要面對事實,而不要指望60天就足以改變現狀。
西方專家們認為,談判期限的延期有利於中國。北京將獲得更多的時間在兩國領導人會談中加強自己的地位。此外特朗普的競選活動也在日趨逼近--有了一個向他施壓的額外理由,以便簽署一個對北京有利的協議。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美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