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8 2019年07月23日
全球資本能否流入中國?

全球資本能否流入中國?

© REUTERS / Aly Song
評論
縮短網址
0 105

據彭博社報道,今年4月起中國政府將人民幣計價的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這一決定是在中國政府允許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S&p Global)對中國債券進行評估之後做出的。據悉該指數將涵蓋360多種中國債券。從此人民幣資產將成為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成分中繼美元、歐元和日元之後的第四大資產。

美中能否和解?
© REUTERS / Thomas Peter
中國政府已經為外國投資者開放並進入中國債券市場採取了相應的措施。還在2017年"債券通"計劃就經啓動。它涉及中國大陸投資者和外國投資者之間的相互交易。是的,目前該計劃僅為一個方向--中國大陸工作。這意味著,在中國大陸沒有交易賬戶的外國投資者只能買賣中國債券。
然而外國投資者面臨的一個嚴重障礙是中國市場沒有國際評級機構。包括大公在內的當地評級機構對許多中國債券做出了最高評級,但是一些外國玩家往往對這種評級表示懷疑。但是今年年初中國政府計劃允許標準普爾全球評級機構S&P Global Ratings進入本國市場。 在北京設立了其全資子公司--標普信用評級(中國)。中國央行營業管理部發佈的公告稱,提高信用評級產業開放程度,是不斷擴大外部世界進入中國金融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標普信用評級(中國)的主要任務是對中國大陸的國內債券市場進行評級。
根據"債券通"公司公佈的數據,截至2018年底該計劃已經吸引了來自24個司法管轄區的500多家國際投資者;"債券通"計劃內的平均每日交易額為35.8億元。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專家陳鳳英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將債券納入綜合指數是人民幣和人民幣工具進一步融入全球證券市場的順理成章的一步。陳鳳英說:

"首先,中國債券將納入彭博巴克萊債券指數,這是中國金融深度融入國際金融市場的表現,意味著中國金融實現了真正的國際化。中國經濟融入世界經濟40年前就開始了,但融入國際金融經歷了一個發展的過程。而且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不斷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必須要延伸到債券領域,因此這對人民幣國際化也是一股很大的推動力。"

將中國政府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現在對中國正合時宜。中國需要外資流入,以資助工業現代化、基礎設施建設,進而維持經濟增長。全球被動投資,即以長期收益和有限管理為出發點來購買債券的投資品種,只需關注影響市場走勢的各種因素即可,越來越受歡迎。這種戰略對於初學者來說非常簡單--跟蹤特定指數的動態就足夠了,不需要專門的資產管理。這意味著,這些投資者將自動投資中國國債,如果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給出樂觀結果。可見實際上可以保證資本流入。此外這項措施將有助於使中國國內證券市場更適應當前的經濟趨勢。這對實體部門非常重要,包括對中小型企業。陳鳳英接著說:

"中國現在債市、股市是落後於經濟水平的,必須加以推進。其次,債市的發展有助於直接融資市場的發展,直接融資市場對中小企業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對債市進行規範和管理也是走向法制化的表現。全球化的實質就是法治化和市場化。這對直接融資是非常有利的,而中國現在缺的就是直接融資。比如美國一直詬病中國的銀行貸款問題,未來如果我們發展直接融資,民企和中小企業就會有更大的發展和更大的平台。另一方面,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股市和債市實現國際化,中國開放的門是關不了的,這反過來也會倒逼中國政府加強監管,進行自主性改革。"

多年來一些專家一直都在強調,中國證券市場本身屬於自在之物,與經濟本身的實際情況沒有甚麼關係。在某種程度上,2015年的市場暴跌證實了這一點--崩潰是由玩家們的投機行為導致,這種波動並沒有現實依據。中國市場與全球市場的整合將有助於該部門的健康發展。中國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在中國債券市場北京國際論壇上表示,彭博公司提出了把中國債券納入綜合指數的具體前提條件。第一個是境外投資者投資中國債券市場收入和增值的稅收透明度問題。第二個是DVP的結算安排,即只有在核查與確認參與結算的投資者在其賬戶上存在足夠數量的證券和資金之後方可進行證券轉讓和現金結算。第三個是關於交易分倉投資者反映訴求,交易分倉問題。據中國央行副行長稱,這些條件都已滿足,因此現在已經沒有把債券納入彭博全球綜合指數的障礙。不過內地投資者在國外證券交易尚不歡迎。但是中國政府還是擔心資本外流,這可能會抵消當前協議的所有優勢。然而沒有人排除在不久的將來"債券通"將變成雙向路。

關鍵詞
資本, 債券, 投資,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