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8 2019年07月23日
中國人民解放軍

美國或失去東南亞軍事盟友

© REUTERS / Stringer
評論
縮短網址
0 333

菲律賓不排除廢除1951年簽署的《美菲共同防禦條約》。菲律賓防長德爾芬∙洛倫扎納提出可能重新審視兩國軍事同盟。俄羅斯軍事專家弗拉基米爾∙葉夫謝耶夫認為,中國或借此機會在菲律賓建立海軍物資技術保障站。他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對於中國的這一反應,或許美國沒有完全做好準備。

華盛頓在對菲義務,尤其是在南海領土爭端問題上的雙重立場促使馬尼拉重新審議與美國的同盟。菲防長對共同防禦條約對國家安全是否仍然具有現實意義提出質疑並非偶然。馬尼拉拿美菲同盟與1951年美日安全條約比較,後者規定,若日本受到外來武裝襲擊,包括釣魚島衝突引發的襲擊,美國將向日本提供軍事援助。

美國對菲律賓沒有此類義務,且馬尼拉明白,即使在南海爭議地區的利益面臨真正威脅,也不能指望美國的軍事支持。

令菲律賓更加失望的是,收效甚微的美菲同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同中國發展軍事聯繫的可能。菲律賓總統三次訪華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次訪菲令兩國軍事聯繫得到積極發展。但菲律賓和中國軍事專家都不能忽視的是,從戰術和物質保障來看,菲律賓軍隊是建立在美國軍事標準之上的。美菲軍事同盟已存在近70年,在這種情況下將菲律賓的軍事建設轉向同中國合作要比沒有美菲同盟複雜得多。

中國傳媒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楊勉認為:“如果美國對中菲軍事合作構成的陰影能夠完全消失,那自然好。”

楊勉說: “1951年,正值冷戰時期,菲律賓和美國站在一起,兩國簽署了《共同防禦條約》。隨著尼克松訪問中國,一些過去看美國眼色行事的國家,都開始與中國緩和關係。但是當今菲律賓與美國的關係同50年代的菲美關係已經有很大差異,菲律賓和中國也建立了比較友好的關係,儘管中菲之間存在領土爭端,但兩國關係整體上較為穩定,尤其杜特爾特總統上任後,一直奉行對華友好政策。當時簽訂的《共同防禦條約》現在已經基本不起作用,而且一直以來,中國也從未因這一條約的存在而拒絕與菲律賓進行軍事技術合作,兩國在這方面的合作進展是正常的。既然菲律賓國防部現在正在考慮廢除這一條約,我們只能說,這一條約如果真的得以廢除,中菲關係中的陰影就會徹底消失,當然是好事。但是,這終究是菲律賓和美國之間的事情,中國不會有任何要求,也不會干涉。我仍然要強調的是:菲律賓沒有按照冷戰思維去執行這一條約的內容,是值得肯定的,但是中菲之間的軍事技術合作也與這一條約存在與否無關。”

五角大樓顯然開始意識到可能會失去一個忠實的亞洲盟友,尤其是在抨擊菲律賓總統強硬禁毒之後,當時美國實際上減少了對該國的軍事援助。美國不久前向菲律賓歸還殖民時期掠奪的巴朗伊加鎮教堂大鐘(Balangiga Bells)後,兩國軍事關係或許有瞭解凍的希望。然而,美菲關係史上這段黑暗時期似乎並未過去,也沒能翻開新的篇章。菲軍重新審視與美同盟、考慮將其降級就是例證。杜特爾特總統還是沒有接受白宮提出的訪美邀請。如果菲防長提出的方案獲批,杜特爾特的美國之行就無絲毫可能了。

弗拉基米爾∙葉夫謝耶夫認為,廢止軍事條約將表明印度太平洋地區正在發生重大地緣政治變化。

他說:“如果不久前還被視作美國親密盟友的國家廢除雙邊安全領域條約,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是中國,還是俄羅斯,都有與菲建立關係的新機會。該國可能會採取較為獨立的外交方針,而這完全符合中國和俄羅斯的利益。考慮到中國對菲律賓的影響力巨大,事態發展或有各種可能。對中國而言,在建航母能夠駛入菲律賓港口十分重要,在那裡建立中國海軍物資技術保障站則更理想。而美國對此也許完全沒有準備好。中國準備對美國進行全球遏制,美菲軍事關係破裂可能引發亞太重大地緣政治變化。”

觀察員不排除,泰國3月24日大選也會動搖美軍在該國相當穩固的地位,產生的空白將由近兩三年與泰國積極發展軍事聯繫的中國填補。美國在這種情況下能否通過與越南發展軍事聯繫來彌補在東南亞的損失?答案在很大程度上還取決於北京方面。

中國傳媒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楊勉認為:“如果美國對中菲軍事合作構成的陰影能夠完全消失,那自然好。”

關鍵詞
菲律賓, 美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