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4 2020年09月23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科技金融在中國不再盈利。根據新法,移動支付運營商不能再將客戶的資金投入銀行並從中賺錢。 新法規定,資金應存放在中國央行沒有利息的特殊帳戶。曾幾何時世界上發展最快的中國科技金融將何去何從?

互聯網模式中國比肩美國
© AP Photo / Ng Han Guan
移動支付系統的出現是對銀行基礎設施不發達的回應。10年前在中國,現金佔GDP的份額超過13%——對發展中國家來說是個正常數字。但像美國和歐盟這樣的發達經濟體使用的現金要少得多,現金在這些國家的GDP中所佔的份額僅是中國的一半。當時中國的電子商務市場就已開始快速發展,而銀行基礎設施的狀態不符合這個市場的要求。

研制出第一個移動支付系統支付寶的阿里巴巴的子公司——螞蟻金服表示,為發展電子商務平台淘寶,他們發明瞭一個系統——它後來完全改變了中國的支付結構。買家不想把錢轉移到尚未交貨的貨物上,賣家也不想在沒有收到預付款的情況下寄出貨物。阿里巴巴當時一再央求中國銀行,但沒有人願意向公司提供信用擔保。 國家巨頭對幾十元的零售交易毫無興趣。

該公司創建了自己的支付寶服務系統,充當買家和賣家之間的擔保人。它收到客戶的預付款,當客戶收到貨物後再把錢轉給供應商。然而很快這個服務系統不僅開始在淘寶網上購物時使用,也開始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這是非常方便的。對於買方和賣方來說,所有你需要的,只是一個電子錢包和與之捆綁的銀行帳戶。不需要昂貴的pos終端或其他任何設備。

結果,根據畢馬威的資料,現在超過80%的中國人寧願用手機支付。這個市場已經形成了一個雙重壟斷: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平分秋色。交易量去年突破12萬億美元。 因此這些公司已經積累了客戶的巨額資金,把它們短期存到夥伴銀行,可以掙到一大筆錢。而若資金被放到貨幣市場的基金,那麼移動支付運營商的利息收入甚至更高。

然而中國當局高度關注金融體系的穩定。畢竟沒有銀行牌照、不受銀行監管機構控制的公司的任何資金積累,會造成嚴重的風險。不能簡單地將強制性準備金制度以及貸款和存款比例等等推廣到銀行。因此決定對移動支付實施監管。但應逐步完成,以免給公司造成金融休克。一開始,2017年,監管機構要求移動支付運營商把自己營業額的20%放到央行的特殊賬戶;後來,到了2018年4月,將比例提高到50%。新規只在2019年1月開始生效。根據新規,所有客戶資金都積累到中央銀行的特殊賬戶。當然,正如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所指出的那樣,這開始會給公司帶來一些經濟損失,但最終,監管機構的措施只會改善行業,並給它們帶來益處。

卞永祖說:“中國移動支付的發展已經過了最高速的時期,進入了一個相對穩定發展的階段。此時更需要進行一定規範,避免金融風險的發生。支付寶和微信每年的第三方支付金額都十分巨大。隨著支付金額的不斷攀升,沈澱在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資金也越來越多。消費者和商家進行資金轉移時的中間環節也會導致大量資金沈澱在第三方支付機構,類似於銀行的資金儲備。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出台明確的法律法規進行規範和監管,會產生很多經濟風險,為用戶和金融機構帶來問題。例如,沈澱在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資金有可能被挪作他用。將備付金集中存管是對第三方支付機構進行監管的一部分。銀行都需要交付備付金,這是為了防止銀行不合理的利用儲戶的錢,導致未來支付能力產生風險。第三方支付也存在這樣的問題,在經濟形勢變化或出現一些事件時,第三方支付機構有可能利用用戶的錢進行其他活動,導致資金鍊斷裂等情況的發生。總而言之,這兩項政策的出台,一方面是由於第三方支付的發展足夠強大,另一方面是要對其進行更多規範,使其保持對風險的警惕意識,合理合規經營,從根本上減少經濟風險。這不僅有利於企業本身的健康、可持續發展,也有利於中國目前整個金融體系的平穩發展,避免在移動支付的時代,某個事件的發生對整個金融體系產生較大的衝擊。”

公司當然會滿足監管機構的要求。據《財新》雜誌報道,截至12月底移動支付運營商在央行的特別賬戶上放置了1.63萬億元。但正如卞永祖專家指出的那樣,這項措施只給最大的玩家留了條命。對於小的移動支付運營商來說,在市場上的份額不超過百分之幾,客戶存款是主要的收入來源。不過巨頭對此也很敏感。螞蟻金融已經表示,它將逐漸遠離金融,專注於純粹的技術服務。該公司計劃五年內把技術服務的收入佔比提高到65%。而科技金融的收入佔比,正如螞蟻金服預測,將不超過6%。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