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3 2020年04月05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中國明年就有望超越美國並一舉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這是渣打銀行的分析師們給出的預測。但早些時候匯豐銀行專家則預測,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不會早於2030年,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乾脆許諾,這永遠不會發生。那麼到底期待中國何時能成為全球經濟領導者。

回答這個問題,其中就要看如何計算GDP。根據用本國貨幣(轉換成外匯)的計算方法,中國的這一指標仍然落後於美國。但就購買力平價而言,中國2014年的GDP就已略高於美國。根據渣打銀行的調查數據,美國在購買力平價方面落後於中國的現狀將在2020年最終成為常態。此外,再過10年,根據預測,印度也將超越美國,而且世界前十大經濟體中將以新興市場為主。根據渣打銀行預測,到2030年俄羅斯就其經濟規模而言將排在第8位,將把日本和德國甩在後面。

雖然經濟學家們就怎樣計算國內生產總值才能更能客觀地反映一個國家的經濟狀態和規模一直爭執不休,但是大多數人都認為,在未來10年中國肯定會超過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不管如何計算它。增長的主要動力應該是中國迅速壯大的中產階級。正因為如此,中國經濟將減少對外部市場的依賴,並將能夠通過國內消費確保增長。十多億人口的潛力將帶來巨大福祉。

根據渣打銀行目前做出的預測,中產階級的消費和壯大也將刺激其他發展中國家經濟的快速增長。最終,正如渣打銀行認為的那樣,一些國家將完成巨大飛躍。例如,印度的GDP將增長4倍,印尼將增長2倍,土耳其、巴西和埃及也將表現出快速增長。中國將增長1.8倍,而美國,根據渣打銀行預測,自己的國內生產總值僅有60%的小幅增長。

然而,如果中產階級的增長和消費停滯,這些樂觀的預測可能不會兌現。 而中國,例如,在新年前並沒有出現最積極的消費態勢。11月份的零售銷售增速降至15年來的最低水平。此外,汽車銷售也打破了反記錄,自1990年以來首次出現下跌。蘋果,耐克也都抱怨銷量減少。即使歷來為中國人投資的主要對象——房地產市場,也開始放緩。經濟的不確定性——貿易戰也是其原因之一,迫使人們做最壞的準備,也就是說,消費不多。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全球化與中國現代化問題研究所所長王志民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貿易戰無疑會影響到廣大民眾。

王志民說:“貿易戰的確會影響到中國很多人,不僅是中產階級,而且中國的中產階級並不明顯,我們沒有衡量中產階級的標準。而且中國和美國不一樣,美國的中產階級收入放在中國就不是中產,而是高收入。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很多產品還是我們的優勢產品,也就是勞動力密集型產品,那麼貿易戰就會對普通製造業的工作人員造成影響,而這一群體還算不上中產階級。我相信中美兩國最後都會找到相對妥協的辦法,中美貿易的問題要想徹底解決是很難的,但是總會緩和。中國的發展還是要靠自身經濟的健康發展。”

王志民專家認為,在GDP方面超越美國對中國來說不再是目的本身。畢竟這個數字不能總體上反映真實情況。對於中國來說,現在重要的是從數量指標向質量指標過渡,轉向創新發展。

王志民接著說:“僅從GDP的角度看,如果中國經濟增長保持6到7的速度,美國保持2%的速度的話,到2030年或最多到2040年,中國可以超過美國。但是,這個意義並不大,因為中國的人口是美國的四倍還要多,即使中國GDP總量超過了美國,但是從GDP人均來看。我們與美國仍有四倍多的差距,這個問題要正確看待。其次,GDP是一個數量指標,而經濟發展的質量很難用GDP來衡量,比如,核心技術、社會環境、氣環境。中國人口是美國的四倍,美國的耕地面積比中國大,美國一些地區的自然條件優於中國,美國目前的世界影響力仍然不容忽視等等。所以,我認為這樣的預測或許真的會實現,但是現實意義並不大。”

包括“中國製造2025”在內的科技發展計劃,應有助於將粗放型增長模式轉變為集約型增長模式。唐納德·特朗普和美國政治建制派的其他代表人物不止一次批評這個計劃,並指出,貿易戰的目的就是防止美國技術被轉讓給中國。同時美國認為,中國的工業政策旨在依靠美國的知識產權而致富,但中國政府越來越堅信,加徵關稅的目的根本不是為了消除貿易失衡,而是美國不惜一切代價遏制中國增長的一種企圖。

然而,正如世界銀行前行長羅伯特·佐利克所說,特朗普不可能阻止中國的發展。他認為,美國的關稅措施和保護主義政策不會迫使中國放棄發展自己的科技基礎,而且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參與度極高。佐利克認為,美國挑起貿易戰爭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為美國製造商同樣因關稅戰而遭受損失。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