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5 2019年06月24日
一馬基金

馬來西亞一馬公司案件中為何提及中國?

© AFP 2019 / Manan Vatsyayana
評論
縮短網址
0 58

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駁斥了《華爾街日報》有關中國曾協助對前總理納吉布成立的一馬公司的調查的報道。與涉嫌洗錢與受賄有關的一馬公司案件,至少有六個國家在調查,包括新加坡、瑞士和美國。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想弄清,《華爾街日報》為甚麼恰在此時發表此文以及它能否對中國在亞太地區的經濟項目造成影響。

據《華爾街日報》稱,中方曾建議協助解決基金問題,以換取在馬來西亞基礎設施項目的通過。據該報稱,這一建議還在2016年就已提出,當時時任總理還是納吉布。馬哈蒂爾新政府目前正在調查前政府的腐敗罪行。依照馬哈蒂爾領導的“希望聯盟”上台後組成的新政府下達的首批命令中的一個,已經成立了調查一馬公司挪用公款的一個特別行動調查組。令人驚訝的是,官方調查中至今沒有中國參與的證據。因此,一些專家開始懷疑《華爾街日報》記者手中文件的真實性。雖然有可能決定不公佈針對納吉布的所有證據,以有利於案件的調查。

中國傳媒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楊勉教授在這些報道中看到的,不僅是美國希望把前政府執政時馬來西亞國內問題存在的罪過歸咎於中國,而且還企圖削弱今天的馬中關係。

楊勉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說:“很顯然,美國媒體這篇報道的主要意圖就是挑撥中馬關係。很明顯,華爾街日報的這篇報道,意在挑撥中馬關係。這一事件的情況本身就很複雜,涉及貪腐問題、納吉布與巴蒂爾政治鬥爭,同時也牽扯到一些華人商人等敏感問題,現在又把‘一帶一路’項目問題牽扯上。雖然說新聞報道就是要抓一些吸引眼球的話題報道,同時也不排除美國媒體借機利用馬來西亞國內局勢惡意挑撥中馬關係,擾亂視聽,意在對中國造成負面影響,抹黑中國。因為媒體‘不能決定人們怎麼想,但是能決定人們想甚麼’,他們把話題引向對中國不利的方向,其不良居心可見一斑。當然,馬來西亞會按照他們自己國內的法律去處理,至於政治家之間的矛盾和鬥爭更是他們自己的問題,中國政府反對利用這件事醜化中國,離間中馬關係,中國政府也不會參與馬來西亞的貪腐案件中。中國政府和馬來西亞發展關係還是本著互利共贏的原則,中國投資也不是無私援助,更不是為了控制馬來西亞,而是雙方都是有利,更多的還是幫助馬來西亞的經濟社會發展。”

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稱自己是“中國的朋友”,儘管叫停了一些大型合作基礎設施項目。他在1月初接受《海峽時報》採訪時表示,“吉隆坡在國際舞台上在大多數情況下支持中國”。此外,馬哈蒂爾對暫停馬來西亞境內同中方的一些聯合項目會對兩國友好關係產生影響表示懷疑。但像《華爾街日報》這種知名媒體的文章能否影響中國在其他亞洲國家的商業計劃?

楊勉就此回答說:“亞太地區國家是否與中國合作或發展關係,不會僅憑一篇美國報紙的報道進行決策,而且這件事情也不是近期才發生的事情,此前就已經有相關報道,馬哈蒂爾競選期間就曾經拿出這件事指責納吉布的一馬基金。美國媒體選擇在馬來西亞的‘一帶一路’項目推進受阻的時候,又拿這一話題做文章,顯然別有用心。無論怎樣,這些都不能決定亞太國家是否與中國發展關係與合作。”。

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表示,中國對外合作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並指出,不接受對中國的無端指責。

關鍵詞
馬來西亞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