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9 2019年03月19日
馬爾代夫總統薩利赫

中國未受南亞與東南亞國家政治變化影響

© AFP 2018 / Ahmed SHURAU
評論
縮短網址
0 111

2018年在南亞和東南亞一些國家發生了重大政治變動。在巴基斯坦、尼泊爾、斯里蘭卡、馬來西亞總理更迭,馬爾代夫選出新總統。例如,尼泊爾新任總理奧利一向帶有親華標籤,而馬爾代夫總統薩利赫,相反,是利用反華這張牌贏得的大選。世界經濟與國際關係研究所、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專家阿列克謝·庫普里亞諾夫認為,這些國家政治高層的人事變動絲毫沒有影響到它們的對華政策。

馬爾代夫和斯里蘭卡兩個國家來說,中國實際上是唯一的巨額投資來源國。阿列克謝·庫普利亞諾夫認為,正是這些投資幫助這些國家實現經濟上的突破,實施全國性項目。它們除了中國,別無選擇,因此不管這些國家政治局勢如何變幻,最終都不得不依靠中國企業,中國資金。

尼泊爾,無論誰上台,不管他是親印度,還是現任總理——原毛派人物,都必須在中印之間保持平衡。這讓它得以保留獨立,最主要的是,不必最終依賴中印兩個國家中的一個。這也是為甚麼這兩個國家同中國的關係具有長期特點,最主要的是,具有戰略特點。

阿列克謝·庫普里亞諾夫說:“至於巴基斯坦,那裡在對華關係上存在共識。主要是在軍事領導層內部以及民選領導層內部,還有民選政治領導層與軍事領導層之間。這種共識表現在,每當遇到困難時刻,中國都是巴基斯坦經濟與政治發展的唯一保障。前總理沙裡夫表現出了於軍事高層之外的很大獨立性,甚至同它發生衝突。有時中國牌被用於國內政治鬥爭,以便以某種方式擴大更多的權利。”

這位俄羅斯專家指出,正如選舉表明的那樣,現任總理伊姆蘭·漢很受民眾歡迎。但他只有在獲得軍方支持後才能上台。軍方非常願意同中國發展關係,因為他們非常現實、務實。他們明白,中國是巴基斯坦發展的唯一保證。甚至還有一種觀點,也是巴基斯坦獨立的擔保。阿列克謝·庫普里亞諾夫預測,正因為如此,2019年巴中關係發展將加快速度,因為國內政治鬥爭消失了——這種鬥爭在沙裡夫執政時阻礙了巴中關係在一些方面的發展。

中國復旦大學南亞研究中心主任張家棟指出,本地區一些國家的政治變動是它們的內部需求,並沒有受到來自中國或印度的甚麼影響。

張家棟說:“從這些國家與中國和印度的關係來看,與上一次大選相比基本上都實現了反轉。尼泊爾從親印度的國大黨執政,再到相對親華的共產黨執政。馬爾代夫則從親華的政黨執政,變成親印的政黨上台。但是,這並不能說明,南亞國家的政治變遷,就是由中國和印度等外部因素所決定的。南亞國家的政治變化,主要源於其國內政治經濟因素。政治變化對這些國家的對華關係確有影響。印度媒體就曾非常擔心,斯里蘭卡的政治動蕩可能讓它更靠近中國,削弱新德里在科倫坡的影響力,可能對地緣政治產生影響。現在斯里蘭卡政治又回到過去,但斯里蘭卡國內不同利益群體之間的摩擦仍然存在。但是,這些變化是以南亞國家自身利益為中軸展開的,最終還是會回到最有利於南亞國家利益的方向上去。很多南亞中小國家雖然不能完全避免來自大國的干涉與影響,但是其內政也越來越具有獨立性。很多國家在政治變化以後,確實會產生外交政策變化。但是,這一變化是其內政調整需要所導致的,不是相反。南亞國家也不會願意單邊地依賴中國,而是更願意在中國、印度和其他大國的競爭與接觸中謀取國家利益的最大化。南亞政治因選舉而發生週期性變化,是一種常態,對中國與這些國家的衝擊與影響也是一種常態。中國需要適應南亞政治的這一特徵。”

馬來西亞總理在選舉中大獲全勝後,推遲了一些有中方資本參與的基礎設施項目的實施。但正如阿列克謝·庫普里亞諾夫指出的那樣,“這不是停止‘一帶一路’框架內的合作”。在他看來,這在相當大程度上是國內政治遊戲。同中國簽署的不平等商業協議,經常成為南亞和東南亞的熱議話題。它給了反對派指責政府沒有充分維護國家利益的理由,這種政治手腕往往非常有效,尤其是在選舉前,就像在馬來西亞。新當選總理重新審視一系列有中方參與的項目,這也是為了贏得國內政治鬥爭的分數,在某種程度上在更優惠的條件下為馬來西亞重新簽訂先前的協議。

關鍵詞
東南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