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5 2019年06月25日
專家:2019年中國有能力對澳大利亞施加現實影響以頂住西方的壓力

專家:2019年中國有能力對澳大利亞施加現實影響以頂住西方的壓力

© AP Photo / Thomas Peter
評論
縮短網址
0 242

對中澳關係來說,2018年的結束不像可能的那般糟糕。堪培拉咄咄逼人的反華言論遭到了北京的強硬回擊,澳大利亞開始尋找折衷方案。這是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專家雅羅斯拉夫·扎哈里耶夫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採訪時表達的意見。

澳大利亞商界是非常具有影響力的勢力,他們不想因美英強加於澳大利亞的未經深思熟且在很大程度上是短視的戰略而遭受損失。

扎哈里耶夫指出:當然,澳大利亞加入了美英兩國的反華言論,履行了本國對華盛頓和倫敦的義務,但澳大利亞後來開始探索澳中關係的折衷方案。這樣的事情在澳大利亞政治中已經發生過幾次,堪培拉對外國夥伴國咄咄逼人的政策觸發了這些國家的強硬反應。在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擔任總理期間,澳大利亞已經收到了東盟國家的類似反擊。現在情況正在中國身上重演。的確,目前澳中關係沒有完全恢復到危機前的水平,但雙方展示出開展對話的準備。如果說中國還沒有原諒澳大利亞所犯下的這個錯誤的話,至少中國也在試圖壓制衝突,因為對中國來說,澳大利亞也是一個極有利的夥伴。

中方通過與澳大利亞在過去幾個月來的外交交往,展示出對澳中關係正常化做好了準備。但中國想看到澳大利亞夥伴的正面回應。中國社科院地區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楊丹志贊成俄羅斯專家扎哈里耶夫的這種意見。

楊丹志說: 我想,中澳關係未來可能會有一些好轉,但是現在還看不到大幅度改善的勢頭。應該說,中澳關係未來的走向很大程度上還是取決於澳大利亞政治家能否理性、全面地把握全局,能否清醒認識中澳關係。而中國會有自己的戰略定力,保持開放姿態,實際上也一直在給澳大利亞留有一定的空間和轉圜的餘地,今後就需要澳方自己做出一些努力。

楊丹志認為,澳大利亞對美國負有盟國義務,這使澳大利亞在與中國關係中受到負面影響。他在預測2019年中澳政治關係發展時很克制。

楊丹志說: 現在要對2019年的中澳關係走向作出結論性的觀點是有些難度的,因為中澳關係目前充滿了不確定性--澳大利亞作為美國的盟友,其外交和戰略上取向一定程度上還是會受到美國的影響。因此,如果未來中美關係的大局沒有發生改變,或者美國現在強硬制裁、打壓中國的態度不發生改變,那麼澳大利亞和中國改善關係的空間和範圍就必然會受到影響。

觀察員們注意到中國《環球時報》12月18日發表的一篇文章。文章中指出,中國能夠依靠對美澳新太平洋同盟的影響槓桿而頂住正在加碼的西方壓力。

外媒:美中關係2019年前景如何?
© AP Photo / Andy Wong, Pool
文章中說,中國是這些國家的關鍵貿易夥伴。《環球時報》指出,北京的行事必須確保美國的盟國在中美摩擦中站在中立立場上。

扎哈里耶夫認為,在《環球時報》所提出的方案中,中國可能同時動用幾個針對澳大利亞的影響槓桿。其中一個影響槓桿是把澳大利亞從其之前完全佔主導地位的大洋洲國家中排擠出去。中國可能靠龐大金融能力和富有吸引力的合作建議而這麼做,令澳大利亞感到非常恐懼。順便提一下,澳大利亞政客們自己也這麼說。

無疑,中國借助經濟槓桿,有能力影響澳大利亞本身。如果中國減少澳大利亞進口,那麼澳大利亞簡直找不到另一個如此大量採購本國礦業資源的夥伴國。另外,不該忘記澳大利亞存在多個中國社區,他們的成員在澳大利亞商界和政界建制派中擁有越來越富有影響力的地位。

關鍵詞
澳大利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