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4 2019年06月24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236

曾幾何時,中國共享經濟被認為是中國人在新時期的偉大發明,但現在共享經濟陷入危機。

優步公司
© AFP 2019 / Robyn Beck
中國最大的共享單車公司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ofo,俗稱“小黃車”)無力退回1000多萬名用戶的押金。法院向小黃車創辦人戴威發放“出境限制令”。另一個共享單車公司摩拜(Mobike)也處境艱難。如果說年初時風險投資對類似初創公司沒有戒心的話,那麼如今新的資本已經不再流入此類公司。而離開新的資金流入,共享單車公司的商業模式就不具備生存能力。

按照中國社科院的研究資料,在2007年至2017年的10年間,中國“新經濟”(高科技和互聯網公司生意)以年均16.1%的速度增長,相當於中國GDP增速的1.9倍。此外,高科技領域的新增就業崗位數量以每年7.2%的速度增長,相當於中國經濟其它部門創造新增就業崗位平均速度的22倍。在過去10年間,在初創企業中,許多高科技公司華麗轉變成市值超過10億美元的世界級“獨角獸”。

中國一半“獨角獸”公司都集中在共享經濟領域,提供某種商品的短期出租服務。世界上恐怕沒有像中國這樣的國家,有如此多的風險投資同時湧向共享經濟領域。中國現在幾乎一切東西均可拿來共享:自行車、雨傘、籃球、手機充電器,更不用提全世界傳統的共享物品——汽車和房屋了。

風險投資像河流一樣涓涓流入中國,一直到2018年6月:當時全世界47%的所有風險投資都匯聚在中國初創企業中。投資者的興趣可以解釋:2017年中國共享經濟幾乎增長了50%。按照全球權威的市場研究機構eMarketer的數據,2017年共有7億名中國人使用過共享服務,而這是全國居民總數的一半。與此形成對比的是,美國僅有26%的居民使用過共享服務。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風險投資的大餅開始縮小。按照北京清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Zero2IPO)的數據,2018年三季度新的風險投資資本流入同比減少52.8%。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國經濟整體放緩引起的,而中國經濟整體放緩與中美貿易戰的影響有關。更何況,中國政府執行了打擊經濟過度借貸的政策,因此資本可用性受到故意限制。

從另一方面來說,投資者們開始注意到,遠非所有的共享經濟初創企業都能帶來利潤。幾十個小型共享單車公司幾乎在兩個多月後就會散伙,如:重慶悟空單車(Wukong Bicycle ),該公司90%的自行車都被偷走了。推出房屋租賃服務的初創企業處境艱難。按照中國新華社的報道,提供類似美國Airbnb的中國短租服務公司“住百家”早在2016年就虧損1300萬美元,原因是競爭激烈,營運支出過重。

似乎,這是一種優勝劣汰的自然競爭環境。但即便是那些有能力剔除所有競爭對手的公司也同樣無法生存下去。比如,在大多中國大都市中,共享單車領域被兩家公司壟斷:小黃車和摩拜。摩拜公司儘管規模巨大,但已經處於破產邊緣,只有以27億美元吞併中國最大的在線本地生活服務平台(Meituan)才拯救了這家公司。現在輪到小黃車了。中國山西財經大學副教授李凱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所有問題就在於共享經濟的模式本身。這種商業模式之所以在中國適應下來,是因為中國的社會主義遺產,但社會主義經濟體系並不是所有時候都是高效的。

李凱說:“共享單車的模式在小區域內進行是可以的,因為小區域內的資產維護與損失是可以控制的,但是要將這一模式推廣至全國乃至全世界,就不太合適了。因為在更大的範圍內,單車的所有權是歸公司所有,而不屬於大眾,但是公司的人力和財力又不足以維護這麼大規模的資產,儘管網絡使得收費等環節的成本降低,但是資本仍然存在耗損——共享單車亂停亂放、零部件被人拆走等現象屢見不鮮。等到資產耗損到一定程度,資產也就隨之減少,共享單車的便利性也就會降低,於是就出現了用戶想退押金的情況。第二,近年來我國的泡沫性風險投資過熱,一旦出現一個新興事物,資本就會迅速將其炒熱。但是這種投資缺乏可持續性,時間一長就會出現問題,例如,目前退押金困難的問題,用戶的押金可能已經被運營商投入市場或用於維護運行,而公司就面臨破產。關於共享單車的失敗,有人會質疑民眾的素質,我認為這種觀點是本末倒置的理論。任何模式都要以尊重大眾的素質為前提,而不是在模式受挫後就歸罪於公眾的素質不好。任何模式都必須以尊重公眾的素質為前提來設計。共享單車實際上帶有一定的“烏托邦”色彩,英美國家從歷史上就一直非常強調私有制,在這種體制下不會產生共享經濟。而中國傳統上就有一種大同文化的取向,例如,儒家文化,以及後來對社會主義的追求,我們總是對人性有一種美好的樂觀情緒,而英美國家對人性的認識較為悲觀,他們建立的制度就相對嚴密、保險。我個人現在不太看到這種模式向國際輸出的前景。”

專家:世界將步入中美數字競爭時代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確實,雖然共享經濟是西方想出來的,的確在有社會主義遺產的國家中成長最好。比如,莫斯科的汽車共享經濟市場,就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共享經濟市場。按照截至2018年秋季的狀況,莫斯科共有15家共享汽車公司,他們經營的共享經濟車庫中共有1.3萬輛汽車。

問題在於,從經濟角度來看,這種共同消費的模式是否確實具有發展前景?抑或只有在有穩定的新投資流入時,一切似乎才運營良好?對於小黃車來說,問題在於用戶大量出逃。目前已經有1100多萬人要求返還押金,而按照合同條件,在登記註冊時必須繳納押金,但如果一個人不再享受小黃車共享單車服務,在任何時候均可要求退還押金。小黃車公司拖欠用戶的債務總額超過12億元。公司創辦人戴威在致工作人員的信中稱,他不排除開啓公司破產程序的可能性。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