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0 2020年02月18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向電動車過渡引起世界煤炭消費增加。這是俄羅斯最大的動力用煤生產商西伯利亞"貝加爾-煤炭"煤炭能源公司在波士頓咨詢公司(BCG)和麥肯錫咨詢公司(Mckinsey)數據基礎上撰寫的研究報告中的內容。研究報告中指出,電動車的普及將導致交通工具在電力消費中的比例增加20%。研究報告中說,為在2030年前生產額外電力,可能消耗4.5億噸煤炭。

這些計算基於以下預測。西伯利亞"貝加爾-煤炭"煤炭能源公司在研究報告中指出,電動車銷量以每年大約50%的速度增長。去年全世界售出大約110萬輛電動車,這個比例完全不高,僅佔世界汽車總銷量的2%:主要銷量仍然帶有內燃發動機的汽車上。但到2030年,電動車的銷量將佔汽車總銷量的48%,達到5230萬輛。自然,這將極大增加電力消費。

但由此出現一個問題:為何要靠煤炭增加發電量?現在燒煤的火力發電站生產了世界40%的電量。在此情況下,歐洲在逐漸放棄火力發電,向清潔能源過渡。問題在於,亞洲電動車市場的增速比所有市場都快,而且恰好是在中國。目前中國已經有123萬輛電動車行駛在道路上,而美國電動車的保有量僅有76萬輛,歐洲為82萬輛。按照國際能源署的數據,去年,電動車銷量的一半,也就是57.9萬輛電動車都是在中國售出的。
這樣,使用電動車的主要增長點是中國。但國家仍像過去一樣嚴重依賴煤電。按照國際能源署的數據,煤電比例佔中國電力平衡表的三分之二。國際能源署預計,即便中國政府宣佈了煤電縮減計劃,但在最佳情況下煤電比例也只有到2040年才會降至50%。因此推測,電力消費量增加將導致發電用煤炭消費增加,這是完全合乎邏輯的。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劉英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記者,中國仍然無法放棄煤炭,因此需要尋找其它減排方法。

她說:"電動汽車的用電來源的確來自煤炭發電,且按照中國目前的能源結構,70%左右的電力資源仍然來自煤炭。但是,我國的煤炭排放是可以得到集中處置、集中治理和管控的。例如,山西是煤炭的集中生產地,就可以在當地建設坑口電廠,在煤礦附近直接建設發電廠,直接將電力輸送出來,而不必經過煤炭運輸環節,將煤炭運到其他地方再進行燃煤發電,進而造成環境污染。而且燃煤電廠中的煙氣脫硫脫硝淨化工程也是可以實現的,能夠達到污染減排的目的。從中國整體的能源消耗結構來看,是資源稟賦決定的,中國本身就是‘富煤、貧油、少氣'的國家,煤炭資源較多,價格較為低廉,那麼我們自然就會用得較多一些。但實際上我國正在大力改善能源結構,推動煤炭轉向石油天然氣的使用。"

確實,只有石油和天然氣才能在電動車清潔能源方面提供幫助。電動交通工具充電主要是在夜間,這意味著為此目的從太陽能和風能等可再生能源中獲得電力是成問題的。此外,如何處理電動車超期服役電池,也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目前不存在這個問題,但再過幾年,當"第一波"電動車電池的服役期接近尾聲,屆時就會出現極大的回收問題。重新加工或者重復利用電動車電池的技術目前過於昂貴,而電池如果得不到合理回收,也可能與柴油和汽油發動機汽車造成的環境危害差不多。但中國政府堅決主張使本國汽車改成電力牽引,並且樹立了在2025年前使新能源汽車銷量佔本國汽車總銷量20%的任務。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煤炭, 電動車, 中國, 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